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分析 | TikTok遇阻,字節跳動的估值想像力靠什麼支撐?

·7 分鐘 (閱讀時間)

字節跳動正站在 「失去」TikTok的邊緣。

8月4日凌晨,特朗普再度聲明,TikTok必須在9月15日前出售美國業務,否則將面臨被關閉的命運。這讓此前一天表示 「不放棄探索任何可能性」的字節跳動再度陷入被動。

8月3日,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稱,微軟和字節跳動在商談收購TikTok在美業務一事。微軟方面表示,這筆交易還可能包括TikTok在加拿大、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業務。

不過白宮留給雙方磋商的時間只有45天。若收購商談屬實,接下來的一個半月,字節跳動與微軟需要圍繞價格、條款、資產轉移、技術共享等諸多細節展開談判。

而在此之前,為了讓TikTok「活」下來,字節跳動已經做出很大程度的讓步。8月1日,路透社報導稱,為了避免全面封禁,字節跳動同意完全剝離TikTok在美業務,張一鳴也同意出售自己的股份。

賣掉TikTok,字節跳動的估值會打折嗎?

字節跳動成立至今已經8年,2018年11月完成E輪公開融資時,市場給它的估值為750億美元。

之後的兩年,字節跳動的估值不斷攀升。2020年3月,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稱老虎基金購買了字節跳動的股票,當時公司估值介於900億-1000億美元。到了今年7月,據《華爾街日報》,字節跳動近幾週在二級市場的股權估值達到1500億美元,背後是紅杉、Coatue Management等知名投資機構。

字節跳動現已進入上市倒計時。對於這樣一家處於成熟期的企業,投資人的估值邏輯會更加看重收入和利潤

7月29日,在曝出微軟「接盤」之前,有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曾有部分字節跳動的投資者提出收購TikTok多數股權,提案對TikTok估值約500億美元,這一價格相當於TikTok 2020年預期收入的50倍。照此估算,TikTok今年的收入或為10億美元。

相比之下,字節跳動2020年營收目標為2000億元(約合287億美元)。據此粗略計算,TikTok今年對字節跳動收入的貢獻比例尚不足4%

利潤方面,由於TikTok這兩年在國外仍處快速擴張階段,盈利尚無從談起。一名從TikTok海外市場離職的負責人曾對財新表示,海外業務總體上還在虧損。

因此,從這兩個角度看,TikTok對字節跳動目前整體業績和公司估值的影響比較有限。

不過,TikTok作為字節跳動出海的旗艦性產品,其下載量和收入目前都處於上升期。Sensor Tower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TikTok海外下載量接近6億次,較去年同期增長89%。收入方面,TikTok排名第二,6月與國內抖音App一起吸金9070萬美元,同比增長830%。

如此亮眼的增長數據也意味著,TikTok是提升字節跳動估值想像力的重要武器

多位投資人士在接受36氪採訪時表示,TikTok如果被剝離,字節跳動的估值或會出現一些下調,但最終還是要看談判的結果。如果成功出售,最終價格也和之前預期的估值差不多,那麼字節跳動會收穫一筆大數字的進賬,短期內其估值不會受到太大衝擊。

但長期影響也可能存在。第三方公司研究機構透鏡公司創始人況玉清認為,TikTok易主,字節跳動出海故事的想像空間就少了一塊,「可能會給投資者的信心帶來一些打擊」。

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員、文淵智庫創始人王超則認為,TikTok在全球155個國家和地區都有運營,潛在的風險在於,美國目前的處理方式可能引起連鎖反應。

沒了TikTok,字節跳動未來的估值空間在哪裡?

儘管遭遇重大挑戰,但字節跳動的出海決心未變。

字節跳動官方在8月3日深夜發佈的動態中明確,字節跳動始終致力於成為一家全球化公司,根據目前情況,字節跳動考慮在美國之外的主要市場,重新設立TikTok總部,以更好地服務全球用戶。

這一背景下,字節跳動的出海之路有兩個選擇:一是將海外業務向風險較低地區轉移。比如歐洲可能就是TikTok可以繼續開拓的市場之一。8月3日下午,英國釋放友好信號,回應「TikTok全球總部遷往倫敦」的消息時稱,這是字節跳動自己的一個商業決定。對於支持英國增長和就業的投資,英國都將是一個公平開放的市場。

第二,字節跳動或許也可嘗試依靠其他業務出海。上海天奇創投基金管理合夥人魏武揮向36氪分析,「我個人覺得字節跳動可能會在海外拓展遊戲業務,一方面遊戲來錢快,國內一些出海的遊戲公司相對來說字節跳動也能夠與之競爭,而且遊戲業務不那麼敏感,也不會被人家打壓。」

根據Sensor Tower的數據,字節跳動去年以來通過超休閒遊戲試水海外市場,其中《腦洞大師》、《我功夫特牛》等部分遊戲,讓字節跳動在2019年10月首次進入中國發行商出海收入榜單。

此外,儘管在美、加、印、澳等市場面臨挑戰,但TikTok不斷增長的下載量和用戶時長,正令其成為海外遊戲分發的頭部平台,未來遊戲廣告買量的潛力很大。

在繼續全球化的同時,字節跳動下一步也可能將重心轉回國內。The Information早前報導,字節跳動已向部分投資者表示,將專注於國內市場的增長,方式是拓展新領域、開發新的App。

那麼,字節跳動的新領域會是什麼?

從目前的佈局來看,遊戲、電商和在線教育是字節跳動尋找新增長點的主要方向。

首先是遊戲業務,字節跳動正從最早的遊戲分發向遊戲聯運,甚至是遊戲自研拓展(成立「綠洲計畫」)。團隊方面,2020年2月,字節跳動原戰略投資負責人嚴授全面負責遊戲業務, 2020年將繼續招聘超1000人。

其次是電商,36氪此前曾獨家報導,抖音直播電商今年的GMV目標高達2000億元。今年6月,字節跳動正式成立抖音電商部門,變現的天花板進一步被抬高。

第三是教育。今年7月,字節跳動的教育部門成立一週年之際,字節跳動高級副總裁、教育業務負責人陳林發表演講明確,字節將在教育業務上持續大力度投入,三年沒有盈利預期。目前,字節已自研出如GoGoKid、瓜瓜龍思維、瓜瓜龍英語等產品,涵蓋K12輔導、AI+英語、啟蒙教育等熱門方向。

而字節跳動未來的估值,也靠這些新業務的表現來支撐。魏武揮認為,依靠今日頭條、抖音也好、西瓜視頻等已經成型的產品,字節跳動的廣告分發業務可以做得更大,但這還是第一條業務曲線。

公司的長期估值還是要看第二條業務曲線,「張一鳴之前多次提到教育,在線教育獲客成本高的問題,對流量大戶字節跳動來說反而是一個優勢。如果教育能夠做出成績,字節跳動很容易回到千億美金估值以上的,」他表示。

對於字節跳動在國內的新探索,多位投資人士的態度比較樂觀。況玉清認為,從頭條App到短視頻,字節跳動從零到一的產品創新能力較強,與此同時它也能夠把流量更好變現,因此離「天花板」還比較遠。

作為一級市場的投資人,魏武揮也看好字節跳動,「主要還是因為張一鳴有一股 『打不死的小強』的韌勁,他的產品嗅覺也非常好,團隊也很能打。」

或許,字節跳動已經走在孵化下一個TikTok的路上了。

原創文章,作者:陳大志。

本文經授權發布,不代表36氪立場。
如若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出處:36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