恐怖的愛

川端康成/作、林水福/譯
·2 分鐘 (閱讀時間)

他極度愛妻子。意即過度愛一個女人,因此,認為妻子年輕就去世是自己的愛的天譴。此外,對妻子的死沒有其他想法。

妻子死了之後,遠離一切的女人,決定連家裡也不雇用女人。煮飯、掃地都讓男人做。這並不是憎恨妻子之外的女人,是因為把所有女人都看成是死去的妻子的緣故。例如:因為所有女人都發出跟妻子一樣的腥味。而自己也認為這是過度愛妻子的天罰,已經覺悟非過著沒有女人氣息的生活不可。

然而,他家無論如何有一個女的存在,是女兒。當然,她比世上任何女人都像死去的妻子。

女兒開始上女校了。

深夜,女兒房間的燈亮著。他從紙拉門的縫隙偷窺。女兒拿著小剪刀,半跪著低頭久久,使用著剪刀。翌日,女兒上學之後,他悄悄注視著那剪刀的白刃,寒氣讓人顫抖。

深夜,女兒房間的燈亮著。他從紙拉門的縫隙偷窺。女兒收集地板上的白布,抱著走出房間而去。聽到水龍頭的水聲。不久,女兒升起火盆的火,用白布蓋上,茫然坐著。然後,哭出來了。停止哭泣後,在白布上剪指甲。取下白布時指甲似乎掉了,指甲燃燒的臭味讓他快吐出來。

他作夢!夢見死去的妻子,將他看到的祕密告訴女兒。

女兒不看他的臉。他不愛女兒。想到因為愛這個女的,又會有一個男人遭受到各種天譴,不由得打個寒顫。

終於有一晚,女兒拿著短刀對準他的咽喉。他知道,他覺悟自己極端愛妻子,這是過度愛一個女人的天譴,靜靜地閉上眼睛。感受到這是女兒襲擊母親的敵人,引頸以待白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