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嚴震生】你有指導過政治人物的論文嗎?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4 分鐘 (閱讀時間)
study education, woman writing on a paper, working wome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最近學術界朋友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有指導過政治人物的論文嗎?」高雄市長候選人李眉蓁碩士論文涉及抄襲,雖然已自動放棄學位,但是引發了許多對台灣高等教育界長期存在弊習的討論,或許因這個事件而喚起大家的學術良知,那麼也算是一個學界改頭換面的契機。

台灣學術界是一個爭議充斥的場域,以個人四分之一世紀參與其中的經驗來看,研究所及在職專班的論文確實有許多值得檢討之處。首先,教育部要求所有碩士畢業生必須撰寫論文(部分領域可以用創作品代替),沒有碩士生可以倖免。過去研究生不多,因此老師們確實有時間指導有限的學生,雖然不見得每個指導教授都與學生在口試前有多次的討論,但至少他不會因為一年要指導二、三十個學生,而沒有時間認真地看完論文。

然而,當台灣擴大招收研究所學生,特別是開設在職專班後,許多老師要負責的指導學生人數暴增,是否能夠認真地對每一位的研究做出專業的建議,並且對論文的格式、內容、及立論,進行嚴格的把關,就令人質疑。個人過去對一些大學的系所作評鑑時,就發現有些教授指導的論文數量顯然過多,根本無法承擔這麼大的學術負荷,因此希望這個現象能夠改進,否則台灣高等教育的教學及研究品質,都會受到嚴重的折損。

不過,有部分教授認為台灣研究生的素質愈來愈差,如果有論文的撰寫,至少還可以為學術水準把關,若再將論文取消,只會每下愈況。個人在美國唸了歷史與政治兩個碩士學位,但僅寫了一本論文,另一個學位是多修兩門課及用考試取得學位的。這是一個可以公開討論的問題,教育部長期迴避這個問題,心態可議。

如果一位教授曾指導過政治人物,現在就有可能成為被肉搜的對象。個人因為本業是研究,原本沒有教書的義務,因此儘管仍然有開課,但大多數是大學部門的課,接觸的研究生少,指導的人數自然不是很多,但也擔任了不少的口試委員。猶記得剛回台灣不久,某日聽說有一位在別的學校攻讀研究所的某電視台資深記者要來我的服務單位找人擔任口試委員,又風聞這篇論文品質可能很差,因此許多同仁都選擇避不見面,以免為了人情必須和學術良心妥協、通過一篇頗有問題的論文。

個人所指導的學生僅有一位是在職生,而他既不是公務員,也不是政治人物,其他的都是年輕的應屆研究生,或是國際學生。由於數量有限,我每年平均最多指導一個研究生,擔任三個口試委員,也因此有時間詳細閱讀每一篇論文,並提出修正意見。不過,許多研究生即使口試過關,但因格式與拼字錯誤過多,我還是會將通過的口試委員簽名單扣下,等他們修正完沒有問題後才還給學生,這或許也是較少學生找我擔任口試委員的原因。此外,在個人初校蔡英文總統放在國家圖書館的博士論文、找出四百四十四個錯字後,再也沒有學生找我指導論文或是參加口試。

先前,我都會對學生說當你完成一本論文時,應當是很驕傲地放在書架上,並歡迎大家參考引述,而不是因為品質不好,必須東藏西藏,避免被人看見。不過,由於各校圖書館或資料中心及央圖都有蒐集研究生論文供人查閱,因此就如這次被挖出來的李眉蓁碩士論文一般,完全無所遁形。

個人過去曾論到各校的學術評鑑,僅需將研究生的論文拿出檢驗就可對照出品質的優劣,顯然這個看法仍是一項有效的工具。希望教育部儘快成立一個委員會,專門比對過去二、三十年包括在職專班的碩博士論文,是否涉及抄襲或有代筆的不法行為,以現金論文比對得軟體,應當很容易找出是否有剽竊的行為。若不痛下決心將此陋習根除,台灣高等教育推出再多的卓越計畫、頂尖大學、深耕計畫、及玉山計畫等,都僅是表面功夫,因為高等教育求真求實的價值已不復存在。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修憲是修繕房子,不是樂高遊戲
周玉蔻:沒有李登輝的第一天
台灣首位民選總統留給領導人最重要的一課:好學
為什麼柯市長必須搶接李登輝的棒?
鬥而不能破?川普和失去絕對優勢的美國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