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秋鬥軟趴趴 管教萊劑美豬進不得也!

·6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秋鬥軟趴趴 管教萊劑美豬進不得也!
陳朝平》秋鬥軟趴趴 管教萊劑美豬進不得也!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由50多個來自勞工、環保、消費者、食安、反迫遷等團體發起、參與的秋鬥遊行,星期天下午在凱道登場,現場據稱有超過五萬民眾,高聲呼喊,要求蔡英文總統撤回開放萊豬進口的行政命令、行政院長蘇貞昌下台負責。

國民黨參與秋鬥遊行,動員人數超乎預期,也讓黨內信心大增。有媒體評論,這回,國民黨找回革命黨榮光!

沒錯,就動員人數而言,國民黨此番「搭便車」參與秋鬥,似乎頗能一新眾人耳目,但就綜效而言,國民黨距離一個有戰鬥力的在野黨,還有好長長的路要走呢!

第一,這次秋鬥議題太複雜,又是反毒豬(萊劑美豬)、又是中天撤照涉及的言論自由、又是勞保年金問題、又是環保、又是土地等等,議題過多,難得聚焦,參與遊行的50多個團體,各吹各的調,樂得民進黨在旁風言風語,說甚麼會「尊重人民集會遊行的自由。

對於相關團體的訴求,執政團隊會謙卑傾聽,也會與人民持續溝通」,猛吃秋鬥的豆腐!總統府真要懂得謙卑傾聽,五萬人幹嘛頂著秋老虎,上街遊行抗議?不就是苛政猛於虎嗎?

第二,新冠疫情延燒近一年,執政黨資源一把抓,危機時刻,富者越富,窮者越窮,疫情沒延燒前,兩岸情勢已然緊繃,往日最支持國民黨的中產階級,此刻已淪落為下流階層,中產階級搞遊行、搞示威,機會成本最高,等到淪落到下流階層時,怕是連參與都有氣無力了。

這就是國民黨搞群眾運動永遠搞不過民進黨的關鍵。何況,如今的國民黨,少了一呼百諾、一呼萬應的領袖人物,還小心眼地防著某人藉機復辟,防著某人竄上位,又如何能重現18年、19年凱道的盛況?

第三,往年秋鬥的主角—勞工,活在疫情蔓延中,求生難、難於上青天,哪有閒功夫去參加秋鬥?就算有心支持,瞧那五花八門的議題,人言人殊,誰能挺勞工挺到底呢?

第四,參加秋鬥的各團體和政黨,唯一的共識只有反對萊劑美豬進口,但是,反對歸反對,各團體反對的理由和主張的政策,卻大不相同。

不說別的,國民黨對進口美豬的態度是甚麼?民眾黨的主張又是甚麼?保證民眾霧煞煞!

如此一來,一心一意要人民吃毒豬的執政黨,很容易就各個擊破,上街遊行,不過就是讓民進黨躲在冷氣房裡,繼續冷笑,看秋鬥的笑話罷了!

第五,關於言論自由的議題,參與秋鬥的群眾當中,應該只有極少數人感興趣。而這極少數人當中,無論平日發言還是現場發言,翻來覆去,沒啥新意,有氣無力,很難喚起民眾的關切。最重要的是,誰相信靠一場遊行,就能讓執政當局幡然悔悟?

第六,執政黨已經在控制言論的問題上,一統天下了,剩下微弱零星的反對聲音多半是來自紙媒體,偏偏,閱讀紙媒體的人口越來越少,閱聽電視取得新聞訊息的群眾已經收編,瀏覽網頁獲取訊息的年輕群眾,多是分眾閱讀者,只要NCC不動到他們深愛的遊戲、動漫、情色、網購,中天的言論自由,藍營的言論自由,與我何有哉?

群眾運動要能有效喚醒暴虐的執政者,逼迫嘻皮笑臉的執政者改變政策,就必須要讓執政者感到「痛」!

痛到她無法承受要付出的代價!像是秋鬥這樣的玩法,像是國民黨這樣的在野法,蔡英文和蘇貞昌最多也就是貌似懺悔地跟你說聲:抱歉,我們會繼續謙卑地聆聽大家的意見。

聚焦地說,怎樣讓民進黨痛?痛到她必須收回成命,取消美豬進口的決策?以下建議,純屬幻想,聽者、信者、行者,責任自負,千萬別誣賴我教唆犯罪,有關單位,也無須查我家水錶。有言在先,勿謂言之不預。

幻想一,購置台灣豬多隻,公開徵求命名,可仿效多年前黨外新竹市長施某人每每將動物園收留隻流浪狗,以政敵之名命之。

幻想二,問政廢棄模型豬,改以實體台灣豬進場候教。

幻想三,仿戰國時代田單的火牛陣,以百豬陣、千豬陣進襲柵欄鐵絲網。

幻想四,在凱道埋鍋造飯,烹煮各色豬肉料理,並邀請蔡蘇當局各級長官蒞臨指導,請他們分辨何者是萊劑美豬,何者是核食日豬,何者是病豬?(搞不好,他們五穀不分,雞豬牛都搞錯!)

幻想五,請豬農捐贈豬糞豬尿,以備不時之需。

幻想六,立委連署,如政府堅持進口美豬,將以碳足跡為由,以及餵食萊克多巴胺違背動物生存權,進口美豬,一律加徵25%的關稅,並將此案例透過網媒及國際通訊社,昭告國際,催促WTO就開徵碳足跡稅一事,進行討論。

幻想七,透過美國在地公益組織及NGO,查證並公告美國餵食萊劑的養豬場及出口萊劑美豬的大型食品公司名字。

幻想八,組織反美豬「特工小組」,深入各進口相關環節,查緝萊劑美豬,查獲萊劑美豬的吹哨者,予以匿名獎勵。

幻想九,發動消費者全面抗爭,拒絕學童營養午餐裡有豬肉、拒絕在餐廳、夜市攤商、超商購買豬肉產品,逼迫餐廳、攤商、超商向上游施壓,再逼迫上游向上游施壓。

幻想十,實現這一幻想的機會,稍縱即去!那便是趁著美國環保部長來台時,比照1978年台美斷交,副國務卿克里斯多福來台時的示威規模,圍堵車隊、示威、抗議,並向全球媒體發聲!當然,也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向國際媒體訴說NCC撤照關台的法西斯作為!

再聲明一次,幻想,不受著作權法保障,誰要偷了我的幻想去幹不該幹的事,與我無關。

我無權追訴那些偷了我幻想的「畸夢君子」,也不能確認究竟誰的幻想在先,反正,思想無罪,綺想無罪,畸念無罪,付諸實行,果若有效,我也不邀功!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