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謝志偉跨海出征郭正亮,誰是中共同路人?

·7 分鐘 (閱讀時間)

首批BNT順利抵台,在全台預約塞爆的同時,「曾為同溫層」的駐德代表謝志偉與前立委郭正亮你來我往三回合的鬥嘴鼓,成為另一個熱議擂台,謝、郭之辯,固為「BNT番外篇之茶壺裡的風暴」,但事涉「台灣價值」之核心,却逼仄而真實地反應了台灣的內外處境─某些人的「台灣價值」聖杯,成了丈量某些人忠誠的壓力源,而對「台灣價值」的不同解讀,竟成了內外皆難團結的根源。

BNT最艱難時刻,謝志偉發文嗆張小燕製造仇恨

謝志偉捍衛「台灣價值 」的鬥性堅強,無庸置疑,別的不談,就談疫苗,三個月前的六月初,藝人張小燕臉書發文,「別再刁難了,台灣人的命也是命」,當時正是疫情三級警戒的高峰,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表達採購並捐贈BNT的意願,從此展開一段波折起伏的爭取政府授權之路,張小燕的「跪求圖」,被謝志偉隔海痛駡,「在台灣製造仇恨」,一砲打到「當初很多大陸人逃到台灣,反而讓很多台灣『死無葬身之地』」。

這是謝志偉極其特殊的政治性格,駡人之前從不忘闡述他的父親也是一九四九南渡之人,他以父親對比其他人的忘恩負義;謝志偉三駡郭正亮,同樣不忘闡釋他從「台灣屬於中國」走向「台灣就是我國」的「台灣認同轉變過程,意在言內地指責郭正亮「和中國同溫層攪在一起」,聯手打擊台灣,這也是為什麼郭正亮反擊,「辯論不過就抹黑」,畢竟被駡「中共同路人」或「中國同溫層」,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謝志偉和郭正亮孰是孰非,在台灣兩極好惡架構已成之際,兩方各有支持者且基本不容說服,從謝志偉的角度,除了他個人鬥性堅強之外,有一點國人必須理解的是做為第一線外交官,他們是在「前線對匪作戰」最激烈的人,若論「中共打壓」,他們肯定是冷暖自知之中感受最冰寒的一群;其次,和出征張小燕不同,這次謝志偉是「被動反擊」,因為郭正亮嘲諷爭取BNT,政府無功,當然包括不認識BNT的CEO的謝志偉,為此謝志偉還要澄清他固然不識CEO,却有代表BNT窗口的董事與他連絡,並以此指控郭正亮「造謠以附和中國同溫層」,謝志偉的「委屈」可以理解却有點好笑。

20210316-平論無雙 郭正亮.png
20210316-平論無雙 郭正亮.png

前立委郭正亮批評蔡政府的疫苗政策,被駐德代表謝志偉反嗆「迎合中國」。

蔡英文華麗轉身,爭辯誰卡BNT意義不大

首先,郭正亮或其他類似批評的重點,不是謝志偉無功,而是「政府不必爭功」,畢竟從頭到尾「卡」BNT的自總統以降到指揮中心的指揮官、專家小組或一缸冷嘲熱諷BNT的民進黨公職,謝志偉還「卡」不上邊;第二,在這一波疫苗爭戰中,駐外人員應該都無人能置身其外,否則東歐三國何來一萬、二萬、三萬劑的捐贈;第三,駐外人員的渾身解數,都不保證有好的結果,國人是可以理解且不強求並致上最高敬意與謝意的,比方政治上最被國內政情干擾並被批評最兇的駐日代表謝長廷,爭取日本捐贈超過三百萬劑AZ來台,不論前後參與爭取的各路人馬有多少,謝長廷只用送AZ上機的一身背影說明一切,如果謝志偉放下此前糾結的「都是中國阻擋BNT」的政治論述,感謝郭台銘親身搶貨,這一切「鬥嘴」,,就算畫不下句點,火也不必燒上己身。

至於BNT來台的障礙,到底是中國還是台灣自己的政治正確?已經又成為兩極好惡彼此不能說服的爭議,辯論其實沒有太大意義,畢竟政府已經「華麗轉身」,放棄堅持三個月的「不要復必泰標籤」,事實說明一切,就像六月初無數民進黨公職貶抑上海復星代表的BNT,蔡英文於總統府內接見鴻海和台積電拍板允許企業捐贈疫苗後,民調回升;BNT能提前抵台,不論功勞在誰,蔡英文的民調又有了回升的轉機,對政府「轉彎」之高段數不以為然者,也莫可奈何,還得感謝蔡英文在最後關頭能轉彎,否則從此一路「高端到底」,陷苦等疫苗的民眾叫天不靈叫地不應的險境,豈不是埋下一顆重磅的「防疫地雷」,且以人命安危為代價。

20210427-台灣民意基金會舉行「國際形勢、兩岸關係與台灣政局」四月全國性民調發表會,圖為游盈隆教授發言。(蔡親傑攝)
20210427-台灣民意基金會舉行「國際形勢、兩岸關係與台灣政局」四月全國性民調發表會,圖為游盈隆教授發言。(蔡親傑攝)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被掃到颱風尾,他以八個字「寧為芳草不為蕭艾」回贈謝志偉。(蔡親傑攝)

高端不是台灣價值,連低標都談不上

回到謝志偉與郭正亮的「台灣價值」之辯,如果要把疫苗做為「台灣價值」的指標之一,高端疫苗肯定不會是標準,甚至連低標都談不上,高端疫苗的問題從頭到尾和台灣價值無關,嚴格說來甚至違反台灣價值,因為一不科學─未經三期且二期未滿就得EUA;二不民主─審查過程全黑箱,即使公布去識別化會議紀錄,都不能解釋為什麼十七位專家對其保護力的質疑,最後成了「有條件通過」的依據?台灣需要「戰略疫苗」,但必須是符合科學專業程序的疫苗,而不是端不出去與國際疫苗一較高低的半熟疫苗。

至於郭正亮批評謝志偉是不是台灣價值?從某種程度而言,服公職者不可能免於被批評,因為台灣價值的核心不是台獨而是民主,民主的定義是政府受監督,而非官員駡民眾,而爭辯兩岸關係─包括要用什麼態度與中國爭取BNT,當然也是民主;做為外交官,忍辱負重是最重要的使命之一,既要在前線「對敵作戰」,還要防後方飛過來的明槍,的確令人難以忍受,但老是隔海把矛頭對準國人,終究不是外交官的任務,何況國人真沒看到謝志偉如何鬥中國?倒是老把國人鬥成中共同路人。

為了反擊郭正亮,自證「忠誠」,謝志偉指控郭正亮「迎合中國」,颱風尾還掃到對蔡政府疫苗政策以民調數據為基礎提出批評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懷疑游是為了「私仇」?前者是不可承受的紅帽子,後者則是小眉小眼的誅心之論,游盈隆沒生氣,反倒極其冷靜地點出「知識份子」與「政府官員」角色不同,並以「寧為芳草,不為蕭艾」八字相贈,謝志偉聽不聽得入耳,不得而知,可以確信的,江湖不遠,重逢有期,朝堂之上為高端唱和護航者已多如過江之鯽,打了兩劑AZ的謝志偉,實在不必再隔海口頭爭勝權當這一鯽,畢竟疫苗政策非關政治正確,而是關乎民命安危。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夏珍專欄:蔡英文為高端謊言付出的代價
相關報導》 風評:蔡英文硬扶上牆,高端還能神氣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