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滴滴IPO即遭下架 涉中美國安博弈好戲才剛開始

·5 分鐘 (閱讀時間)

大陸最大的網約車滴滴出行才剛在6月30日於美股掛牌,上市不到3天即遭到大陸官方以網路安全審查為由將App下架,要求進行全面整改,此一財經史上前所未聞的事件引發市場高度關注與猜測。滴滴出行赴美IPO過程原本就存在許多怪異現象,加上它的股權結構特別,上市時機相當敏感,最終導致北京決定以國家安全為由對滴滴出行「卡脖子」。這宗高達7百多億美元的赴美上市內情極不單純,與北京之間還會爆發很多精彩的博弈過程,好戲才剛開始,未來值得持續關注。

滴滴出行是在上市第2個開市日即受到通知進行網路安全審查,第3天即被中國網絡安全審查辦公室(網信辦)以「嚴重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資訊」為由將其大陸的App下架,並要求嚴格按照法律要求認真整改。誠如外界議論所稱,滴滴出行掌握有5.5億名用戶的交通出行訊息,表面上看起來是為保障個人與涉及國家安全各類人員的個資,以及相關地圖建物資訊落入美國手中,但還有其他內情涉及多項疑點值得仔細推敲。

首先,在用戶數據上,滴滴不需要以交出用戶數據給美國政府為條件才能赴美上市,對這類公司的數據庫,中國政府一直都管得很嚴。而且按規定,陸資企業赴美上市也需要經過大陸監管部門審批,但是今年5月美國通過《外國企業問責法》後,在美上市公司可能會被證券或金融監管機構要求提供相關數據進行查核,這便難以消除大陸官方對數據安全的擔憂。但不少專家認為,要讓數據無法轉移出去的方法很多,加上滴滴的使用者極少有高層政府官員或是涉及機密工作的人員,以網路數據安全為由恐怕只是個藉口。

熟悉內情的內部人士對媒體透露,大陸對滴滴IPO不滿,主要還是它選在美中關係高度對抗的極敏感時期赴美上市。北京已多次溝通與勸誡,不希望在滴滴在目前的時機赴美上市,且監管部門此舉亦非針對滴滴,因為自2018年以來已勸說多家知名網路相關企業放棄赴美上市,例如阿里巴巴、京東、攜程、美團等,至今已至少有13企業到香港進行2次上市,其中絕大部份都是在網路消費、資訊科技、醫療保健等新技術公司的龍頭企業。

不過,滴滴不僅不理會勸,還刻意選在中共慶京建黨百年黨慶前一天赴美上市,似乎是要趁著北京忙於黨慶之際造成既成事實。北京的反應也是雷霆萬鈞,滴滴IPO首日交易後,隔天就對滴滴進行網路數據安全審查,第3天就公告其「嚴重違法違規」收集與使用用戶數據,全面下架其App,既不給滴滴面子,也不給它喘息機會。大陸官方媒體稱,「對這種傲慢並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為,需要給予嚴厲警告和懲罰」。許多分析人士也因此預期,滴滴受到的懲罰將會遠超過阿里巴巴。

這次滴滴赴美上市還有許多非比尋常之處,也令人覺得怪異。例如,IPO這麼重要且風光的場面上沒有安排敲鐘儀式,沒有對媒體發通稿,甚至連媒體發佈會都沒有辦。感覺上像是偷偷摸摸上市、暗地裡圈錢,這麼低調是想在7月1日中共百年黨慶之際避免引起美國股民反感?還是要避免引起北京的注意?頗值得仔細推敲。

許多分析認為滴滴根本打算赴美上市圈錢後就要落跑,從其大股東結構來看,最大股東是持股21.5%的日本軟體銀行,美國優步(Uber)持股12.8%,創始人兼CEO程維持股7%,騰訊持股比例為6.8%,滴滴總裁柳青(聯想集團創辦人柳傳志的女兒)持股1.7%,高級副總裁朱景士持股低於1%,其他董事與高級管理人員持股合計10.5%。合計起來外商持股超過1/3,如果再加上IPO後的外國股東,可以說完全是個外資主導的企業。軟銀派任董事松井健太郎(Kentaro Matsui)在先前已明確表達辭意,外界懷疑軟銀可能會在IPO後出脫持股。

滴滴上市過程除了無聲無息之外,還有令人驚訝的特點,即從遞交上市申請到IPO,總共只花了20天。相較於其他IPO案,從提交給證監會文書、金管局與法律人員審查、再到通報註冊並完成招股說明書,加上路演與監管機構批准,整個過程繁瑣至少需要4個月,但滴滴卻能在20天內完成。簡直是一路通行無阻,連最難搞的證監會都綠燈全開,尤其是在現階段美中關係下,對象又是陸企,這種離譜的速度不得不令人起疑:難道有什麼超級有力的單位在背後推動?

最後,還有2件事比較有趣並值得追查:有眼尖的人士在滴滴的董事會成員中找到一名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的48歲退役軍官Adrian Perica,他曾在高盛與德勤任職,還加入過蘋果公司負責軟硬體技術整合,其身份與經歷亦啟人疑竇。此外,2017年滴滴為了業務需要,由其旗下的滴圖科技向政府申請並獲批全國高精地圖測繪牌照,至今已進行了將近5年時間,而這張執照所能獲得的精確地圖資料並非一般經過調整的商用圖資,如果要洩漏什麼與國家安全相關的訊息,除了用戶出行數據與個資之外,精確地圖也是極重要的數據。北京如果照著這方向打下去,看來滴滴很難招架,至於未來如何妥協與退場還很難預料,未來雙方的博弈必然會很精彩,值得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