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楷新書 連戰:總統要換咱台灣人做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
許世楷新書 連戰:總統要換咱台灣人做

許世楷新書 連戰:總統要換咱台灣人做.

許世楷新書 連戰:總統要換咱台灣人做

新頭殼newtalk 2012.12.16 林朝億/台北報導

前駐日代表許世楷新書「許世楷與台灣認同外交」近日將由吳三連基金會出版。他在高中3年(師院附中)、大學(台大政治系)都與連戰同班。回憶起高中時代的連戰曾說出,「總統將來換我們台灣人來做」,到後來說出「我是純粹的中國人」,他在新書裡感慨說,「或許人本來就是會變的吧。」

以下是許世楷新書部分內容摘要(許世楷以第一人稱敘述):

在師院附中剛好和連戰同班,我們是第「24」班。記得上學第一天,我用台灣話和同學打招呼,想找台灣人,竟一個都沒找到;後來才發現全班三十幾個男生只有我和宋正弘、連戰是台灣人,有5、6個女孩子,有個女生黃金鑾是苗栗黃運金律師家族的人,其他都是外省人。

那時連戰和我算是好朋友,他常說:「我們這班有三個台灣人」,我故意開玩笑說「兩個半!」因為他的母親趙坤蘭是出身瀋陽的旗人。

不知道為什麼,附中的外省籍太保學生很喜歡修理連戰。我們另外兩個台灣人會用台語罵他們,很兇,他們反而不來招惹我們,還說:「河水不犯井水」,也因此連戰和我們比較接近。

高二期末考的一天,下午第一節課後,操場鬧哄哄,原來是宋正弘為了連戰,找外面的學生進高三畢業班考場拽出那群太保外省學生修理,校方找來警察,我聞訊趕去時,宋等一群人已被警察抓到大安分局。於是,我去找連戰,要他找連震東出面為宋正弘求情。他說好,但後來事情並未好轉,宋正弘從此就沒來上課,也不知去向。直到1992年10月我以黑名單身份返台消息見報後,宋正弘那時已是九州產業大學藝術學部教授,他到東京來找我。

談到學習數學,連戰的理解能力不如我,但記憶力驚人。例如:我們去同學家,他看人家牆壁上掛的詩匾能過目不忘,因此他雖然遇到不能理解的數學,考試時就用背的,成績也不錯。

下午兩點半放學後我們常一起去西門町看電影,一次經過總統府時,他說:「總統將來換我們台灣人來做!」他這麼說,我不敢回應,那時代這種事情很敏感。但我認為他是真心的,感覺到他父親在外省人集團中工作也很辛苦。

一次新年時,我去連戰家,他父親穿得很正式要出門,我問他:「去哪?」他以諷刺口吻回說:「朝覲」。很多年後,我聽到連戰說:「我是純粹的中國人」,心裡感觸很深,或許人本來就是會變的吧。

現在我碰到他時,仍稱呼他「阿戰」,但有同學反映說和他一起打高爾夫球時,如果喊他「阿戰」,他周圍的侍從就會過來囉唆要人改稱「院長」或「副總統」;如果球打進樹叢裡,侍從直接去幫他找球幫他放在球道上,他一聲也不響照常打,此取讓球友們很無奈,或許他和另外一種人在一起久了改變了吧!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