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博》主委流的是什麼淚?

·3 分鐘 (閱讀時間)
黃文博》主委流的是什麼淚?
黃文博》主委流的是什麼淚?

【愛傳媒黃文博專欄】主委流淚了,溫情地指著台下罹患肺腺癌的友人,印證減碳的重要,暗指藻礁與接氣站必須二擇一的必要。

很感人。經過那麼多年,你我身邊不乏罹患肺癌與肺腺癌的親友,卻從未聽到政府高官因此而落淚,因此而檢討魯莽躁進的能源轉型政策,因此而降低燃煤發電,因此而理性考慮核電的階段性替代角色,更別說因此而為了「選舉效益優先,大眾健康再說」向人民謝罪。

所以,主委的眼淚,可能是政府心軟的第一滴淚嗎?如果是真的,我們的肺還有希望不會太快被廢了。

說來淒涼,執政高官的一滴眼淚,是用百姓因罹病而掉的千萬滴眼淚換來的。什麼世道?竟需黎民塗炭方能喚醒今上俯聽民瘼。

上面這段文字純粹是我過於天真的假設,你我心知肚明,不會發生!主委的眼淚,跟心軟無關,或許跟心急有關。銜命穿梭溝通,急著使命必達後漂亮覆命。

急什麼?當然急,綠能遙遙無期,燃煤加燃氣占八成,才能呼攏實踐非核家園口號。至於廢核的代價是廢肺?不重要啊。

你的肺會廢掉,可能是你生活習慣不良,可能是家裡沒裝熱交換系統,最可能是因為對岸吹來的烏煙瘴氣。

政府都盡力提高天然氣發電、減少燃煤發電了,就像在一大塊老鼠藥裡揉進一小塊靈芝,都做到這樣了,你還要說是錯誤能源政策廢了你的肺嗎?太刁民了吧!

主委的眼淚,若是為了每年增加一萬多人的肺癌患者所流,我感動。敢在政府高官中第一個為罹癌民眾流淚,我佩服,是條漢子。

但是,上面這段文字好像又是我不切實際的想像。主委的眼淚,似乎沒有那麼博愛,應該沒有那麼濫情,更不會那麼輕彈啦!

主委的眼淚,讓我想起魯伯特之淚(Prince Rupert's Drop),這一顆滴入水中自然形成的蝌蚪狀玻璃,頭粗圓,尾尖細,具有極端的物理性質。

朝粗圓頭部近距離擊發子彈,子彈碎裂,但玻璃完好無缺。朝尖細尾部輕輕施壓,整個玻璃瞬間粉碎。同一顆玻璃淚珠,一端看似無比堅強,另一端則異常脆弱,矛盾併存。

主委的眼淚,同樣矛盾併存。一端不捨友人罹患肺腺癌,感性溫情。另一端堅持擁護魯莽躁進的能源政策,頑強固執。

現今執政高官,頗多具有此種矛盾併存的特質。例如水果外銷大陸,一端不捨龐大的大陸市場,連詛之咒之的兩岸貨貿協議都不願廢掉,牢抱不放。

另一端對大陸提出的產品品質疑慮,幾乎一律反射性地自我防衛,斥責、反駁、嗆聲,一副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強硬姿態。左看他們,像極了精算商機的商人,右看他們,則像極了拋利就義的志士,真的非常魯伯特之淚!

我從來沒想到,物理領域的魯伯特之淚,竟能在台灣獲得實證。

令人傷感的是,執政當局比比皆是的矛盾併存施政,製造出一顆又一顆的魯伯特之淚,這些不穩定的淚,隨時有瞬間粉碎的危險。

面對魯伯特之淚政府,平民百姓也只有搖頭掉淚的份了。

作者為資深品牌專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摘錄自品牌原來如此,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