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警告返港即遭逮捕 鄺頌晴:北京複製新疆模式打壓港人

(德國之聲中文網)自從2020年7月香港《國安法》生效後,便流亡海外的香港社運人士鄺頌晴近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透露,自己在港家人近幾個月來,至少兩度被警察傳訊,向他們查問鄺頌晴的動向,並警告若她返回香港,將立即被逮捕。

鄺頌晴告訴德國之聲:「最近一次是今年9月,我得知家人被傳喚至灣仔警局,警察詢問他們我人在何處,以及我近期做了哪些事。但因為我離港後便未與家人聯繫,所以他們基本上只能透過媒體報導得知我的近況。」

她表示,警察明顯傳遞一個警告,那就是若她返港,便會被逮捕,而她認為,其他跟她關係密切的海外港人,也不應該在這個時刻嘗試返回香港。她說:「說實話,我對香港警方的作法感到相當憤怒,因為我在香港的家人對我在海外的工作一無所知,而警方明明知道傳召我的家人不會對我造成什麼影響,但他們仍執意這麼做。這簡直是瘋了。」

鄺頌晴表示,她認為香港警方正在複製中國官方打壓藏人、或維吾爾人的方法來對付香港人。她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們試圖通過恐嚇或威脅來阻止我們做一直在做的事。他們想透過讓我們產生內疚,來達到他們的目的。」

長期關注中國與香港人權情勢的日本明治大學比較法研究所研究員潘嘉偉認為,鄺頌晴的經歷凸顯出的是,香港「大陸化」的進程比大多數人想像的還快,而他認為香港人都應該做好心理準備,接受香港當局開始以中國政府對待異議人士的方法,來對待香港人。

他告訴德國之聲:「從鄺頌晴的案例,我可以想像對長期提倡民主與高調呼籲外國政府制裁香港政府與官員的活動人士來說,他們會是第一批被港府針對的人。其中一個很關鍵的點是,國際社會將如何應對這一問題。我希望外國政府可以給予這些情況更多關注,或採取更多行動。香港政府已變得越來越像中國政府,這是令人擔憂的。」

在港人社群製造寒蟬效應

鄺頌晴自2015年起便活躍於香港的民主運動。她除了發起反對俗稱「網絡23條」的修訂草案,並在2019年「反送中」運動開始後,陪同目前被關在監獄的香港社運人士黃之鋒到德國,進行相關的國際遊說行動。

鄺頌晴認為,她與家人的經歷,肯定會在港人社群製造寒蟬效應。她說:「人們在說什麼、做什麼、或與家人聯繫前都要三思。他們也許會停止跟仍在香港的家人討論政治。在香港2020年實施國安法後,中國政府確實嘗試收緊對香港的控制。」

她也舉例,總部位於歐洲的人權組織「保護衛士」,9月曾發佈的一份關於中國海外警察服務站的報告,表示這個趨勢顯示這不僅是關於中國警察在海外的服務站,而是關於一個中國政府所控制的跨國鎮壓網絡。她告訴德國之聲:「由於中國正在把長臂擴展至其他國家,所以每個人的自由可能也會處於危險中。」

日本明治大學的潘嘉偉指出,若部分海外香港運動人士覺得,他們應該不會回到香港,他們可能像流亡英國的香港運動人士羅冠聰一樣與家人斷絕關係,透過這樣的方式去保護仍在香港的家人。他告訴德國之聲:「這種作法與不少海外中國活動人士的做法很類似。他們也透過斷絕與在中國家人的關係,來嘗試保護家人。這是海外香港活動人士未來需要面對的情況。」

「他們無法讓我沈默」

鄺頌晴向德國之聲表示,由於自己投入各種運動已有10年,若她會因害怕或受到威脅而放棄長期經營的職涯,那她應該早就不做了。她說:「我認為我只是在做正確的事情,我將繼續做下去。他們不會讓我沉默,他們也無法恐嚇我。若恐嚇真的有用,那他們的策略早該奏效了,中國也不會有那麼多異議人士。」

鄺頌晴也補充道,她的個人經歷表明,數位安全對海外港人來說非常重要。她說:「你必須真正採取措施來保護自己與周圍的人。雖然這些做法並不完美,也不一定能保障你的親人免受一切傷害,但它們肯定有幫助。」

而她也呼籲各國政府關注她的個人遭遇,並意識到中國曾在別國的領土進行非法綁架。鄺頌晴說:「他們必須針對這些事情採取行動,對做這些事的人進行調查、將他們驅逐出境,或不再發放簽證給這些人。」

© 2022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