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面臨20年大失落

楊艾俐
·3 分鐘 (閱讀時間)

從2008年金融海嘯後,大部分人都認為世界面臨「後美國時代」,只是看美國幾年之間是否能力圖振作,但經過生手總統歐巴馬,說謊狂人川普,美國經濟長期不振、政治極端化、社會分裂,不僅是種族間裂隙,更存在貧富差距、階層固化,整個美國有如被石頭擊中的蜘蛛網狀玻璃,已經分不清脈絡,無法修復非得重建不可。將面臨20年大分裂,也將步上日本、歐洲、台灣後塵,面臨20年大失落。

不管是板凳(拜登)或床鋪(川普)當選,都是險勝,沒有正當性做任何大幅度改革,只能激化自己的支持者更贊成,或激化敵人更反對,美國上一次大分裂是60年代在反越戰,到80年代中雷根當選總統後邁上自由化,全面解放經濟管制,迫使共產世界結束冷戰,美國才能恢復一元領導局面。

這波分裂,其實早從90年代的柯林頓開始,柯林頓經濟雖有成就,但外交乏善可陳,使科索沃、盧安達都失去和平先機,造成幾十萬冤魂,私人生活更是紊亂,在白宮辦公室裡與實習生陸文斯基做出難堪舉動,自由派媒體及人士大肆抨擊特別檢察官史塔爾越權,保守派當然大力反擊,是美國近年來第一次大分裂。2000年美國選舉小布希和高爾僵持不下,最高法院下令佛羅里達州停止重新計票才告終。8年下來小布希也做得天怒人怨,出兵科威特、結怨伊朗,歐巴馬雖然希望以第一位有色人種帶來新氣象,但缺乏從政經驗,所用之人更缺乏經驗,全國是童子軍治國,川普更是不必談了。

右派、左派極端分化,傳統上右派泛指的是強調個人獨立,不依賴政府,主張經濟成長等。左派主張婦女權益、保護弱勢,貧富均等,現在中間派已經沒有不選邊的權利,夫妻、子女、朋友一談政治就吵架,就如我國去年的蔡英文和韓國瑜之爭,是意識形態之爭,也是世代之爭。傳統上美國人重獨立思考,現在美國很多人都是意氣之爭。例如這次新冠肺炎,到7月時仍然有人相信新冠肺炎是場騙局,想要製造混亂,年輕人甚至還特別舉行新冠肺炎派對,賭看看是否有人會傳染,一位被傳染的30歲年輕人在逝世前說,我真的後悔去了那派對,我知道不是假的了。

美國有著深刻的反智傳統,擁有傲視全球的頂尖大學與數量最多的諾貝爾獎桂冠,又以發達的科技與商業為世人提供了便利、舒適的文明生活。然而,美國文化卻少以精緻、優雅聞名,訴諸實用與庶民品味的大眾化商品與娛樂才見其所長。近年來小布希的窮兵黷武、歐巴馬的天真,川普的粗暴言論與政策更讓世人驚見美國文化中「反智」的一面,美國社會層出不窮的民粹與暴力事件也令人憂心忡忡。

在後美國時代,中國影響力自然崛起,這幾年,民進黨政府覺得川普對台灣示好,以制衡中國,但是美國這70年來背叛盟邦之例罄竹難書,前國家安全顧問波頓在其《白宮回憶錄》寫道,川普指著筆尖說這是台灣,指著大型辦公桌說是中國,波頓還說川普對台灣特別「消化不良」,台灣在川普背棄清單中名列前茅。台灣應該既不能攖中國之鋒也不能做美國之卒,就是不要碰觸中國的尖鋒,也不應做美國制衡中國的馬前卒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