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公平嗎?選舉制度的爭議性

Moritz Piehler
·Freier Autor
·8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選舉制度素來被形容為陳舊、過時,那制度實際上是否公正呢?

為了解今年11月的美國總統選舉,我們需要深入探討支撐這個選舉制度的三大支柱,即選舉人制度、選區的更改和選民登記。

選舉人團:270 張選票奠定白宮入主何人

與其他民主制度相比,決定權最大也最不尋常的就是所謂的「選舉人團」。在這種體制下,即使大多數選民選擇了某一位候選人,另一位總統候選人也可以當選。換句話說,美國總統由誰當選並不是由選民直接決定,他們只是選出其所在州份的選舉人,由選舉人自己決定為哪位候選人投票。

各州份選舉人的數量還需取決於該州份的人口數量,但不是唯一的影響因素。該體制的支持者強調選舉人團讓較小的州也有機會發聲,以免其意願被人口較多的州份所淹沒。因此這種體系大大反映出美國強烈的聯邦制思想體系。

270 正是 11 月 3 日的關鍵數字。候選人只要贏得該數量的選舉人票即可當選總統。但這個制度有它錯綜複雜之處,而艾爾·高爾當年在選舉中輸給時正正付出了代價才有所體會。在 2000 年結果非常接近的大選中,高爾所得的選票實際上幾乎比對手多 50 萬,但布希最終仍然成功當選,而原因是他於選舉人團中多取 5 個代表的選票。以競爭激烈著稱的佛羅里達州,結果尤其緊湊,有人甚至要求重新點票。不過,這項要求在轉介至法院後便被勒令停止。 (2000年美國總統選舉)

如果今年拜登和川普的支持率又一次非常接近,本次大選很可能將和當年一樣激烈。原因在於佛羅里達州與紐約州同樣擁有 29 張選票,在選舉者中佔有重大比重;只有加利福尼亞州(擁有 55 張選票)和德克薩斯州(擁有 38 張選票)的選舉人票數量要比這兩個州份多。

希拉蕊亦是選舉人團制度的另一位受害者。2016 年,她在美國的全民投票中甚至比川普多贏得 290 萬張選票。換算成百分比,兩人的支持率分別為 48% 和 46%,但她還是將白宮之位拱手相讓予川普。在舉行競選活動時,他的團隊把注意力放在決定性的「搖擺州份」,這些州份的多數選票趨向於兩黨之間搖擺不定。

川普挖走了那些搖擺不定的選舉人,並讓希拉蕊在其他州贏得選票,幾乎沒打算花任何精力搶那些無論如何都會支持民主黨的州份。因此,贏家全取原則在那次大選就發揮了作用。任何一方在特定州份贏得多數選票,哪管差距有多小,該方都可以選擇全部選舉人。其他所有得票會就此失去意義,這又一次將選舉人團制度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但該制度的支持者又一次拿出了之前的一套說辭,強調這種方式能從選舉中推選明確的勝者,讓總統在毫無爭議的情況下當選。

這一切是怎樣開始的 — 對民主制度缺乏信心

在這個制度下,選舉結果事實上最終由 538 位代表決定。這些人並不會在同一個地點聚集,僅會在各州份的省份首府會面。根據聯邦法,這些代表無義務遵循選民的選擇,無需為其支持的黨派候選人投票。不過,美國歷史幾乎沒有出現意見分歧的情況,超過 99% 的代表都尊重了其所在州的選民的意志。

從歷史角度而言,選舉人團的起源可以追溯到 18 世紀組織全國投票需要的昂貴費用和大量工作,但開國元老們當然也有其他原因。他們對民主制度還沒有足夠的信心,這種體制作為政府制度仍處於學步階段,而他們希望確保國內無法組成團體並藉此建立獨裁體制。根據亞歷山大·咸美頓所述,這種機制的目的是防止國家被任何顯然缺乏必要能力或資質的人掌管和領導。這些看法在過去 4 年常常被選舉人體制的批評者所詬病。

