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疫情會是中美勢力競逐新轉捩點嗎

大華網路報

曾在歐巴馬時代任國務院亞太助卿的Kurt Campbell日前在外交事務期刊上發表了一篇文章,標題為「新冠病毒可能重塑世界秩序:當美國步履蹣跚之時,中國正處心積慮擔任世界領袖」。作者先從歷史提出一個觀察,世界秩序的改變一開始往往是漸進的,最後則是在一瞬間完成。英國曾是強權,慢慢衰落,而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事件,英國就從世界強權的舞台中退位了。作者認為,新冠病毒可能就是當年的蘇伊士運河危機事件。


作者的論點相當清楚,美國如果還承擔國際領袖的角色,她就應該領導全球來共同對抗新冠病毒,但美國完全放棄自己的角色。面對國際危機,勇敢承擔,這是國際領袖的責任,但美國不僅對自己國家疫情反應遲鈍,對其它國家也是袖手旁觀。美國當前的反應,世界各國大概也不會有太太的意外,因為早就放棄了對川普的期待。


反觀中國大陸,處理疫情初期,雖掉以輕心,但立即採取了各種措施,也達到了一定的效果,不僅如此,中國大陸還積極援助外國,並且與他國合作來對抗疫情。尤其是疫情最嚴重的義大利,當歐洲各國自顧不暇的時候,只有中國提供最大的援助。除此之外,還包括了伊朗、塞爾維亞、非洲等國。中國大陸亦透過其主導的國際組織,如上合組織等,進行國際合作。


由中國大陸近期的文宣可以看得出來,大陸相當重視這次可以讓其獲得國際尊重的機會,同時也可以減緩內部一些因為疫情而不滿的反彈情緒。無可諱言,美國在這一次的表現是完全不及格,即使現在想要來領導全球共同抗疫,恐怕也不會有人買單。然而,作者把新冠病毒疫情比喻成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事件,恐怕也是危言聳聽,比喻失當。


首先,美國這一次的表現如此漫不經心,既錯失先機,又無能領導,並非美國體制或實力的問題,而是川普個人作風所致。川普一上台之後,就強調美國第一,處處與他國斤斤計較,動輒發動關稅懲罰,在他口中,只有赤裸裸的利益,連一些基本的道德裝飾都不屑,早已失去了國際領袖的格局與風範。這一次新冠疫情只是另一次川普作風的展現而已。


川普的行徑,在美國政學界已引起了眾多的批評,即使川普連任,頂多也是再四年任期,之後,美國新任總統即使收下了川普的爛攤子,仍然得全力修補這幾年所造成的傷害。美國不像當年的英國,她的實力和潛能都不容低估,至少美國在軍事、科技、金融等領域,仍然是全球的佼佼者。


其次,中國大陸雖然積極想要在國際事務上扮演領導的角色,但類似美國過去那樣的地位,也是可望而不可及。畢竟,中國大陸可以在利益上取得國際的合作,但彼此政權性質不同,想要做到真正的國際領袖,內部的許多改革也是不可少的功課。


值得台灣關注的是,中美勢力競逐在此波新冠疫情中,已是進一步的此消彼長,雖然還不是1956年的蘇伊士運河事件,但對台灣的影響其實相當大。然而,蔡政府依舊沈醉在中美對抗的美夢中,而對形勢變化不知不覺,實令人憂心。此波疫情過後,或許是夢醒時分,只是為時已晚了。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