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加速東升西降

·3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擔任副總統時曾勸歐巴馬不要再把大量美軍隊投入阿富汗這個「危險泥淖」,如今他欲從泥沼脫身卻付出慘重代價,讓美國威信嚴重損耗,中國則在看美國笑話之餘,籌謀展開新的地緣政治攻勢,以期擴大在阿富汗及周遭地區的影響力。

拜登堅信美國當前戰略部署的重點是針對中國,這加強了他撤軍的意向,但過程中的無能表現卻使中國先坐收漁翁之利。中國輿論將阿富汗撤退視為「美國霸權衰落的轉折點」,網路上民族主義情緒非常澎湃。新華社更說美國倉皇撤離「映照的是帝國最後的黃昏」。

輿論亢奮,官方奮進,大陸外長王毅應約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通電話,就阿富汗局勢及中美關係交換意見。王毅告訴布林肯,中方願與美方溝通對話,推動阿富汗問題實現「軟著陸」。王毅還分別與巴基斯坦、土耳其外長通電討論阿富汗局勢。美國在阿富汗問題上一籌莫展,只得求助中共,中國儼然也取代美國過去的角色,對亞西地區的國際情勢發揮主導作用,有序推進阿富汗形勢邁入良性循環。

美國介入阿富汗20年,最後落得倉促撤軍的可悲下場,當美國求助於中共時,在氣勢上已經矮了一截。王毅藉機教訓美國,指事實再次證明,把外來模式生搬硬套到歷史文化及國情截然不同的國家水土不服,最終難以立足;用強權及軍事手段解決問題只會使問題越來越多。確實如此,美國綜合實力仍然是全球獨霸,但自阿富汗撤軍顯示已經風華不再,若仍依照自己的價值觀,霸道地在世界各地干預他國內政,必將重蹈覆轍,並折損國力,給中國加速迎頭趕上的契機。

美國削弱了國際領導聲望及其在中國以西邊緣地帶的影響力,但也可能造成新的地緣政治危機和安全風險,未來極端分子或是恐怖組織可能利用阿富汗在中國的側翼重新集結。另外,美國撤軍的一大效益是,可讓美國將自己的心力和武器裝備轉向亞洲,加強與中國力量的抗衡。美國終於從一場處於地緣政治邊緣而註定打不贏的戰爭中脫身,結束在阿富汗的軍事徒勞,可以騰出資源集中到與中國的長期競爭上。中國勢將承受更大的壓力。

對美國而言,脫離阿富汗可能是短空長多的,而中國如果不能善處塔利班政權,則可能有苦頭吃。塔利班雖向中國表示善意,但其保證能否兌現,卻有待觀察。尤其阿富汗領土會不會被用作在中國境內發動恐怖襲擊的集結地?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能否在阿富汗順利推進?在在都是疑問。中國雖有意填補美國撤軍形成的缺口,但前車之鑑歷歷在目,所以北京對於介入阿富汗政經事務不能不抱持謹慎態度。

阿富汗收留恐怖組織把美國拖入反恐戰爭20年,在虛擲巨額家財後拖著疲憊步履離開,為「西降」的走勢提供了加速器。「東升」中的中國喜獲擴張影響力的良機,在塔利班政權亟需國際連結之際,創造了促其邁向善治的運作空間,也為運用阿富汗這塊戰略要津追求地緣政治與經濟利益的良機。美國落魄而撤,中國乘虛而入,在一退一進之間,世界逐漸進入「後美國時代」,而中國取得與美國並駕齊驅地位的時代隨而隱然浮現。歷史性的轉折點於焉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