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枕布疑陣】逾億身家包租婆密室慘死 軟爛男、雨衣男誰下毒手?

·3 分鐘 (閱讀時間)
黃姓密醫(左)穿雨衣進入牛姓包租婆(右)住處犯案,還抓死者的手沾血,在抱枕寫下死者前男友的名字,企圖嫁禍對方。
黃姓密醫(左)穿雨衣進入牛姓包租婆(右)住處犯案,還抓死者的手沾血,在抱枕寫下死者前男友的名字,企圖嫁禍對方。

10年前,台北市一名座擁多棟房產的包租婆遭利刃割喉,慘死家中,抱枕上留有用血寫的前男友姓名,警方循線找到此人,對方矢口否認,後來雖坦承行凶,卻交代不清犯案細節。警方進一步調閱監視器發現,案發當天是大晴天,卻有一名雨衣男進入死者住家,最後查出雨衣男是與包租婆有金錢糾紛的黃姓密醫,因還不出錢痛下殺手,還故布疑陣嫁禍給死者前男友,所幸警方夠謹慎才沒釀成冤案。

當年承辦本案的警官鄭偉豪回憶:「我們到場後發現門窗沒被破壞,也沒打鬥痕跡,懷疑死者是在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被殺害或自殺,研判死亡時間約是4、5天前,現場找不到凶器,僅在床頭櫃找到一個馬克杯,化驗後發現裡面有管制藥品一粒眠成分。更特別的是,死者身旁有個小抱枕,上面用血寫下陳某某三個字,最後一個字還有被擦拭過的痕跡。」

黃男落網時辯稱一時衝動殺人,但法院審理後,認定他是預謀犯案。(東森新聞提供)
黃男落網時辯稱一時衝動殺人,但法院審理後,認定他是預謀犯案。(東森新聞提供)

 

鄭偉豪說:「我們一開始懷疑,可能是死者用最後的餘力寫下線索,但若還有餘力,為何不打電話報警求救?若要揭發凶手身分,為何要抹掉最後一個字?種種狀況都不合常理。」

警方在命案現場發現寫著「陳╳╳」的血抱枕。(翻攝畫面)
警方在命案現場發現寫著「陳╳╳」的血抱枕。(翻攝畫面)

 

正當警方感到困惑之際,牛妹透露,抱枕上的人名是姊姊的前男友,二人有金錢糾紛,認為陳男就是殺人凶手。原來,當年40多歲的陳男是一名房仲,因買賣房屋與牛女相識交往,後來卻「走鐘」,業績極差,時常居無定所,還欠了一屁股債。

案發當日天氣晴朗,黃男卻穿著雨衣前往死者住處,因此被警方鎖定。(翻攝畫面)
案發當日天氣晴朗,黃男卻穿著雨衣前往死者住處,因此被警方鎖定。(翻攝畫面)

 

警方認為陳涉有重嫌,隨即展開調查,陳男供稱案發當天在朋友家,但警方調查發現日期有出入,認為陳說謊,更加懷疑他是凶手。後來,警方讓陳看死者的照片,精神恍惚的陳看了嚎啕大哭、坦承犯案。本以為命案水落石出,沒想到凶手另有其人。

當年承辦命案的警官鄭偉豪回想辦案經過,仍印象深刻。
當年承辦命案的警官鄭偉豪回想辦案經過,仍印象深刻。

 

鄭偉豪告訴本刊:「因為破案過程實在太順利,大家都覺得有異,追問陳男犯案細節,他都交代不清,就連凶器在哪裡也說不出來,我們調閱監視器後,才發現一名雨衣男涉有重嫌。」

原來,案發當天是大晴天,卻有一名男子穿著雨衣前往死者的住處,而且沒有離去的身影,警方研判雨衣男就是凶手,再加上對方身材魁梧,與削瘦的陳不同。

警方重新過濾監視器,鎖定與牛女認識多年的黃姓密醫涉案,還看到他當天離開時提著一包塑膠袋,並在回家途中,將塑膠袋丟棄於路邊的舊衣回收箱,警方趕赴現場蒐證,一打開袋子,發現裡面有染血的凶刀和雨衣,黃男自知難逃法網,要求回家跟太太訣別,二人見面後大哭,黃男最後坦承行凶。

 

更多鏡週刊報導
【血枕布疑陣1】枕頭血字寫前男友名 他透露亡魂耳邊私語揭真凶
【血枕布疑陣2】破案太順利警察毛毛的 重看監視器認罪的他竟指出真凶
【血枕布疑陣3】密醫下藥狠割喉 全因包租婆事業不單純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玉山林班燒8天獲控制 森管員歡呼終於能回家
喑啞妻喚不醒老公才知他斷氣 送檢驚覺新冠肺炎呈陽性
疫情期間竟群聚烤肉 警:室外僅5人無法罰
歹徒搶4家雜貨店 自投羅網報案機車失竊遭逮
拒絕追求 談判被載到摩鐵 校花遭教授性侵

相關新聞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