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歌行】魔彈!想像中的希望?

民報新聞
·6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在全球持續升溫,世界衛生組織(WHO)稍早在日內瓦終於宣布新冠肺炎將為大流行性疾病(pandemic)。新英格蘭醫學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日前發表的一篇文章〈危機中的歷史-Covid-19的教訓〉 (History in a Crisis — Lessons for Covid-19) 說 :「一些專家警告說,到今年年底,全世界一半的人口將受到感染,這一事件可能導致超過1億人死亡。……,實際上,我們面臨更大的恐懼和錯位的風險,……正如歷史學家艾倫·勃蘭特(Allan Brandt)的著名結論一樣,「魔彈的承諾從未實現」(the promise of the magic bullet has never been fulfilled.)」這裡的魔彈,指的當然是「靈丹妙藥」的意思,它像「想像中的希望」,從未出席。這篇從傳染病史看新冠病毒疫情的文章,其作者戴維·瓊斯(David Jones)是一位醫學文化史家,他是公共衛生,生物學史,醫學史,醫學人文科學的專家。

傳染病有普遍真理嗎?

著名的微生物學家Macfarlane Burnet和David White在撰寫新的抗生素和免疫疫苗時大聲疾呼,他在1972年預測:「關於傳染病未來的最可能的預測是,它將非常乏味(it will be very dull)」他們承認,總是存在「某種新的和危險的傳染病完全出乎意料地出現,但在過去的五十年中沒有任何標誌。」 流行病似乎只有歷史學家感興趣。從1970年代的皰疹和退伍軍人病,到艾滋病,埃博拉病毒,嚴重的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再到現在的Covid-19,傳染病繼續威脅和破壞人口。從未對流行病失去興趣的歷史學家可以提供很多幫助。當被要求解釋過去的事件時,歷史學家會迅速斷言背景的重要性。如果您想了解事情發生的原因,則必須考慮當地情況。但是,關於流行病的某些事情引起了歷史學家的相反反應:渴望確定關於社會如何應對傳染病的普遍真理。

把疫情當成話題,其實真正的興趣是「政治」

David Jones舉例說,正如查爾斯·羅森伯格(Charles Rosenberg,美國醫學史學家。哈佛大學科學與醫學史教授)在卡繆(Albert Camus)的名著《黑死病》(《拉佩斯特La Peste》) 中找到了靈感,並精心設計了爆發的原型結構。據羅森伯格說,流行病以社交戲劇的形式在三幕中展開,最早的跡象是微妙的。不管是出於自我保護的需求還是出於保護經濟利益的需要,大家都刻意忽略了某些因素出現問題的線索,比如有些人把疫情當成話題,其實真正的興趣是「政治」,比如統獨問題。直到疾病和死亡的加劇迫使人們不願承認。

接下來,人們要求並提供制式的和道德的解釋。而這些解釋也會引起公眾的回應,這些反應,就像我們每天從電視上看到專家和名嘴所說的,它們像疾病本身一樣具有戲劇性和破壞性,並且有過之無不及。無論是屈從於社會行動還是已經耗盡了易感受害者的資源。正如羅森伯格所說:「流行病在某一時刻開始,在有限的空間和持續時間上進行,沿著逐漸增加的揭示張力的情節線發展,陷入個人和集體性格的危機,然後逐漸走向封閉。」

比人命更重要的是「錢」、「股票」、「奧運」?

現在,這部戲正在Covid-19上演,首先是在中國,然後是全球許多國家。然後,政府通過部署其權限進行回應,例如進行檢疫或強制接種。通常,這一步驟需要有權力和特權的人對沒有權力或特權的人進行干預,這將加劇了社會衝突。比如1900年,舊金山的衛生官員在唐人街附近繫了一根繩子,試圖遏制疫病的爆發。只允許白人(可能還有老鼠)進入或離開該社區。這種干預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

鑑於歷史學家對過去的流行病學到的知識,現在很難不感到厭倦。 這種特殊的冠狀病毒可能是新的,但我們之前已經看到過。中國出現了新型病原體嗎?這不足為奇:中國過去已經引起了許多流行病。人們對威脅的認識很慢?卡繆在《黑死病》以生動描述了這種窘態。官員們試圖壓制預警?當然。各國政府對專制干預有何反應?儘管中國的干預規模可能是空前的,但哪個國家不這樣做,疫情不只關係著人命,還關係著政客認為比人命更重要的「錢」、「股票」甚至「奧運」,不都說要「拚經濟」嗎?

中國被污名化在所難免的

新冠病毒的病原體使人們在症狀發作之前就具有傳染性,但這並不意味著干預是徒勞的。當流感在1918年襲擊美國時,不同的城市以不同的方式做出反應。有些人能夠從那些首先遭受打擊的錯誤中吸取教訓。實行嚴格控制的城市,包括學校停課,禁止公共聚會以及其他形式的隔離或檢疫,減緩了疫情的進程並降低了總死亡率。中國後來包括封城的積極反應可能也延遲了當前疫情的全球蔓延。但是做為病毒首發國家,中國被污名化是在所難免的。

從歷史上看,無論是在1900年的舊金山瘟疫,2003年的SARS還是今天的Covid-19戰爭中,反華敵對都是一個經常出現的問題。其次,流行病常常奪走醫療服務提供者的生命。在中世紀歐洲的鼠疫爆發,1793年在費城的黃熱病爆發,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以及現在的中國內科醫師死亡。儘管這樣的死亡率反映了衛生專業人員願意冒著照顧他人的風險,但它也可以顯示臨床醫生應對疫情爆發的政府,要求更多的「人員,物資,空間和安全系統」。

人命關天,錢再賺就有

戴維·瓊斯說,歷史告訴我們,實際上,我們正面臨更大的恐懼和錯位的風險。到3月12日,SARS-CoV-2已殺死約5000人。這只是流感每年造成的損失的一小部分。儘管Covid-19流行病已經蔓延,但中國每天可能因缺血性心臟病而失去5000人。那麼為什麼這麼多美國人拒絕流感疫苗呢?為什麼中國在禁煙方面卻做得很少,反以封城關閉其經濟來遏制Covid-19?大家對健康風險應該更重視公共衛生教育的相對重要性。Covid-19的未來發展方向仍然不明,儘管如此,國家領導人仍需謹慎考慮,權衡背景風險,並奉行與威脅程度相稱的政策。簡單說,人命關天,錢再賺就有。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