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朱立倫與黨國名嘴為何要放生顏皇子孫?

·8 分鐘 (閱讀時間)
2020立委選舉時,被認為是國民黨最強地方派系之一的顏家,其代表顏寬恆竟意外落馬,這次台中二選區立委補選,顏寬恆被點名是首推人選。(資料照片)   資料照:記者唐復年/攝
2020立委選舉時,被認為是國民黨最強地方派系之一的顏家,其代表顏寬恆竟意外落馬,這次台中二選區立委補選,顏寬恆被點名是首推人選。(資料照片) 資料照:記者唐復年/攝

[新頭殼newtalk] 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果真是從不講情義,當面手拉手,背後下毒手。同樣的「王子復仇記」,藍綠陣營卻能上演完全相反的兩套劇碼。

2020年6月6日,高雄市長韓國瑜被罷免,投票結果一公布,民進黨沒任何扭扭捏捏。6月12日韓國瑜依法被解職,6月17日民進黨中常會就通過徵召2018年11月被韓國瑜打敗的陳其邁投入補選上演綠營版的「王子復仇記」。

相反的,國民黨這邊卻是等到6月23日,才宣布徵召現任41歲的高雄市議員李眉蓁投入補選。當時很多黨國名嘴還強辯說,提出罷免的綠營是攻擊方,補選徵召自然是有備而來,早一步徵召會來復仇的王子陳其邁,也是理所當然。

但現在問題來了,一模一樣的「王子復仇記」,只是攻守交換,藍綠陣營的反應速度卻沒交換。2021年10月23日,中二選區基進黨立委陳柏惟被罷免,綠營卻很快整合大綠小綠,11月3日就由民進黨中執會通過徵召前立委林靜儀投入補選。

但是發動罷免的藍營,這次輪到你們是攻擊方了,補選徵召總該是有備而來了吧?朱立倫與天龍國這裡的國民黨中央,卻遲遲不願宣布徵召2020年1月被陳柏惟險勝的顏皇子孫,甚至還無情無義的丟出這句:「這是你們顏家的戰爭」。

2021年11月2日TVBS記者黃韋銓獨家報導〈朱立倫密會半小時補選談不攏 顏寬恒因兩隱憂未點頭〉:

「台灣基進立委陳柏惟慘遭罷免,台中第二選區立委懸缺,將於明年1月9日補選,外界看好選前投入『刪Q』的國民黨前立委顏寬恒投入補選。

據了解,黨主席朱立倫昨天已和顏寬恒約在國民黨智庫見面,但匆匆半小時就結束談話,顏寬恒尚未承諾參選,主因是擔憂在無必勝把握之下,黨中央仍把補選當作『顏家的戰爭』,加上台中市長盧秀燕對補選態度始終曖昧,未表態力挺,讓顏家陷入長考。」

從「聽海」到「放生」

民進黨把中二選區的立委補選,拉高到了「抗中保台」的政權保衛戰;但無情無義的朱立倫與國民黨中央,在民進黨都已宣布徵召林靜儀之後,仍對「放生」顏皇子孫毫無愧色,還認為這就只是「顏家的戰爭」。

至於其他在天龍國的黨國名嘴,對「復仇到一半的王子」,這時能不趁機倒打一耙,就已經算是仁慈了。因此鄉民若仔細觀察這幾天的談話性節目上,這些北京話溜到能說相聲的黨國名嘴們,只要話題一遇到這位剛卸任不久的前中央黨部副秘書長,切割閃躲都如遇蛇蠍。果然傳言不虛,在國民黨內,同志永遠比敵人更可怕。

其實朱立倫與台中黑派少主的顏寬恒,過去也曾是很「麻吉」的哥倆好。2019年11月4日《自由時報》報導〈朱立倫顏寬恒消波塊上對唱「聽海」 網友聽完都哭了〉:

「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昨(3)日到台中輔選國民黨立委顏寬恒,兩人到台中火力發電廠附近海岸,坐在『消波塊』上合拍MV,還高唱歌手張惠妹的名曲〈聽海〉。但許多網友聽完兩人『勇氣十足』的歌聲,卻忍不住直呼『我也哭了』、『聽完眼淚都留下來了』、『現在知道海為什麼會哭了』。

朱立倫昨到台中輔選,並與顏寬恒合拍MV,還一起演出失戀男子角色,坐在消波塊上合唱〈聽海〉,手指還要輕撫牆壁;朱立倫辦公室今(4日)公開合唱〈聽海〉的MV,兩人最後唱到『寫封信給我,就當最後約定』的歌詞時,朱立倫也寫了一封信給顏寬恒祝福當選。

朱立倫與顏寬恒都不是專業歌手,音準、音色及節拍等都『有待加強』,但影片一公布也引發熱烈回響,不少網友直呼『這讓我對唱歌更有自信了』、『分不清哭聲是來自於後面的消波塊還是海』、『我只聽到這首歌曲在抗議』……」

為何只說這是「顏家的戰爭」?

