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超賢觀點:葉門前總統薩利赫的戀權自害

馬超賢
風傳媒

75歲的葉門前強人總統薩利赫(Ali Abdullah Saleh)4日在首都沙那(Sanna)市郊遭到獲伊朗支持的叛軍「青年運動」(Huthi,又稱「胡塞武裝」)追捕後擊斃,「青年運動」首腦並稱這是「葉門歷史上的特殊日子」。

薩利赫支持者與青年運動自11月29日起在沙那持續交火。據紅十字會表示,已知6天內至少有125人喪生,238人受傷。

薩利赫與「青年運動」是同盟反目,但回溯歷史,雙方原本就是敵對關係,只是在面對共同敵人時才結成了同盟。

葉門什葉派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AP)
葉門什葉派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AP)

葉門什葉派叛軍胡塞組織(Houthis)(AP)

「青年運動」首任領導人胡笙.胡塞(Hussein Badreddin Al-Houthi)於2004年領導什葉派武裝組織起義,同年9月被時任葉門總統薩利赫的軍隊擊斃。

此後,胡笙.胡塞的弟弟阿卜杜馬力克(Abdul-Malik)領導的「青年運動」繼續與薩利赫政府處於敵對狀態至2010年。

2012年2月,執政超過33年的薩利赫在大規模示威聲中下台,沙烏地阿拉伯支持的副總統哈迪(Abd-Rabbu Mansour Hadi)當選新一任葉門總統。

哈迪上台後,「青年運動」多次與支持哈迪政府的軍隊衝突,並在衝突中與希望重返政壇的薩利赫結盟。

2014年9月,「青年運動」武力奪取沙那,佔領葉門南部地區,迫使總統哈迪前往沙國避難。2015年3月25日,沙國等10餘國對「青年運動」發起「果斷風暴」(Operation Decisive Storm)大規模軍事行動。從此,「青年運動」與薩利赫組成同盟對抗沙國等國聯軍。

葉門自2015年爆發內戰後,飽受饑荒、霍亂之苦,近日沙國宣布封鎖葉門海陸空,救援物資難以進入,更是雪上加霜。(美聯社)
葉門自2015年爆發內戰後,飽受饑荒、霍亂之苦,近日沙國宣布封鎖葉門海陸空,救援物資難以進入,更是雪上加霜。(美聯社)

葉門自2015年爆發內戰後,飽受饑荒、霍亂之苦,近日沙國宣布封鎖葉門海陸空,救援物資難以進入,更是雪上加霜。(美聯社)

2016年7月,「青年運動」與薩利赫領導的「全國人民大會黨」(General People's Congress, GPC)組成「最高政治委員會」,同年10月成立所謂「救國政府」,與哈迪領導的政府分庭抗禮。

然而,這個聯盟從成立之初就被看作是「青年運動」與薩利赫的互相利用產物,二者在權力分配等方面一直存在爭議。

今年9月,「青年運動」宣佈任命「軍隊指揮官」、「財政部長」等要職,薩利赫隨後拒絶承認「青年運動」的單方面任命。「青年運動」9月13日指責薩利赫站在沙烏地一方,並威脅解除其與薩利赫之間的政治、軍事聯繫。

11月29日,薩利赫支持者拒絶「青年運動」進入薩利赫清真寺慶祝第二天的伊斯蘭教聖紀節。此後,薩利赫控制的共和國衛隊與「青年運動」一直有零星交火。12月2日,雙方正式決裂,衝突升級。當地居民說,雙方動用了坦克等重型武器。

當地時間4日中午,薩利赫接獲「青年運動」欲逮捕他的情報後,急忙召集親信,分乘4輛4輪傳動車,朝沙那南郊外的部落根據地急駛,途中遭到「青年運動」的成員以榴彈砲攻擊,薩利赫被拖出車外後頭部中彈喪命。同行的GPC秘書長佐卡(Arif Al-Zouka)及其副手阿瓦第(Yasir Al-Awadi)亦遭擊斃,薩利赫的兒子則下落不明。

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聯軍隨即對沙那的總統府等要塞進行空襲,而哈迪政府的軍隊亦調派精銳部隊向沙那進軍,前往沙那和周邊地區支援反「青年運動」力量,葉門的局勢加速惡化。

薩利赫勢力是否能重整並有效反擊攸關未來葉門的走向,而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朗的博弈確定會繼續下去,可憐的葉門百姓不知還要受多少苦?

*作者為前台北清真大寺教長

相關報導
斬草除根!才剛宣布投靠沙烏地阿拉伯 葉門前總統薩利赫慘遭叛軍炸死
葉門內戰》阿拉伯之春的不死鳥!前總統薩利赫投靠沙國,叛軍陣腳大亂
2000萬人無糧可炊!葉門陸海空遭封鎖 恐釀全球規模最大饑荒
「這是侵略!」首都機場險遭飛彈痛擊 沙烏地阿拉伯指控伊朗搞鬼
不歡迎來自北韓的你!川普再推新版旅行禁令 禁止北韓等8國公民入境
大國競逐現代化無人機作戰 中國解放軍後來居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