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營唯美派的困境

徐宗懋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拜登總統簽署行政命令,禁止政府單位使用「中國肺炎」,以免陷於種族歧視,結果三立電視台立刻改口稱「新冠肺炎」,馬上跟上美國的權力主流。任何人的千言萬語比不上美國總統的一句話,這種行為準則可以稱之為「唯美派」。

當然,陳時中部長不好意思突然轉過來,辯稱「武漢肺炎」是「約定俗成」,綠營立刻有人幫腔說像「日本腦炎」、「西班牙流感」等。然而,那些都是很多年前的作法,現在則認定那些是偏見歧視,以後再也不能如此。世衛組織再三強調正式名稱是COVID-19,不能用使用地名,歐洲國家自覺地使用非歧視名稱,美國的醫界領導也如此。唯一例外的只有川普以及他煽動的極右激進分子。所以,請問陳時中部長,你的「約定俗成」究竟是跟誰約定的?「館長」說批評武漢肺炎一詞是「傷害台灣人的感情」,所以看來陳部長是跟「館長」約定的,那樣就叫「成俗」嗎?所以,不妨繼續硬拗吧,再下去就會孤立於世界,徹底露出歧視偏見的醜陋真面目。

另一方面,此刻全球各國防疫工作已經進入第二階段,即疫苗之爭。由於歐美疫情嚴重,一些國家領袖和知識界已經呼籲,不要歧視中俄疫苗,只能要通過醫學檢驗符合標準,即可立即投入使用。事實上,越來越多的國家已經直接使用中國大陸的疫苗。在此更高階的防疫表現競爭中,陳時中部長不免顯現萬分的窘態。疫苗代表一個國家的醫療技術能力,台灣做得出口罩,但做不出疫苗,只能乾著急加上抱怨。

蔡政府大內宣的「Taiwan can help」 已經變成「Taiwan needs help」,如果至今歐美大量進口使用中國製造的醫療器材作為防疫之作,在品質上也沒有任何問題,那麼使用大陸的疫苗根據同一標準,也是遲早的事。如此,蔡政府在「武漢肺炎」稱呼孤立於世界之外,將面臨更大的困境。

拜登總統上台至今表現的是美國傳統民主法治下的理性沉穩,特點在於有道德標準的堅持,也有務實的態度。川普衝得太凶,就跟物體的動力一般,拜登沒法一下子就煞住,但會逐漸減緩速度,再調整成自己的方向。他嚴禁政府單位使用「中國肺炎」,擱置軍售沙烏地阿拉伯,以遏止後者介入葉門內戰並惡化人道悲劇。

至於說要協調盟邦共同面對中國的挑戰,大部分的國家並不願意在中美之間選邊,即使是比較傾向配合的日本、澳洲和英國,也一樣玩兩面手法,一方面配合一下美國,另一方面又希望跟中國進行各種經濟合作,等於也留給中國反制的空間。到一定程度,拜登政府會發現,這一條走起來非常緩慢,最後最多也只是表面的姿態,沒有真實的力量,反而是中國每一拳都打在關鍵處,沒有虛招。結果,美國只有改變政策,從可行的政策取得實利,這個過程在兩年內必會發生。

美國權力的更替代表著價值體系的轉向,而以美國馬首是瞻的蔡政府別無選擇,只能跟著改口,一開始還挑出符合他們要的來說,但美國表現出更多「理念不同」的作法時,綠營別無選擇,只能像川劇變臉一樣,快速換另一張面孔,並且砸自己的腳、這正是「唯美派」的必然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