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黃鴻升⋯鬼鬼發片記者會3度淚崩 擲銅板問「他今天有來」

·4 分鐘 (閱讀時間)
鬼鬼發片記者會。(圖/avex taiwan提供)
鬼鬼發片記者會。(圖/avex taiwan提供)

記者許瑞麟/台北報導

藝人鬼鬼吳映潔(GEmma)出道15年終於推出個人首張新專輯《GX》,今日(21日)舉行記者會,出場表演《一個人跳舞》,在歌曲結束後卻落淚,她坦承這是專輯第一次全live演唱,所以很緊張,再加上有小出錯,讓她覺得很惋惜,也因為不時想起小鬼黃鴻升過世的悲痛,3度落淚。

鬼鬼表示,「前幾天發生了哥哥的事情,我不知道哥哥有沒有來,我出道15年,他陪了我13年,我剛有點突槌,他應該有笑我,但我有努力想把它做好。」原本收起的眼淚,又再度落下。一旁的主持人黃子佼則獻上鼓勵,「妳也要跟他一樣,成為零負評、敬業的藝人,要向他看齊。」

接著鬼鬼收起眼淚,透露對自己會走音一事相當在意,雖然常自嘲、媒體也常提及,「但這件事情其實在我心中是個坎。」佼哥也幫她加油打氣,要慢慢練習,不忘開鬼鬼在表演完服裝釦子爆開的玩笑,「走音總比走光好吧。」最後下台時感性地說,「希望大家可以記得鬼哥所有的好,我相信他今天有來,大家辛苦了。」

鬼鬼想到小鬼忍不住落淚。(圖/記者許瑞麟攝)
鬼鬼想到小鬼忍不住落淚。(圖/記者許瑞麟攝)

之後接受媒體訪問,鬼鬼回憶起和小鬼黃鴻升的第一部戲《霹靂MIT》,這是她人生第一次演女主角,不會看劇本、背不起台詞,但對方都不會生氣,「哥哥帶來的躺椅,都是我在躺,那時剛考到駕照,我也常開著他的車跑來跑去。」當遇到難過的事情,小鬼也都會獻上鼓勵和安慰,「他說以後再想起這些事,妳會覺得好笑、覺得自己很瞎。」

「我連失去的感覺都是哥哥給我的,雖然不是親生哥哥,但他就是我演藝圈的哥哥,他是小鬼、我是鬼鬼,我也沒想到我們會湊在一起。只能化成更多想念,一直說他的好,不要忘記。」鬼鬼最難忘小鬼總是一見面就給她擁抱、摸摸她的頭,先前還說好要一起去滑雪,「沒有跟他做過這件事會覺得小小難過。」

鬼鬼也提到剛剛有在後台擲銅板,「我問他有沒有來,有來就是人頭,結果出現人頭,他來了……」說到這裡,她再度潰堤,花了一點時間讓心情平靜,「謝謝哥哥今天來看我,這張專輯一定很順利,因為他有保佑我。」她也強調一直努力不要哭,也向在場媒體道謝,「替哥哥謝謝你們,辛苦了。我希望傳承到他人緣好的精神,不能讓鬼字輩丟臉。」

轉換悲傷心情,鬼鬼透露小鬼有聽過新專輯,「他說《GO》MV拍得很好,以後唱現場也要有這種氣勢。」《一個人跳舞》MV中,她難得展露性感撫媚姿態,但私下其實沒有特別練習,反而花比較多時間在脫水,拍MV前的4天,規定自己每天下午4點前只能吃水梨和酵素,5、6點前如果餓了再吃能量果凍飲,頂多吃兩塊蘇打餅,總算呈現完美體態,讓大家看到不一樣的她,這陣子就算工作忙碌,也會抽空到去躺岩盤浴,逼出水份,「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樣,要依照自己身體狀況。」

鬼鬼這次更跨國和日本藝人Piko太郎合作新歌《Gugoo Game》,由於時逢全球疫情,分隔兩地的兩人特別以「雲錄製」完成這首歌,Piko太郎也錄製影片,跨海祝福鬼鬼發片成功,並傳達對台灣的思念之情,他表示:「雖然現在不能夠去台灣,但我非常非常非常地想要再跟大家見面,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有機會再見!謝謝大家!」

鬼鬼重拾精神分享新專輯。(圖/記者許瑞麟攝)
鬼鬼重拾精神分享新專輯。(圖/記者許瑞麟攝)
鬼鬼和Piko太郎合作。(圖/avex taiwan提供)
鬼鬼和Piko太郎合作。(圖/avex taiwan提供)

更多相關新聞
小鬼床底遺留「一疊信封」!爸一打開心如刀割
楊丞琳捨不得小鬼 最後一天眉頭深鎖步靈堂
鬼鬼發片記者會3度淚崩 擲銅板問「他今天有來」
玩很大下一步?吳宗憲歎:還在恢復中
致死率驚人…1圖秒懂「主動脈剝離」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