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秉樞找他施壓媒體「名字不要刊出來」 段宜康發聲還原始末

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資料照片)
民進黨前立委段宜康。(資料照片)

對於是否介入週刊報導林秉樞的過程?前民進黨立委段宜康今(3)日在臉書回應,林秉樞和他認識很久,不過這將近10年來,見面的次數並不多,大半是在FB或line上的聯繫。段宜康強調,鏡週刊在報導之前,守著媒體原則,給他的訊息不多,但已經足以讓他相信林秉樞一再欺騙他。

段宜康臉書全文如下:

林秉樞和我認識很久,應該早在2012年,他和幾位年輕朋友來找我參加談論時事的聚會開始。不過這將近10年來,見面的次數並不多,大半是在FB或line上的聯繫。

上週三(11/24)我參加了他母親的告別式,印象中他常常告訴我母親對他的重要。在告別式現場人很多,我特別注意到有幾位員警在門口。

第二天(11/25)他急著找我,幾通電話講了3個重點:

1.

他說有警察是因為馬文鈺去告別式鬧場,發傳單說他打高嘉瑜。

2.

週刊拍到他和高嘉瑜一前一後進旅館,但沒有其他畫面。

3.

因為他不希望出名,高嘉瑜又是新聞焦點,如果週刊一定得報導,可不可以不要在他母喪剛辦完的這個時候;他的名字是不是可以不要出來?

我這時才知道他和高嘉瑜是男女朋友。

11/24(四)當天下午,週刊告訴我,他們只能透露:林秉樞講的不是事實,過程很嚴重,有施暴和限制人身自由;而且他們很有把握!

我一聽儍了。週刊的朋友說因為他們蒐證尚未完成,要求我不能打草驚蛇,希望我只能回答林秉樞說:還在查證,不會那麼快上刊,也一定會給他回應機會。

林秉樞對我的說法一直改變,先説是馬文鈺打高嘉瑜;然後又變成高嘉瑜因為發現他和前女友的影片,所以吃醋要害他。

鏡週刊在報導之前,守著媒體原則,給我的訊息不多,但已經足以讓我相信林秉樞一再欺騙我。但不過守著對週刊朋友的承諾,我只能在報導之前應付這個我認識10年,但其實完全陌生的人⋯

他傳給我的line,我不能完整提供,因為他提到找了許多名人協助,也不知真假。那些人我也只是在媒體上見過,並無管道查證,披露了並不公平,而且他們也都是受害者。

林秉樞傳給我的最後一則訊息是在11/30(二)報導出來的當天晚上:

「我知道以後可能很難當朋友,但真心謝謝您這段時間的幫忙,很榮幸認識您。」

無言以對。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中時新聞網》提醒您:拒絕家暴,尊重身體自主權,請撥打110、113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