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2個月總統對8年總書記 美中外交高層會談3個看點

盧伯華
·4 分鐘 (閱讀時間)

即將在下周展開的美中外交高層會晤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最大、最受矚目的動作,其結果將影響拜登政府未來4年任內處理對中國關係的節奏與方式。由於中國政策是美國現在最關注的議題,美方為此做足各種外交上的算計與動作,令人眼花瞭亂,反倒是中方「以靜制動」的回應讓人感受到習近平似已胸有成竹,這也充份反映出一位做了2個月的總統與一位幹了8年的國家主席的初次交手態勢。

這次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與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聯手外交出擊的做法,在美國外交史上相當罕見,由於中國議題對拜登政府的重要性極高,拜登政府也做了精細的安排。這些外交大戲大致可以從3方面觀察:參與主將人選、會晤地點、形勢營造。

首先,從人選上看,國務卿加國安顧問的安排,大概除了總統本人出馬之外,已經找不到更強的外交組合。在新總統剛上任就擺出此種陣仗,也是自冷戰結束以來唯一的一次。其時機更是拜登政府剛開始施政之初,有為未來4年美中互動方式定調的盤算。而中方派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外事工作委員會主任楊潔篪以及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是中共外交工作最高官員。這樣的外交對陣已無退路,因為再上去就是主帥出場,幾乎所有外交事務都得在此解決。若能解決,主帥出面收割成果,如果這組「2+2」高層官員解決不了,也就沒有別人能解決,那就只能丟給下面的官員再去慢慢磨合並等待時機。

其次,是會晤地點的安排。本次會晤選在阿拉斯加首府安克拉治,幾乎可以確定是美方的安排,一方面以低調的方式遠離華盛頓與北京兩個政治中心,二方面也淡化主客身份界限。此一地點雖說是美國本土,卻較遙遠偏僻,外媒認為它相對是較為「中立」的地點,也看得出來雙方對此次會晤並沒有較高的期望。去年6月美中關係處於高度緊張時,楊潔篪與前任國務蓬佩奧選在夏威夷舉行的外交對話,就是相類似的安排。

再者,形勢營造是本次拜登外交出擊的最重要主題。從日期設定來看,美方是在布林肯與國防部長奧斯丁亞洲之行之後會晤中方外交官員,而要求中方在時間上配合,擺明了是美方要炒熱與亞洲韓、日2國進行外交加國防的安全會談,形成外交聲勢再來壓制中方。有如角頭老大叫來幾個嘍囉吶喊助威,再登堂與對手較勁。而在美中會談的同時,奧斯丁還要前往中國的宿敵印度與其國防部長辛格會談,美方動作之多,顯示其設計外交場景極盡算計之能事。

美國白宮發言人薩琪的發言也刻意突顯美方的高姿態,她強調「本屆政府與中國官員首次會晤應在美國領土上舉行,這對美國來說很重要,而且應在我們與亞洲和歐洲的夥伴和盟友會晤並進行密切磋商後舉行。」硬是要把中國排在美國的盟友與夥伴之後。布林肯的談話更是高得有如雲霧飄渺,他指稱這次會晤「不是重返以往美國政府所用的定期高階對話」,「美國此刻無意進行一系列後續的接觸,未來繼續與中國接觸的前提是要看到中國在有關的問題上有切實進展與成果」。

大陸外交部發言人指稱這次是「應美方邀請」所舉行的「中美高層戰略對話」,與布林肯的說法顯然大相逕庭。分析人士認為,拜登政府的高姿態極可能是對此次會晤不期待會有什麼成果,只當作是拜登政府處理美中關係的開始,聲勢搞大些,沒有設立特定議題,也不打算有什麼實質外交收穫。所以故意把姿態拉高,以免遭到國內高漲的反中聲勢的批評。

整體而言,美國叫來幾個嘍囉敲鑼打鼓助陣,還搞得處處箭拔弩張,反倒讓人覺得美方刻意拉高的姿態有些外強中乾且缺乏自信。中方的低調與靜默或許是對新上任的美國總統表達善意,讓拜登政府在執政之初有自拉自唱並表現強硬態度的機會,以營造未來良好互動的基礎。否則,就一個已經穩穩執政8年的政治強人來說,連美國的超級無賴總統都應付過去了,不至於這時還應付不了這位只幹了2個月總統、還為國內疫情焦頭爛額的穿西裝公子哥兒吧?北京先禮讓一手,看來對美中關係已是胸有成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