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女性主義50年 呂秀蓮透露心理感謝的7位男士

·5 分鐘 (閱讀時間)
前副總統呂秀蓮。   圖:翻攝呂秀蓮臉書
前副總統呂秀蓮。 圖:翻攝呂秀蓮臉書

[新頭殼newtalk] 前副總統呂秀蓮50年前發表〈批判傳統男性社會〉,帶動台灣討論女性主義議題。她今(24)日也在臉書提到七位開明男士協助,「鼓勵我將內心萌發的女性意識對外傳達,逐步蔚成風氣,終於開花結果」;2022年3月開始,他將在全台6都展開Her-Story巡迴特展,

以下是呂秀蓮臉書全文:

1971年10月23日,本人所撰〈批判傳統男性社會〉的長文在《聯合報》連載8天,引起社會對性別平等的省思。

隔年,一位留美準博士因發現太太有外遇憤而殺死她,之後奔逃回台。案發後,台灣社會普遍責怪「不守婦道,紅杏出牆」,我在《中國時報》發表〈生命與貞操孰重?〉,人間副刊全版連載2天,十分轟動。主編銜發行人余紀忠之命,邀我擔任專欄作家,每周一篇「拓荒的話」,頗受歡迎。

轉眼50年將屆,台灣女性地位已獲國際讚譽。回想封建戒嚴時期,涉世未深的我膽敢挑戰父權與威權,一路走來,含辛茹苦,尤其情治干擾,非常人所能想像。當時政情與民風十分保守閉塞,婦女多持畏懼及觀望,反倒得助於若干開明男士伸出援手,惠助鼓勵,逐漸打開風氣,才有女士陸續響應參與。

在家中,父親與哥哥是唯二男性,我跳脫「養女」命運後,他們調教我做人的道理,也講說許多古今「偉人」的故事,啟蒙我「女人也是人」的意識。不過,鼓勵我將內心萌發的女性意識對外傳達,逐步蔚成風氣,終於開花結果,其實得力於好幾位開明的男士:

一、城仲模:當時他是行政院參議,我是諮議,我們同時任職法規委員會,他兼任東吳法律系教授。在他安排之下,「新女性主義」在東吳法律系初試啼聲,那是我生平第一場公開演講,意義深遠。

二、莫先生;《聯合報》連載後,一位莫先生帶著女友閰小姐來看我,當場表示全力支持,因他二位才華洋溢的姐姐被傳統婚姻埋沒了才情,十分惋惜。其父為老國大代表,他不便曝光,故請女友出面幫忙。就在這對奇異情侶的真情實助之下,1972年10月9日「拓荒者之家」咖啡屋在台大法學院旁側的杭州南路成立,田野風味的室內裝潢由我當時任教的銘傳商業設計科同學協助完成。一時之間成為僅次於「明星咖啡屋」的人文薈萃雅座,更是推展新女性主義的搖藍。

三、周勳男:台大哲學研究所畢業的他,擔任幼獅出版社總編輯,他將我撰寫的「新女性主義」文稿編印出版。但當時擔任幼獅董事長的李煥下令查禁,已發行的部分流傳市面,後經我重版發行,成為新女性主義運動的經典。

四、王澤鑑:他獲得德國法學博士在台大法研所任教時,我選修他的比較民法課程。我留美歸來鼓吹新女性主義,他以法律系主任名義安排我在台大階梯式第16教室公開演講,台大法律系學弟妹第一次聽到我的新潮主張。家兄帶著全家大小坐在後排替我加油;全場爆滿。

五、柴松林:人口統計學者、政大名教授,發表「台灣未婚人口,女多於男」的研究報告,引起「吾家有女」的家長們憂慮,教育界也發出「大學女生過多」的警訊,甚至提出設定「男性保障名額」的主張。我去拜訪柴教授交換許多意見,也結識夫人薄慶容教授成為莫逆之交,多年來在性別正義上併肩作戰。

六、王世榕:亞洲基金會十分重視促進台灣社會現代化的議題,1975年選派我赴美、日、韓考察研究婦運議題,後又補助「保護你」專線等多項活動,基金會執行長王世榕惠助良多。

七、陳水扁:1999年陳水扁決定找我搭檔參選的五大理由之一是「男女平等、兩性共治」。競選期間他公開承諾,當選後任期內,內閣女性至少任命1/4。當選後,他果然一口氣任命超過1/4的女性入閣;2004年又力排眾議,堅持由我連任搭檔。更在2008年讓國民黨出身的蔡英文巧妙當上民進黨主席,更於2016年當選台灣第一位女性總統。

「歷史」的英文history,只有his-story沒有her-story。然而本文所述7位開明男性的情義相挺,發揮關鍵性影響力,逐漸獲得施叔青、王中平、曹又方、李元貞等女傑力挺,近50年的台灣社會已是男女相知相融,互助合作的嶄新社會。

為此,2022年3月開始,我將在全台6都展開Her-Story巡迴特展,將台灣近代50年歷史,透過我個人的生命軌跡,各界男女老少朋友共同回憶切磋,屆時敬請共襄盛舉。

更多新頭殼報導
時代力量第一個海外黨部成立 拓展北美據點
迎戰四項公投 蘇貞昌:防疫許可下 帶團隊向國人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