選區劃分不公:操縱選區分配

美國選舉制度中還有另一面經常被各黨派用於獲得選舉優勢,正是被稱為「gerrymandering」的做法,意指選區劃分不公的現象。這個做法涉及更改和操縱選區的界限,以試圖為特定黨派獲得較多數選票。在某些情況下,以此意圖而產生的地區輪廓線看起來匪夷所思,這個英文單詞的構成本身也體現了其起源。在 19 世紀初,麻省的州長 Elbridge Gerry 為了贏得選舉而更改了其選區的劃分方式,有位當代漫畫家認為選區的形狀就像一隻蠑螈。因此「gerrymandering(傑利蠑螈)」一詞是由這位州長的姓氏和這種兩棲動物的英文字後半部分組合而成。

共和黨尤其被多次指控以這種方式分割黑人或拉丁美洲選民比例較高的選區,導致該些 族裔 的候選人實際當選的可能性為零。另一方面,這也是因為幾乎所有選區現在都由兩黨中的其一所控制。因此,少數搖擺席位勢必敗給多數。不過,越來越多州份現在開始試圖透過改變法律取締這種做法。在總統選舉進行的同時,密蘇里州、猶他州、科羅拉多州和密歇根州對這項改革的請願也在投票中。

選民登記為第一道障礙

上述贏家全取原則的唯一例外情況是緬因州和內布拉斯加州,而它們的情況正強調美國各州份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推行不同的選舉法規。這個觀點在選民登記方面尤其正確,並為美國選舉制度中的不平等主要來源提供了一種見解。各州份可自主決定民眾登記投票的時間和方式。由於美國除了社會安全號碼外,並沒有任何統一的登記體系。若然選擇利用身份證登記的話,市民則需要在居住地登記參加選舉流程,以防止可能的選舉舞弊。這種方式通常也要求提供某種附相片的身份證明文件,例如護照或駕駛執照。但是,許多美國人根本沒有這些證件,尤其是窮人或黑人。這些公民會因此被奪去憲法保障的投票權,因為他們甚至不能登記成為選民。

這些群體尤其受影響的情況並非偶然。2016 年的選舉便是很好的例證,川普僅以 22,748 張選票之差贏得威斯康辛州。而與此同時,由於當地登記法規的限制,約有 200,000 位選民無法進行登記而因此無法投票,而他們大部分人有可能會為民主黨投票。在大部分情況下,支持共和黨的州份通常推行更嚴格的選舉法規,而這些州份的核心選民主要為白人和保守派。另一個合法但不民主的伎倆是把投票站設於難以前往的地方,而且這些投票站通常會在選舉前不久關閉,這種手法於人口較窮困或大部分為黑人的選區尤其常見。

新冠疫情讓這些問題更加惡化。許多州份實施的流程十分混亂,讓想要早些投票或透過郵寄方式投票的選民摸不著頭腦。一些州份更限於平日才開放指定投票站,使得人們更難提早投票,許多收入較低的民眾並需要請半天假才能去投票。此外,特朗普近幾周意圖反對郵寄選票方式,因為這種方式主要是民主黨支持者所採用。他提倡這種方式將提高選舉中的舞弊現象,並開始摧毀國家郵政系統,意圖盡可能阻礙更多民主黨人士透過郵寄方式投票,他也這麼欣然承認了。

憲法改革無望

目前,對美國選舉制度的任何重大改革都無望。如果特朗普再次贏得大選,他這次亦大有可能並無法獲得較多的民眾投票。在自由派法官 Ruth Bader Ginsburg 去世後,他必定會任命另一位保守派擔任最高法院的法官,這會在未來許多年進一步加固迄今為止主要由共和黨擁護的過時選舉結構。

美國大選公平嗎?選舉制度的爭議性(左圖取自facebook.com/DonaldTrump;右圖取自facebook.com/joebiden)
美國大選公平嗎?選舉制度的爭議性(左圖取自facebook.com/DonaldTrump;右圖取自facebook.com/joebiden)

閱讀德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