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呂建和】妹妹乖,謝謝你幫我洗澡,不好意思,我也會乖乖的!

振興醫院公關組長
呂 建和


作者為振興醫院公關組組長

杜珍近來公私兩頭燒,考慮著要不要辭職回家照顧九十幾高齡的失智老父親,自從父親幾年前車禍受傷後,身體狀況逐漸走下坡,這一兩年來開始出現異常行為,抱怨晚上睡不好,白天卻猛睡,疑心病變重,也不耐長途久坐,因此帶他出門一趟變得不容易,唯一不得不出門的時候就是去醫院回診,趁他這次回診時,將父親的狀況告訴了長期看診已熟識的醫師。

經過一連串檢查證實了醫師的判斷,她父親已罹患了老人失智症,有醫療背景的她雖心裡已有個底,但當得知的一剎那,還是眼眶泛淚,不敢在父親面前落淚,託口要上廁所,淚水不聽使喚地落下,面前的擦拭晶亮大面鏡都模糊起來了,明明人家都說她長得最像父親,像同個模子印出來的,但如今父親的記憶就像她眼前的景象一樣,漸漸變淡了,會不會有一天連她和家人都忘記了,想到這裡,杜珍再也忍不住了,在廁所裡放聲大哭起來。

擦乾眼淚走了出來,用雙手拍拍臉頰,杜珍用力擠出笑容,父親看到她就說,「妹妹你怎麼去那麼久,我找不到你有點緊張。」聽到父親的話,她又紅了眼眶,怕父親看到她紅了的雙眼,趕緊抱住他,「爸爸不怕,我會一直牢牢牽著你的。」「好好好,妹妹最乖了,我們要不要回家了!」杜珍牽著父親的手,一步一步走向停在停車場的車子,短短的路卻走得辛酸。

後來,父親的身體不斷有狀況,因為年歲大,有時不得不住院觀察治療,單身的她考量到二個哥哥有家庭和工作,便自行請假回家照顧,但出院沒多久,又有新的狀況出現,先是眼睛、心臟,後來又肺炎感染,年假不夠也請了事假,即使工作不少卻也無心,只好跟二個哥哥商量分擔照顧責任,但大部份的照顧工作還是落在她身上。

杜珍幾乎週週往返台北和彰化,有時週間有狀況還要臨時請假趕回,身心俱疲下,看到哥哥的照顧情形不如她意,不滿和怒氣全上來了,「你們可不可以多用點心,多負點責任,父親不是我一個人的,全部都是我在安排,我負擔了大部份的照顧工作,難道你們不能多付出一點嗎?」聽到妹妹這樣說,哥哥也忍不住回嗆:「你出國留學那些年,不也都是我和大哥在照顧爸媽,我們也沒讓你操心,你這樣說…」哥哥意識再說下去就要撕破臉了,而且他想想現在狀況和當時父親身體狀況好的時候不能比,杜珍聽到哥哥一番話後,也無話可說,的確哥哥們在她出國唸書時無後顧之憂,二人都沈默了,倒是哥哥先開了口,「妹妹,辛苦你了,我們以後會多擔負起照顧的工作,需要怎麼安排或做什麼,我們都可以配合。」杜珍落淚了,「哥哥,對不起!」也紅了眼眶的哥哥拍拍她安慰著。

後來,他們申請了喘息服務,但卻無法滿足照顧上的需求,父親需要的是有人隨時照看著,尤其晚上更需要有人陪伴,母親也已八十高齡了,老人照顧老人,讓母親吃足了苦頭,父親晚上起來上廁所常常跌倒,讓他有點不良於行,他們晚上都不敢關手機切靜音,總睡不安穩,一接到電話就心臟狂跳,電話中母親的聲音疲憊又著急,天未明便飛車趕回家探視了才放心,幾次下來,他們思考要申請外籍看護工,母親一開始就反對,她不習慣有陌生人在家裡,但他們是不可能把父親送去安養院的,別說他們不願意,在父親還認得他們的時候,那無異遺棄!

幾經溝通,母親才勉強同意,外籍看護工阿mei來了之後,他們不斷接到母親抱怨電話,她都不知道要叫阿mei做什麼,而且阿mei煮的菜很難吃,不只沒有幫到忙還讓她更累,他們就要回家去了解狀況,他們不敢說母親不對,卻也不能斥責阿mei,三個月下來,他們也的確發現阿mei的不適任,所以只好向仲介辭退,他們只好再度接手照顧父親的工作,等新外籍看護工的到來,只不過他們必須重新申請再跑一次流程了,還好新的仲介公司派了臨時看護過來,雖然母親抱怨,但都是些芝麻小事,菜也煮得不難吃,最重要的是把父親照顧得相當不錯。

那天,杜珍和父母親吃過了晚飯,幫父親洗了澡並安頓好,「爸,我等一下先回台北了,放假時就會回來看你!」「妹妹乖,謝謝你幫我洗澡,不好意思,我也會乖乖的,再見了!」開車的途中,杜珍哭了,一路上沒停過,到了休息站,她轉了進去,每次回台北都會在這個休息站暫歇狂吃,體重上升不少,但這次她卻沒點東西,而是好好地上了一次廁所,那是久違的解放感,天空的晚霞真的很美,她希望不是暫時的,只衷心期望著新的外籍看護工能順利接手照顧爸爸的工作!

【新聞專題】幸福安老!照護者,有你真好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春風不再吹拂香港
國民黨何不提案難民法接納港人,交社會公決?
香港《緊急法》:無濟於事的弦上之箭
已開發國家澳洲,為何老是「慢一步」?
郭台銘還是不講話的故作神秘比較好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