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剛稱應把巴勒斯坦列為國際優先議題 專家認為中國只是為了這件事

依照傳統在新年出訪非洲的中國外交部長秦剛,15日與埃及外長蘇克里舉行記者會時表明,國際社會應迫切把巴勒斯坦問題列為優先要務,並堅定支持「兩國方案」。不過《南華早報》22日引述專家說法指出,中國對巴勒斯坦問題的作為不會有變化,而會有這樣的發言,只是想展現「負責任的利益關係者」形象。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緊張關係近來加劇,原因包括立場極右的以色列國安部長本-格維(Itamar Ben-Gvir)1月3日造訪耶路撒冷「聖殿山」(Temple Mount),該處為以巴衝突核心,因猶太聖地「西牆」(哭牆)和穆斯林聖殿「阿克薩清真寺」(Al-Aqsa mosque)位在該處,且是同個建築位置。

聯合國大會2022年12月31日通過決議,要求國際法院(ICJ)緊急提供有關以色列非法占領約旦河西岸,否認巴勒斯坦人自決權的諮詢意見。以色列隨後於2023年1月6日對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祭出制裁,不過ICJ於2023年1月20日證實,已收到此案。

2023年1月15日,中國外長秦剛(左)與埃及外長舒克里的聯合記者會(美聯社)
2023年1月15日,中國外長秦剛(左)與埃及外長舒克里的聯合記者會(美聯社)

2023年1月15日,中國外長秦剛(左)與埃及外長蘇克里的聯合記者會(美聯社)

秦剛在非洲行最後一站埃及與蘇克里(Sameh Shoukry)舉行記者會,敦促以色列應停止「煽動」加劇局勢,重申耶路撒冷「維持現狀」的重要性,以及中國長期支持以「兩國方案」為基礎來解決以巴問題。秦剛亦稱,有影響力的「主要國家」有責任解決此問題。

中國沒興趣斡旋以巴問題

此外,針對本-維格到訪聖殿山加劇緊張局勢,中國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要求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召開緊急會議。比利時布魯塞爾政府學院兼任教授伯頓(Guy Burton)告訴《南華早報》,中國近來的發言只是展現以往對巴勒斯坦的同情,還有支持「兩國方案」,如同多數其他國家一樣。

伯頓直言,這並未顯示中國有興趣當中東衝突的斡旋者,「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張軍)對以色列的批評中,提到應由參與『奧斯陸和平進程』(Oslo process)的國家,來支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化解衝突...... 他沒有點名任何國家,但看來是再說,不認為中國是做此事的角色」。

耶路薩冷的聖殿山。(美聯社)
耶路薩冷的聖殿山。(美聯社)

耶路薩冷的聖殿山。(美聯社)

1993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見證下,簽署《奧斯陸協議》(Oslo Accords),並展開談判進程,尋找解決衝突的和平方案,但2000年時任以色列總理巴拉克(Ehud Barak)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的大衛營會談無共識,和平進程停擺。

以色列瑞克曼大學(Reichman University)國際外交研究所亞洲政策專案負責人阿夫特曼(Gedaliah Afterman)也說,中國對巴勒斯坦問題缺乏實質貢獻。《南華早報》稱,中國的立場漸受到「與美國對立情況」和「追求阿拉伯及穆斯林輿論」所影響。

提四點主張卻沒投入資源

「雖然中國一再提出自己的政策建議,包括終結以巴衝突的四點主張,中國很少在這些計畫投入政治資本」,阿夫特曼表示,「對北京當局而言,這些倡議是支撐其『負責任的利益關係者』國際形象,特別是對中東夥伴,並非具體的地緣政治優先要務」。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在北京分別會見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和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時,就曾提出和平解決以巴衝突的四點主張,而2017年時任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劉結一,再提支持「兩國方案」的四點主張

《南華早報》提到,中國曾協調幾次以巴和談,但都沒有具體成果。部分觀察者認為,隨著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以及當地民眾對美國的好感下滑,給了中國在該區域增加存在感的機會。部分區域國家則把中國視為超越貿易夥伴的角色,期許其能為中東區域衝突承擔責任,可是中國現今傾向繼續保持距離。

阿夫特曼說,中國在中東的存在感增加,意味在擴大區域動態,和為巴勒斯坦進程建立良好基礎,扮演著其能在正面角色,「但至今中國看起來不甘願這麼做」。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殷罡表示,中國對以巴衝突的理解和描述數年來已有轉變。

極右政府恐惹麻煩 中以經貿關係密切

1970年代,時任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曾強調,擺脫外部及極端勢力,以及尋求巴勒斯坦團結優先的重要性,但殷罡向《南華早報》表示,中國近來立場多是「空話」且「少有目標」。他直言,若不談論巴勒斯坦團結和外部勢力、伊朗及土耳其,「又如何談論以巴問題和『兩國方案』?」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資料照,AP)

中國寧夏大學中國阿拉伯國家研究院院長李紹先認為,中國會繼續呼籲進行和談,但「很難」有任何進展,且不能只依靠中國。他坦言,三度當以色列總理的納坦雅胡所領導的極右政府,要進一步打壓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和併吞在約旦河西岸的占領區,恐怕「會掀起許多麻煩」。

「這不是說若中國加大推動和談的努力,就會有具體成果」,李紹先稱,「事實上,我認為在此階段和今年要推動以巴和談非常難,儘管如此,中國的政策會持續朝此方向努力」。伯頓則說,中國雖常與國際社群譴責以色列,「卻沒興趣付諸行動」。

伯頓指出,考量中國與以巴的商務往來相當重要,且中國和以色列的經貿量,比與巴勒斯坦的還要多,「巴勒斯坦人在中國的經濟考量中並不重要,就算言詞溫和,且只是在和平進程上,但鮮少跡象顯示中國有意透過財務協助模式,以發展夥伴身分投入更多」。

中國數年來提供巴勒斯坦大量人道援助,但與以色列維持密切經貿關係,更是以色列在亞洲的最大貿易夥伴,而中國在以色列的投資於2018年達到高峰。伯頓表示,如同與其他中東國家發展關係一樣,中國一直試著把區域衝突,和其與當事國的關係區分開來。

更多風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