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台裔美國人的政治分歧與台灣議題

呂嘉鴻 - BBC中文記者
·8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大選特朗普與拜登電視辯論
美國大選特朗普與拜登電視辯論

「現在每天晚上跟我爸媽看電視新聞,你看到那些電視台根本不是在做新聞,而是已經在帶風向。但是根本不是我們台灣的選舉啊?我覺得還挺誇張。」

說話的人是35歲的保羅(Paul),具有美國及台灣雙重國籍。他曾在美國就讀和工作多年,前幾年回到台北。他口中「全台灣瘋特朗普(又譯川普,Donald Trump)」的現象,並不言過。

此次美國總統大選廣受海內外台灣人的關注,有專家分析,原因是在兩岸關係緊繃、美中持續對抗之際,當下的「美台關係」相對來說是數十年來最好,許多台灣人因此期待特朗普的勝選,讓美台關係繼續升溫以抵抗北京。

知名的跨國民調機構YouGov,10月份發佈了2020年10月份兩次在歐洲七國與亞太八國和地區調查結果。資料顯示,在台灣有42%的民眾支特朗普,30%挺民主黨對手拜登(Joe Biden); 台灣是這兩波調查對象中,特朗普的支持度唯一超過拜登,並且擁有最多「川粉」(特朗普支持者)的地方,台灣之後是香港。

這項結果不僅引起外媒關注,也引起台灣內部的激烈討論。BBC中文訪問像保羅等住在台灣,擁有美國籍的美籍台灣人,以及在美國出生或移民多年的台裔美國人,了解他們對美國大選的看法或對美國社會的意見分歧。一般說來,台裔美國人包含出生在美國的台灣背景,他們的美國認同比台灣認同強,對於美國社會及政治的關注可能高於台灣政治。而有美國籍的台灣人,生活在台灣,對於台灣的未來更有興趣。

無論如何,「一個美國,各自表述」的台灣版本正在美籍台灣人社群中發酵。

在這次訪問中,支持特朗普與拜登的都極度熱情,大家都有話說。在巨大的意見分歧當中,他們唯一的共同點都稱自己是忠誠的「台派」,他們沒有「三民主義,統一中華」的心願,但盼望台灣與美國更加緊密,擺脫中國壓迫。

不過,他們都認為對方支持的候選人台灣政策才是災難。

「我本來是自由派」

「坦白說,我們這個世代的理念是接近民主黨的。之前我的想法很單純,因為這個世代對於性別或同志人權等等,都很重視。但是這幾年當我成為公民之後,我好好的來看這些政策,我認為民主黨所謂造福弱勢其實是推動社會主義的議程,對社會造成很嚴重的影響。「

說話的人是詹妮弗(Jenniffer),今年30多歲,來美十多年。人在加州的詹妮弗說,她的立場改變是因為,她看到稅金沒有被妥善利用,嚴重影響納稅人的權益。她批評政府有許多官僚階層,他們有權限選擇要幫助什麼族群,是等於間接買票。「對我們這些熱愛美國的合法新移民來說,十分不公平,也對美國本身十分不利。如果你看委內瑞拉的情況就可以明白我在說什麼。」她補充說。

十多年來,在美國各地住過的台裔美國人林先生也有相似看法。今年45歲的林先生對BBC中文說,一直以來,他的政治都傾向民主黨,2016年他甚至幫希拉里·克林頓助選,原因是基於前總統克林頓與台灣的淵源,任內讓台灣前總統李登輝首次訪美,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時,美國軍艦通過台灣海峽等等。

但是,今年林先生決定投給特朗普。

因為林先生認為,當年奧巴馬加上拜登還有國務卿凱瑞(John Kerry)當政的歷史凸顯民主黨的左傾路線,如果拜登當選對於美國危害甚大,「放著美國農工弱勢不管,卻對非法移民大開方便之門,增加免費健保教育等,都是對守法守分者的懲罰」,他說。

詹妮弗說,多年前她曾在北京及上海工作過,兩年前回過中國探望朋友,見到中國的「巨大」變化,意即社會及政治環境正嚴重縮緊。

「2012年前,我在北京,當時還可以拿中華民國國旗在天安門前拍照,現在根本不可能的。」她說,目睹中國的變化,心中十分感慨,並認為「拜登或民主黨跟中國的政商關係,我沒有辦法支持,特朗普政府比較有勇氣站起來與北京交手」。

