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上漲與美沙關係

·3 分鐘 (閱讀時間)

2014年,當美國頁岩油的開採井噴的時候,人們認為國際能源的地圖已然翻轉,美國對中東的依賴愈來愈少,外交重心將轉到亞洲。但在疫情肆虐,各國力圖振興經濟的時候,大家才發現自己對中東的石油仍有相當依賴。連美國都釋出5000萬桶戰備石油,並希望說服沙烏地增產,以降低油價、緩和通膨。當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在英國召開時,大家都強調要發展綠能,減少對石油的依賴,但當能源價格飆漲的時候,人們也才發現,原來自己一時三刻之間根本戒不掉石油。國際情勢就這樣充滿了弔詭與意想不到的轉折。

油價上漲,讓沙烏地在政治上與經濟上又有了籌碼。美國希望沙烏地能配合增產,以緩和油價,但沙烏地好不容易等到疫情稍緩,油價回升的榮景,為什麼要配合美國再增產把油價拉下來?何況拜登上台後,至今還沒跟沙烏地實際掌權的王儲MBS通過電話。拜登只跟王儲的父親、老王薩爾曼通過電話。

上個月拜登還在說,中東有很多人都想跟他通電話,但他還沒決定要不要理這些人。其中一個他還沒決定要不要理的,就是MBS。

川普政府和沙烏地的關係非常密切。因此2018年10月發生沙國異議記者、《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哈紹吉在土耳其的沙國領事館遇害事件,川普也只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拜登上台後則表示要調查清楚,這個事件很可能會一路向上追到MBS。另外911的調查報告,拜登也準備要解密公布,其中也有可能會牽出蓋達組織與沙烏地王室千絲萬縷的資金往來。這都讓拜登和沙烏地的關係變得緊張。更何況拜登想重啟和伊朗的關係,更可能改變中東的權力平衡。

於是沙國趕緊調整政策,和親美的卡達復交,和伊朗開始接觸,也開始準備結束在葉門的內戰,希望用這些姿態重建與美關係。可是油價上漲,一下讓這個態勢有了改變。

MBS是在2017年一場不流血政變中,從他堂哥納也夫手中搶到王儲寶座。當時油價不斷下跌,從2014年6月的每桶115美元,跌到2015年1月的45美元,2016年初更跌到30美元以下。MBS於是提出「願景2030計畫」,希望吸引國際投資,幫助沙國經濟轉型,不要單純依賴石油。但是募資效果不佳,哈紹吉事件重創沙國形象,又碰到疫情帶來的經濟萎縮,油價崩盤,逼得沙國只好增稅、減少支出,並向外舉債。MBS在國內的支持度也開始動搖。

誰知現在油價開始上漲,美國遭到疫情重創的頁岩油產業無法補上石油供給的缺口,國際資金開始湧入中東搶油。沙國石油產量增加到每天1000萬桶,甚至超過了疫情之前的產量。沙國一改過去將石油獲利用來降稅或增加公共支出的作法,而是將這些錢用來還債,並進入主權基金,讓沙國在對外投資或進行經濟布局時有更多的籌碼。

當然,如果疫情一下升溫,經濟緊縮,就又會影響油價。沙國與非OPEC的俄國是否在產量上能夠協調,也同樣影響油價。所以MBS現在最重要的,是把握當前的榮景,趕緊吸引外資,共推「願景2030」的經濟轉型計畫,並且鞏固自己的權力基礎。因此,除非拜登政府能提出足夠的誘因,否則MBS實在沒有配合美國增產,以拉低油價的理由。

(作者為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