朱立倫與國民黨中央,甚至那些高級外省人的黨國名嘴們,會認為中二選區的立委補選,只是「顏家的戰爭」,在政治的現實上,也不能說是錯的。

因為這麼多年來中二選區(沙鹿、龍井、大肚、烏日、霧峰及大里東西湖兩里),任何大小選舉都是台中黑派(海線)自己推人,別說是國民黨中央只是行禮如儀的追認,就連現在的國民黨台中市黨部(以前的台中縣黨部),也不會太過於介入。現在的台中市長盧秀燕,不也完全置身事外嗎?

至於說顏寬恒北上國民黨中央,「密會」朱立倫之後,又傳出國民黨中央認為,這次補選只是「顏家的戰爭」。若這則新聞是出於三民自等鄉民公認的「綠媒」,還能說是對手挑撥離間、惡意中傷;但這是TVBS的報導,而且還是獨家報導,背後玄機就大了。

朱立倫也是國民黨裡久經歷練的大內高手了,若是只用傳統宮廷的話術,「這是我們國民黨的戰爭,也是顏家的戰爭」,坦白說顏寬恒就算北上密會碰了一鼻子的灰,出來後也只能乖乖舌頭一舔吞下去。

但為什麼朱立倫「贏筊(賭局)還要贏話」,對顏皇子孫這樣「食人夠夠」,非要一推六二五,只說這是「顏家的戰爭」?

國民黨眼中的「夜壺」

喜歡歷史的鄉民必然都能了解,傳統國民黨就是一群高級外省人掌控的小圈圈,即是黨內提名或徵召,也有「差別待遇」。

1998年5月,馬英九這樣的黨國權貴,雖然說了200多次不選台北市長,甚至丁守中、吳中立與胡志強,還要先宣布參選來「卡位」,然後全黨上下簞食壺漿,恭迎馬英九反悔後登記參選,丁吳胡這「卡位三丑」,還要唾面自乾地謙稱自己是功成身退,因為拋磚引玉後,磚就是塊廢物了。

至於顏寬恒這樣的台灣人,對朱立倫與國民黨中央來說,就像是民國初年上海黑幫大老杜月笙所形容的「吹喇叭」。不是高級外省人,就永遠不要去做幫國民黨吹喇叭。因為替國民黨吹喇叭的派系,在黨國權貴眼裡,永遠只值一個夜壺。

夜壺的作用就是男人夜間尿急了,懶得起身上廁所,就拿夜壺出來用一下,但用完了又要把夜壺放到最角落。所以替國民黨吹喇叭的台灣人要想清楚,你幫國民黨吹喇叭吹得越起勁,不是鄉民看不起你,而是黨國權貴看不起你。

話說回來,幫國民黨吹喇叭的杜月笙,自己也沒有好下場。二戰結束後,國民黨凱旋回到南京,毀家紓難的杜月笙妄想上海市長,蔣介石當然不甩。1946年12月,上海參議會選舉議長,杜月笙雖獲最高票,但議長一職仍被蔣介石逼退。杜月笙憤而直言:「淪陷時上海無正義,勝利後上海無公道。」

不只是國民黨中央視顏皇子孫如夜壺,黨國名嘴也一樣。罷免是仇恨動員,而陳柏惟毫不遮掩的台獨言論,是外省人最討厭的立委,又是國台辦的頭號戰犯。所以在談話性節目上,天龍國內的黨國不分區議員,無論羅智強,還是徐巧芯,節目上一講起陳柏惟,也都是咬牙切齒到恨不得食其肉,啃其骨。

問題是罷免陳柏惟能擄獲深藍眷村鐵票,又能被國台辦點油作記號的嘉許,不用顏家敦請,黨國名嘴也都會主動請纓,上節目去宣傳罷免。但罷免一結束,顏皇子孫要補選,這些人卻又掉頭而去了。

朱立倫與黨國名嘴都是什麼身分,還會替顏皇子孫的徵召,事先鋪個紅地毯嗎?就算大勢所逼,最後依然非徵召不可,還是要多「玩」你個幾天,讓台灣人領教一下什麼叫「身分等次」?

更多新頭殼報導
盛傳顏寬恆自行宣布參選立委 林靜儀表示「不意外」
台中2選區立委補選採徵召 朱立倫:地方會有最後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