與其他支持者的理由相似,多數特朗普支持者認為,加稅或推動奧巴馬健保等等是美國內政近年來的「左傾」現象,他們認為十分不利美國。

他們肯定特朗普在位四年,成功帶起抗中浪潮,抵抗他們眼中北京對於美國的科技以及政治「多年入侵」,他們批評民主黨執政放任中國對美國的傷害:「特朗普不僅提供工作機會,更對中國共產黨對新疆以及香港人權事件有勇氣強烈回應。」 一個在美國高科技產業工作的台美人安博(Amber)向BBC中文說。

「一個美國,各自表述」

不過,同樣來自台灣的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阿許中心(Ash Centre)非駐校訪問學者余文琦向BBC中文解釋,從民調上可以了解台灣裔美國人好似在美國的許多「新移民」,譬如古巴或越南背景的人,對於母國仍受專制政權壓迫十分有感,因此在他們蠻多人會支持特朗普。她說:「但是,如果是土生土長,或是很小就到美國來的台美人,他們不僅是看美中關係,或美中台三角,他們對於美國的國家認同可能大於台灣。因此,美國的種族平等及人權價值他們無法忽視。」

曾在美國大學任教,目前為台灣中研院民族所助研究員的劉文解釋,在政治上,台灣人和台裔美國人不是同質的團體:「斷交超過40年,美台政治關係從未像今年如此密切,這能解釋為何台灣人熱切期盼特朗普連任。但對於在美國的『台美人』(台裔美國人)來說,他們對於美國內政亦十分關注。像大多數亞裔美國人一樣,他們可能覺得讓民主黨主導醫療健保和少數群體權利政策會更好」,劉文向BBC中文分析。

在民主黨執政期間曾任美國國務院全球女性事務的高級顧問余文琦強調,美國對北京越來越採強勢,並非特朗普一人「扭轉情勢」。她分析,奧巴馬時代最後期對北京就已經轉而強勢,這是全球政治發展趨勢,並不是特朗普個人的政策。她又強調,特朗普身旁的幕僚對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影響十分之大,並不是特朗普自己本人的信念:「我們都該記得,特朗普就任後公開讚譽過習近平好幾次。」她說。民主黨與國際盟友的合作,以及有穩定的監督機制以及價值,對台灣的未來更加有利。

同樣對特朗普持批判態度的有王健智,自小在美國出生長大,後來返台在會計業工作,王是忠誠的台灣主權支持者。他並判斷拜登當上總統,美國與國際的結盟會會重新穩固,「守護台灣國家安全」。

他又認為,從記錄來看,特朗普的對台態度並不如特朗普粉絲說的那樣篤定:「從特朗普在防疫上犧牲幾十萬美國人的生命來看,特朗普基本上會為了任何利益拋棄台灣。」王又強調,作為一名男同志,我不能接受特朗普對性別以及種族弱勢者的欺辱,拜登當選之後,才能重新保障弱勢權益及社會公義。

保羅告訴記者,他在紐澤西的姑姑從來只投共和黨,但姑姑的小孩從來只投民主黨,但他自己對這兩位候選人都不滿意:「特朗普有白人優越感,但身在台灣,拜登及民主黨與中國太友好。」他說。

「我想了想,我不會把國家認同放在個人性傾向認同之前。但台灣的情勢又受中國壓迫這麼大,最後我放棄了這次選舉的投票機會。」

台灣議題

不過,不管立場如何相異,過去台灣議題,一直不被美國主流政治重視的情況已經有所改變,今年選舉出現被民主黨總統競選團隊「亞太裔挺拜登聯盟成員」認證的「台美人相挺拜登團」。特朗普幕僚提到台灣的次數,白宮高層訪台等等亦是前所未見。拜登甚至在10月22日投書台灣聯合報系海外版《世界日報》,強調他若選上總統,會深化與台灣的關係。

無論如何,持有相同「台派」立場的台裔美國人,在這場美國總統大選,都看到了「台灣」或台裔美國人之間的其他歧異,他們對於美國內政的看法之不同,就如同美國社會的分化,彼此認為對方的信念將帶給美國災難。但他們的政治能見度,已經開始升高,不再被美國政壇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