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中歐協定打亂拜登外交布局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經過漫長而曲折的談判,歐盟與大陸領導人於2020年12月30日視訊簽署《中歐投資協定》,這是大陸與日、韓、澳、紐及東協10國簽署RCEP後,在地緣政治競賽上,兩個月內的第二場勝利。對美國而言不但是川普外交政策的失敗,更代表拜登外交布局與策略尚未啟動就出現破口,美國與歐盟重新構建「跨大西洋夥伴協議」的計畫可能受挫,國際威望與領導地位難免受到影響。

拜登2020年12月28日宣示,將號召理念相近的盟邦和夥伴,在經貿領域與大陸競爭;內定國家安全顧問的蘇利文亦推文,表達對中歐投資協定的憂心,呼籲歐洲夥伴應先與拜登政府磋商,波蘭也主張應等待拜登政府就任後再簽署,但由德國、法國主導的歐盟立場堅定,依原定計畫完成簽署。

和平與發展仍是主旋律

《中歐投資協定》的簽署,代表「反中」並非全球主流,經濟仍是地緣政治重要議題,大陸龐大的市場依然具有吸引力。北京在確認新冠疫情獲得控制,經濟率先全球復甦,而美國疫情愈發失控後,於2020年10月底召開的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上,認定大陸未來5年乃至到2035年前,仍處於戰略機遇期,確認對外方針回歸鄧小平「和平與發展」主旋律,並依此展開對外關係布局。

根據《中歐投資協定》內容,除了擴大歐盟的市場准入外,雙方還就長期引發歐美不滿的大陸國家補貼政策、國營企業及強制技術轉讓等結構性問題達成共識。川普主導的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只涉及關稅問題,大陸在結構性問題並未讓步,卻對歐洲做出重大妥協,其目的就是拉攏歐盟,突破美國圍堵,同時先發制人,瓦解拜登急欲與盟邦共組「抗中聯合陣線」的構想。

拜登的聯合陣線最重要成員當屬歐洲的民主先進國家,但歐盟已被中共有效分離,本來就不被看好的「反中聯盟」等同無疾而終。這也說明「意識型態重要,國家利益更重要」,中國與歐盟堅持要在美國新政府就任前達成協議,就應證了這個在現實政治中不可改變的原則。

除川普以冷戰心態及舊思維處理中國崛起問題之外,美國外交挫敗另一個重要原因,還是在於國力衰退。在對圍堵蘇聯的冷戰期間,美國GDP超過全球1/2,到2019年只有24%;而大陸GDP全球占比則從2000年的4%成長到2019年的16%。如考量大陸經濟率先從新冠疫情衝擊中復原,中美經濟實力差距將加速縮小。

川普狹隘的美國優先政策及盛氣凌人的領導風格,已得罪德國、法國等歐盟主要國家,有人形容美歐關係已退步到需依賴「生命維護器」。歐盟這次不理會拜登及蘇利文勸說,搶先與中共簽署投資協定,展現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不再凡事看美國臉色,拜登未來推動外交將備感艱辛。

民進黨別冀望拜登反中

中國給足歐盟面子,甚至對勞工問題也承諾「有效實施」國際勞工組織的規定,並努力爭取承認國際勞工組織的基本公約,包括有關強迫勞動方面的條款。至於飽受批評的人權問題,歐盟領袖在聲明中「重申他們嚴正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包括香港的發展」,雙方顯然不願人權問題阻礙了協定的簽署,而做了妥協。

美國衰退、中國崛起、歐盟獨立自主是21世紀的新局勢與新秩序,川普落選、拜登上台確認了這個主旋律,而中國與歐盟經過7年35輪談判達成的投資協定,及其公布時機就充分反映了這個趨勢,也代表世界主要國家以主動積極外交作為超前部署。民進黨政府過去4年對外關係,就是依附川普的反中政策,以成為川普手中「台灣牌」而沾沾自喜。現在拒絕體察快速轉動的局勢,堅持僵硬的意識型態,唯一政策選項就是冀望拜登繼續強硬反中,將台灣命運交付美國手中,台灣的國際形勢將難以好轉,決策者的失能、惰性將由全民承擔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