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喊課肥胖稅,為何可樂、珍奶漲價救不了健保,還恐加重低收入者負擔?

商業 周刊
圖片來源:Dreamstime
圖片來源:Dreamstime

作者:陳慶徽/商周

如果要讓可樂、珍奶漲價,來救健保,你願意嗎?

有鑒於健保連年虧損,5月25日,立法委員高嘉瑜拋出課徵「肥胖稅」的想法,藉此挹注健保收入。她所指的肥胖稅,並不是針對個人課徵,而是針對高糖、高熱量的食品額外收稅。原理是,因為這些食物對人體健康有害,後續可能衍生更多疾病與健保支出,因此得課稅,概念類似目前針對菸品課徵健康捐。

意思是,以後含糖飲料像是珍奶、可樂,或高糖、高熱量的食物,都可能額外課稅,消費者得掏出更多錢,才能享受這些「小確幸」。

其實,國外已經曾實施過類似的「高糖稅」或「含糖飲料稅」,但結果似乎不如預期。

根據《英國醫學期刊》(BMJ)所做的追蹤研究,墨西哥曾在2014年實施「汽水稅」,政策上路一年後,遭課稅的高熱量飲料銷量下滑12%,反映出此類加稅手段,的確能抑制消費者購買含糖飲料的慾望。

不過,這樣的新增課稅,其實可能讓原本有錢、想買的人還是會去買,但卻是加重低收入者的負擔。

該研究細看整體消費人口的組成,社經地位較低的低收入者,在增稅含糖汽水的購買量下滑9%,是消費者中受影響最大的族群。原因是,健康、有機、營養價值高的食物,通常較貴,而中低收入者往往只能消費得起最平價、低廉的「垃圾食物」,因此額外課稅,減少了這群人的消費選項,也增加他們的生活支出負擔。  

再看到丹麥的案例,丹麥於2011年首開全球先例,針對各類肉品、奶製品開徵「脂肪稅」。這樣的政策,導致部分產品價格上漲3成,衝擊該國相關企業的競爭力,還使得全國失業率上升,最終只能黯淡收場。

回頭看台灣。其實,針對高糖食物課稅,或課徵健康捐並非新話題。過去,立法院便曾出現是否課徵「肥胖防治捐」的討論,但後來不了了之。

「我覺得如果在台灣要課,光是(課徵)範圍,就會討論很久。」長期進行健保財務研究的淡江大學會計系副教授韓幸紋,點出這項提議執行上的最大困難。

賦稅署副署長吳蓮英舉例,飲料、蛋糕的製造成分都含糖,而目前針對罐裝飲料,已經課徵貨物稅,是否要對含糖食品都再加徵一層稅,而又該如何認定哪些是需課稅的對象,甚至,該如何進一步廣泛去對販賣店家課稅,實務上都存在執行難度。

除了課徵對象認定困難,韓幸紋指出,即使確定了要針對哪些品項、商家課稅,讓高糖稅正式上路,所能課徵到的收入,其金額總量恐怕也無法完全補足健保財務的缺口。

她直言,過去執行健保財源評估時,高糖稅捐的課徵,是政府認定排名「相對後面」的潛在收入選項。

確實,目前健保已經到了「不救不行」的階段,根據健保署統計,自2017年起,健保制度收支便連年呈現虧損,收支差距連年達到2%以上,以2019年為例,健保的經費缺口就有337億。連年虧損下,預計到2021年,健保安全準備金就會低於1.5個月的健保支出安全水位,達法定調漲標準。

近日,衛福部長陳時中受訪時也透露,他將研議如何執行健保保費調漲計畫,挑戰過去向來被認為是「署長殺手」的健保費率議題。

只是,不管是高糖稅捐,汽水稅,抑或脂肪稅,從各國經驗來觀察,即使立法初衷立意良善,但是否能藉由徵稅,達到提升國人健康,甚至補足健保收入缺口之目的,都還有待商榷。

對於持續失血的健保來說,高糖稅顯然不是可行的特效藥,如何補上財務缺口,恐怕還需要依靠現在擁有全台最高聲量的陳時中,藉著其罕見的高支持度,推行更為治本的改革手段。

文末延伸閱讀: 控制香港只是開始!中國不再為自己的獨裁愧疚,下一步是什麼?

※本文由商周網站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罷韓」關乎高雄未來,也關乎台灣民主的未來
這所大學附近發生暴動:警察殺害黑人怒火燒遍全美
法國家暴:被掩蓋的「抗疫隱形成本」
謝立功效應,恐引發國民黨「跳船潮」
嗆完示威者躲地下碉堡 川普真的孬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