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馬利蘭總統大選延期使政局動盪 國際危機組織:國際夥伴應協助調停化解危機

台灣在非洲之角的盟友索馬利蘭,雖然獨立地位未獲國際承認,但其穩定局勢及民主發展受到肯定,不過現在朝野因對總統大選及政黨選舉看法分歧,導致政局緊張。國際危機組織10日直言,包括台灣在內的國際夥伴應準備好協助調停,而若索馬利蘭自行達成共識,國際夥伴則應監督履行選舉路線圖。

索馬利蘭總統任期5年,可連任1次。現任的阿布迪(Muse Bihi Abdi)2017年12月上任,原本應於2022年11月13日舉行的總統大選卻延期。索馬利蘭國家選舉委員會(SLNEC)9月宣布,基於技術和財政挑戰,總統大選延後9個月,即2023年7月才舉行。

另外,為了避免政黨和單一部族過於密切,索馬利蘭憲法僅允許3個國家政黨參加總統和國會等國家選舉,這3大黨依據地方選舉結果取得10年資格,而地方選舉可以超過3個政黨參選。現在執政的和平團結發展黨(Kulmiye)和在野的正義發展黨(UCID)、國民黨(Waddani)是2012年取得資格。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由於政黨資格是在2022年到期,且應於12月26日選出新的3大政黨,即在原訂總統大選之後,所以阿布迪及其所屬的Kulmiye,堅持要先完成新政黨註冊,使得朝野關係緊張,而UCID與國民黨的支持者8月上街示威,和政府安全部隊爆發衝突,造成至少5人死亡,也讓索馬利蘭局勢更加動盪。

國際危機組織(ICG)直言,現在政黨選舉和總統大選都延期,威脅到索馬利蘭的民主體制和局勢穩定,並稱索馬利蘭的體制沒有考量到地方選舉和政黨選舉分開進行的情況,而政府未待國會立法解決此問題,2022年6月自行宣布開放政治團體申請,參選國家政黨資格。

政黨選舉卡住總統大選

索馬利蘭政治團體註冊暨國家政黨認可委員會(Committee for Registration of Political Association and Approval of National Parties)6日公布,9個政治團體將與現有的3大黨參加政黨選舉,而能在6個大區贏得民眾支持的前3名政黨,就會是未來10年有資格參加總統和國會大選的政黨,但選舉日期尚未決定。

索馬利蘭總統阿布迪(資料照,AP)
索馬利蘭總統阿布迪(資料照,AP)

索馬利蘭總統阿布迪(資料照,AP)

ICG指出,阿布迪政府6月決定採取此方法,是導致8月示威爆發的原因之一。此外,SLNEC說要9個月時間準備總統大選,但索馬利蘭國會上議院「長老院」(Guurti)10月1日自行表決,讓總統大選整整延期2年,即2024年11月才舉行。長老院甚至還表決延長其議員任期5年。

索馬利蘭長老院82席由各部族長老間接選舉產生,議員任期6年,但自1993年成立以來,從未進行過全面改選,席次甚至是世襲模式,而該院在索馬利蘭政治中具有影響力。UCID黨魁瓦拉比(Faysal Ali Warabe)曾表態支持廢除長老院,直批此不合民主的制度會造成部族廝殺、國家分裂。

UCID和國民黨10月2日聯合表明,不接受長老院把總統大選延期2年的決定,並稱11月13日以後就不承認阿布迪為合法總統。索馬利蘭總統府10月30日推文表示:「隨著2023年預算獲得批准,SLNEC擁有開始進行選民登記的資源,讓我們能依據SLNEC指示的時程,盡快於2023年舉行選舉。」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ICG提到,除了不承認阿布迪為合法總統,在野陣營並未說下一步會怎麼做,而索馬利蘭商界領袖8月曾試圖斡旋,提議總統大選及政黨選舉同天舉行,這獲得眾議院支持,但長老院和阿布迪持反對態度。ICG稱,朝野政黨領袖都抱著贏者全拿心態,缺乏協商達成共識的意願。

局勢動黨恐給青年黨機會

ICG還說,長老院功能變弱,比以往還順從政府,無意有進一步動作,避免激怒阿布迪陣營。部族間的對立升溫也是使這場政治危機加劇的原因之一,其中主要部族「賈哈吉斯」(Garhajis)的人支持UCID和國民黨,他們認為應輪到其部族的人當總統,把阿布迪的作為看成是在阻擋他們。

賈哈吉斯部族為表不滿,部族長老揚言,在3大黨達成共識前,該部族占多數的地區拒絕舉行選舉。ICG稱,外國大量投資進入索馬利蘭,包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阿聯)杜拜環球港務(DP World)投入數百萬美元打造柏培拉港(Berbera Port),讓其政府自信大增,以為能繞過傳統協商,單方做決定。

索馬利蘭柏培拉港(資料照,AP)
索馬利蘭柏培拉港(資料照,AP)

索馬利蘭柏培拉港(資料照,AP)

ICG直言,如果爭議持續未獲得解決,政治對立及社會動盪加劇,恐怕會讓該區域恐怖組織「青年黨」(Al-Shabaab)有機可趁,尤其是近年來巧妙進入索馬利蘭東部的薩那格(Sanaag)地區,而面臨多事之秋的索馬利蘭首都哈爾格薩(Hargeisa),甚至可能成為逃到索馬利蘭的青年黨成員庇護所。

「當前的優先要務,就是索馬利蘭朝野政黨要達成2場選舉的時間和順序」,ICG強調,「在過程中,他們必須諮詢參與政黨選舉的政治團體,就算這些政治團體與3大黨並不處於平等地位」。ICG認為,若僵局持續存在,索馬利蘭的國際夥伴要準備介入調停。

歐盟與12個國家的外交使節8日與阿布迪視訊通話,討論選舉相關議題,並對索馬利蘭朝野缺乏對話表達關切,強調必須就選舉路線圖達成共識,以及言論自由與非暴力執法的重要。這些國家的聯合聲明稱,注意到阿布迪承諾會依據SLNEC設定的技術時程來籌備選舉,並在數天後與在野陣營會面。

因為您隱私權偏好設定的緣故,目前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國際夥伴應介入調停

ICG認為,國際夥伴的壓力能讓索馬利蘭局勢緩和,而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以及阿聯及台灣等夥伴,必須密切協商訊息和行動,施壓索馬利蘭朝野展開對話,其中阿聯已表達調停意願,或許最適合扮演斡旋者角色。ICG說,國際夥伴要強調,當前爭議已損及索馬利蘭尋求國際承認的目標。

ICG亦稱,如果索馬利蘭朝野仍未能達成共識,國際夥伴可以暫停與索馬利蘭的經濟及安全合作,但不能影響有關旱災的人道援助。美國、英國等國會內的索馬利蘭支持者,也要表明會積極敦促各自政府和索馬利蘭協商。倘若索馬利蘭朝野自行談成共識,國際夥伴也要監督其履行承諾。

「當前爭議也顯示,索馬利蘭需要透過改革,修補選舉和法性裂痕來重振其政治體制」,ICG指出,包括建立獨立的憲法法院,而改革的良好第一步可從修正長久沒有改選的長老院開始。ICG強調,國際夥伴要督促索馬利蘭支持以共識為基礎的政治,否則其過去30年穩定發展的經濟和政治將陷入危機。

更多風傳媒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