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落魄 特朗普商業品牌亦受重創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1月6日暴力沖擊國會事件之後,許多與特朗普家族企業有業務合作關系的公司、銀行紛紛斬斷了聯系。法新社報道稱,德意志銀行就已經表示,不願意再和特朗普及其名下企業有瓜葛。目前,特朗普還欠德意志銀行4億美元債務。美國金融機構Signature Bank更是關閉了特朗普在該銀行旗下的所有個人賬戶。甚至連美國職業高爾夫協會也宣布取消2022年在特朗普擁有的新澤西州高爾夫球場舉辦錦標賽的計劃。

特朗普的傳記作者德安東尼奧(Michael D'Antonio)說,暴力沖擊國會事件後,"特朗普"的名字已經成為了特朗普商業帝國的沉重負擔,成為了"暴徒"的代名詞;"他已經成為了美國歷史上最不可饒恕的總統。"

美國西北大學市場營銷學教授卡爾金斯(Tim Calkins)也認為,特朗普的商業品牌形象受到了其混亂不堪總統任期的深遠影響。他說,"特朗普的商業品牌曾經象征著富有、成功、極致奢華,而現在則與反政府立場、種族主義、極端主義相關聯,某種程度上已經被毒化。"

早在2017年特朗普剛上台時,他經營的賓館的業績就受到了一些不利影響。特朗普家族因此放棄了位於紐約的一間豪華酒店。《華盛頓郵報》不久前還披露,在華盛頓以及芝加哥的特朗普酒店近期也只能慘淡經營,當然這還包括了疫情因素。

特朗普則堅決駁斥有關其家族面臨財務困境的報道。他在去年10月表示,他欠德意志銀行的4億美元"只佔我淨資產的微小零頭"。據《福布斯》雜志估計,特朗普近期的財產總額約為25億美元,而2016年底剛剛勝選時,他的財產額曾高達37億美元。

公器私用遭報應

"公民責任與道德組織"(CREW)還指出,特朗普的酒店以及高爾夫球場在過去4年中收到了不少公共稅款。這是因為特朗普經常攜帶家屬、政府工作人員、特勤局保安前去住宿。該組織去年9月曾估計,這部分差旅金額高達1億美元。而且,特朗普讓到訪的外國政要或者說客下榻自己名下的酒店,構成了利益沖突。CREW組織估計此類案例總共有3400起。

CREW組織主席布克班德(Bookbinder)對法新社表示,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並沒有完全和自己的商業帝國切斷聯系,反而將政治利益與商業利益混為一談;他利用總統的職務之便來推廣其商業品牌,負責經營商業帝國的子女們則反過來在政治上為父親造勢。布克班德認為,正是因為這般公私不分的行為,導致不喜歡特朗普政治立場的客戶今後也不會青睞特朗普的商業品牌;今後特朗普的商業帝國只能仰仗於一個"非常小、但是非常極端的粉絲群體"。

特朗普的傳記作者德安東尼奧則認為,特朗普離任後,也許可以靠出售旗下房地產來償還德意志銀行的債務。"在今後十年內,我們大概都不會再看到特朗普大廈、特朗普酒店、特朗普高爾夫球場了。"

不過,德安東尼奧還預測,特朗普下台後有可能會打造一個自己的電視傳媒集團,吸引極端保守派受眾。

文山/凝煉/(法新社)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