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選起跑(下)】又「小」又「白」 愛荷華州如何成為「造王者」?

謝樹寬
鏡週刊Mirror Media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在愛荷華州黨團會議後在社群媒體向愛荷華州的選民表達感謝。(網路截圖:facebook/Joe Biden)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拜登在愛荷華州黨團會議後在社群媒體向愛荷華州的選民表達感謝。(網路截圖:facebook/Joe Biden)

 

愛荷華州的初選是有意問鼎白宮者的試金石,歷屆的參選者投入大量的選戰經費在這裡,但是許多人也批評這個中西部農業小州,初選結果根本不具有全國的代表性意義。

如果從數學的角度來看,愛荷華州是人口少,人口組成不具全國代表性(白人人口高達九成),黨團會議的選民參與比例低,黨代表票數也少得可憐。為什麼它對美國大選具有指標作用?

Vox專欄作家Andrew Prokop認為,愛荷華州黨團會議之所以變得超級重要,原因是「大家都相信它重要」。

 

Prokop認為,從美國的媒體、民主黨的黨工、候選人、甚至到部分的選民,都認為愛荷華的黨團會議重要,這種心理因素決定了它的重要性被不斷放大。黨團會議真正關鍵不在於能贏得多少黨代表票數,真正比的是誰的選情看起來比較好。

從2000年高爾以來,在愛荷華州搶下頭香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無一例外,都贏得最後的提名。即便是在愛荷華州勝選的參選人未能得到最後的提名,這場黨團會議結果也會讓選戰大洗牌。有人可能就此一蹶不振退出選戰,有人成為黑馬搶入領先群。

例如2008年的共和黨初選,在愛荷華州全力衝刺的羅姆尼在黨團會議中只排名第二,媒體認為他是大輸家。反倒是並未全力投入的麥肯因為在愛荷華排名第四,而被認為是爆冷門的勝利。最後果然也是由麥肯贏得共和黨的提名。

為什麼愛荷華州對整個選戰有這麼大的影響?Prokop認為一個重要因素是不論政黨或是選民,選戰中會考量的重點是參選者的當選可能性(electability)。而愛荷華的黨團會議結果會被當成指標,原因正是太多人把它當成指標。

以媒體而言,往往對愛荷華的選戰做鋪天蓋地的報導,用這個州第一戰的表現來評定誰輸誰贏。勝選的候選人在這種情況下,自然可得到大量媒體篇幅加持,特別是在如今民主黨群雄並起的局面下,誰能拿下媒體最大版面變得至為重要。

至於抬轎者或金主,也會根據愛荷華州的結果來判斷他們支持的候選人是否還有勝算。如果在這裡表現不佳,原本的捐款或是背書可能開始縮手,讓候選人的選戰無以為繼。

其他州的選民也會把愛荷華的結果當成線索,來分析參選人的勝算如何。因此,在愛荷華州的結果底定之後,在其他州的選舉民調往往會隨之出現重新洗牌。

候選人自然會把這些因素考量進去,因此很多候選人會在愛荷華州投入大量時間和金錢爭取表現。所有這些因素彼此有相加乘的效果。候選人越是根據黨團會議的結果來決定進退,媒體就更有理由加大篇幅來報導愛荷華選情。從媒體、候選人、政治菁英到選民,都依據愛荷華州發出的選情訊息做反應,以此自然而然最先初選的幾個州,在絕大部分選民還未投票之前,已經決定了初選選情的走向。

愛荷華州是在1972年開始成為全美國最早舉行黨團會議(或初選)的州,改期的原因如今眾說紛紜,有一說是因為當年擔心夏季遊客太多,全州的黨代表大會訂不到飯店,於是順道把黨團會議也往前挪。一開始,它並沒有受到全國性的注意。不過接下來1976年卡特在愛荷華州的勝選,大大改變了黨團會議的地位。這位來自南方默默無名的州長最後順利入主白宮,許多愛荷華人開始自認是「造王者」。

選擇愛荷華州作為初選的第一站,在美國也有不少的批評。不只是因為它的人口組成不具全國代表性,黨團會議較費時間,而且它定在晚間舉行,大大降低了選民參與的意願,也讓它的民意代表性大受質疑。除此之外,民主黨的黨團會議並不是秘密投票,所以人情壓力很可能扭曲了真正的民意。過去就常有參選人抱怨,他們在這裡的選戰受到本地利益團體的左右。

參考資料:NPR, Vox, MSNBC

更多鏡週刊報導
【美選起跑(上)】愛荷華黨團會議 獨特制度成了大選指標戰
【台灣囡仔拚白宮 3】成人每月發1000美元 他的「無條件基本收入」政見引熱議

更多國際相關新聞
走廊躺滿遺體…武漢火葬場內部曝光
紐西蘭南島驚人豪雨 峽灣進入緊急狀態
川普鬧笑話…搞錯這事秒刪文全美笑翻
尪不愛洗澡臭爆 妻崩潰提離婚
肯亞小學放學發生踩踏意外 14孩童喪生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