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暴發疫情兩周年 病毒起源陷入羅生門

·5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新冠疫情從中國武漢爆發至今已兩年。自那時起,全世界已有超過3億人染疫,500多萬人因而喪命。隨著世界各國在過去兩年中因疫情而付出巨大代價,國際社會也持續在尋求最初中國疫情爆發背後的真相。

去年,美國總統拜登命令美國情報界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調查,而世界衛生組織也一再敦促中國政府分享有關武漢疫情爆發初期的數據。去年1月,世衛組織派出一個專家科學小組到中國進行調查,但整個過程都受到中國政府的密切關注。

該專家小組的結論是,病毒從武漢P4實驗室洩漏的可能性極小。該小組還稱,新冠病毒可能是從動物跳到了人類身上。不過,相關調查結果遭到多方懷疑,不少專家們也敦促世衛組織在未能提供有關該病毒來源的明確證據後,再次展開調查。

然而,重啟調查的請求在中國遇上了閉門羹。中國國家衛健委的副主任曾益新在2021年7月時曾說,中國一直支持以科學的方式追蹤病毒起源,但北京反對將相關工作政治化。

自中國疫情爆發兩年以來,公共衛生專家對是否仍有可能追蹤病毒起源抱持不同的看法。台灣中央研究院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研究員何美鄉告訴德國之聲: "若這是一個自然發生的疫情,假如專家沒有系統性去追蹤病毒傳播的發展,其實現在要再去問兩年前在武漢發生了什麼事,是完全沒辦法了。"

她表示,另一種可能的情況為病毒是從實驗室洩露出來,那麼外界想知道更多關於病毒起源的資訊,唯一可能的方法是有人願意與外界分享信息。何美鄉認為,中國當局可能試圖掩蓋相關資訊,而第一線的研究人員可能沒有權力披露這些信息。

高度政治化的問題

其他專家則認為,病毒起源調查的高度政治化使科學家難以深入且客觀的了解新冠病毒的起源。耶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衛生政策和經濟學副教授陳希說:"從一開始,病毒起源調查就相當政治化了,這在很大程度上阻礙了對病毒來源的任何調查。我不知道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也不知道國際社會如何能夠重建信任,重新開始追蹤病毒起源的工作,以及如何避免未來發生這種情況。"

美國俄勒岡州立大學全球衛生中心主任紀駿輝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犯下的最嚴重的錯誤不是拒絕分享關於病毒起源的信息,而是在疫情最初期試圖壓制關於病毒在武漢人與人傳播的信息。

他說:"我們有確切的證據是11月已經開始傳染,而為何中國政府一開始要隱瞞,使得最終不只全球,就連中國人自己也受害。選擇隱瞞是極權國家一直以來面對危機時的反應。因為中國政府一開始隱瞞了病毒人傳人的資訊,這使得中國事後想要去追溯病毒起源越來越困難。"

中國堅持 "清零政策"

近來,在變種病毒的威脅下,中國再次對幾個城市實施嚴格的防疫管制措施。在西安市,約有1300萬人在上個月進入封城狀態,而部份市民也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分享了一些與侵犯人權有關的案例。

本周,隨著河南成為中國國內最新的疫情熱點,省內安陽市的500萬居民也被當地政府下令留在家中。此外,在天津,也因出現新的本土案例,而使得政府展開大規模核酸檢測。這些嚴格措施有如兩年前中國在武漢所執行的策略。

對於為什麼中國在疫情暴發的兩年後仍然堅持 "清零政策",專家也有不同的看法。台灣中研院的何美鄉認為,北京實行清零戰略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即將在北京舉行的冬奧會,因為中國當局希望確保這項活動不會因為本土疫情爆發而受到阻礙。她告訴德國之聲: "他們希望繼續舉辦冬奧會,不管他們可能要付出什麼代價。"

耶魯大學的陳希則說,北京堅持清零政策反映了中國不同城市的設備和應對機制之間的差距。他告訴德國之聲: "中國各地方政府處理新冠疫情的方法存在巨大的差異。如果中國過早重新開放邊境,部份地區將無法像其他地區那樣有效管理病毒傳播,所以他們只得努力維持清零政策。"

此外,陳希分析,新出現的變種病毒也使北京相信,新冠疫情會持續更長一段時間。他說: "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政府加強了應對新冠疫情的策略,因為這是他們從其他國家的經驗中學到的東西。 "

隨著高傳染力的變種病毒奧密克戎(Omicron) 已在中國的數個城市內蔓延,陳希認為中國至少還要一年才會把開放邊境放上日程。他表示: "邊境開放的問題在中國幾乎是一個禁忌,因為記者不會去問相關問題,沒有人能預測中國決定開放邊境後可能發生的情況。中國最快可能會在一年後考慮開放邊境,但這個話題絕不會在北京2022年的議程上。"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