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劉宜君】人生很貴,不要浪費:給網路霸凌者與受霸凌者

劉宜君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科學學系教授兼院長

隨著即時通訊與社群媒體的發達,在不受空間與時間的限制,以及能匿名的特性下,出現一群喜歡對事情發表尖酸刻薄言論,而不在乎事情對錯的網民,因為這些人被認為很愛「酸人」,俗稱「酸民」,專長在極力攻擊和嘲諷不合己意的事件或對象。

韓國流行音樂女星雪莉生前飽受網民惡意攻擊,前幾天被經紀人發現在家中自縊身亡,25歲的生命就此殞落,再度引發社會大眾對於管制「網路惡評」及「網路實名制」的關注與討論。由於近年在韓國演藝圈發生類似事件的頻率較高,南韓演藝管理協會態度強硬地表示不會坐視不管,至於韓國政府也表示將制定禁止網路惡意評論的法條,視為「雪莉法」的催生。事實上,網路霸凌不只會發生在藝人身上,部分非自願性公眾人物或是校園的學生,也遭遇被認識的人或是網民語言攻擊或勒索情緒。

隨著資訊科技的日新月異,未來的社會只會更緊緊擁抱科技,人類再也回不去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類似韓國女星雪莉遭遇的社會性網路霸凌事件,未來仍可能持續發生,即使能透過加重刑罰或是事前預防減少發生頻率,或是縮小影響層面。主要原因在於網路霸凌存在著匿名特性,受霸凌者不易辨識霸凌者真實身分,因而加深網路霸凌的處理困難,在無法立即與有效介入之下,容易擴大傷害的範圍。

過去發生公眾人物的網路霸凌事件時,輿論一方面同情被霸凌者的不幸遭遇,發出不平之鳴,另一方面也呼籲公權力需要更積極地介入,例如推動網路霸凌專法或是網路實名制,惟隨著時間推移,大眾同情的情緒隨之淡化,甚至遺忘。因此,除了避免憾事再度發生外,看待此一行為的心態,也為重要的課題。

「酸民」一詞隱含著發言者的不理性、不客觀、人身攻擊等特質,也因此外人最常給當事者的安慰劑是「不要理會酸民」,但對身陷社會性網絡霸凌的當事者而言,這並非解決問題的萬靈丹。

與其要公眾人物不理會,不如以承受、接受、享受三「受」應對網路霸凌。首先要能「承受」社會輿論的雙面刃,作為公眾人物,享有公開與被關注的話語權,相對的也需要「承受」到社會輿論的多元檢視,諸多評論有客觀與主觀、正面與負面、真實與扭曲的面向,將「承受各種輿論」視為「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的人生課題。

其次是「接受」那些只敢躲在暗處攻擊的人。通常提出評論是希望個體或社會更好,但不可否認地,網路霸凌的評論常是一種刻意的負面攻擊。常言道「可惡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一個人會持續出現不正常、甚至病態的行為,背後或許藏著可憫的原因。換言之,當別人在社群媒體上給予我們評論,如果講得正確,是他浪費自己寶貴的生命,換取我們的進步,我們「接受並感謝」這些人;如果別人在社群媒體上給的評論,內容是誤解的、是刻薄的、是偏執的,我們「接受並同情」這些人竟然浪費自己寶貴的生命在我們身上。

最後是讓自己寶貴的人生,能「享受」其他更有價值與更有意義的人事物,在「承受」與「接受」之後,擺脫網路攻擊的困擾。所謂「人生很貴,不要浪費」,霸凌者不需要浪費自己人生在製造別人痛苦,不論對社會進步或是個人福祉都沒有益處;被霸凌者不需要浪費自己人生,甚至賠上自己的生命在別人製造的痛苦中。

隨著資訊科技對我們生活的影響無遠弗屆,除了言語霸凌外,經由網路形成的暴力,無論我們是不是公眾人物,都可能在我們或親友身上發生,除了依靠政府公權力介入與社會輿論維持社會正義外,我們看待此一事件的心態,或許也能自力救濟。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臺灣的社會文化太在乎有沒有用 卻從不問你開不開心
陳同佳向台灣「自首」 暗藏中國特色電視認罪的味道
不論這家企業有多麼幸福,都不能把整個人生寄託給它
美國人沒有覺青期待的那般反中,「網美」別再灌迷藥了
除了喊爽,韓國瑜還會甚麼?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