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宋文笛】台灣光是感情用事不足以成事:美國副總統彭斯的警示

宋文笛澳洲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候選人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候選人

美國副總統彭斯 (Mike Pence) 10月24日於「威爾遜中心」 (Wilson Center) 發表中國政策重要演說。許多評論光見彭斯提及支持台灣,便見獵心喜。殊不知論其實質,彭斯的演說不僅不鷹派,甚至可以說是近十年內最鴿派的對華立場。筆者前文已分析過彭斯對於中美關係大局的綏靖主義立場,以及棄守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態勢。本文再來看彭斯是收縮對於台灣這個中美關係之中的核心爆點的政治規格和承諾。

整體來說,彭斯演說淡化了台灣的政治規格,陳述了鴿派版的一中政策內涵,並且遺漏了關鍵的臺灣關係法對於台灣安全的詞句。在在都朝著中共樂見的方向修正。早先中美貿易戰談判階段,美國樂於以台灣為籌碼,透過議題連結 (issue linkage),力挺台灣以向北京施壓,方便在貿易戰談判中抬價。而如今川普面臨內憂外患,不願過多討價還價,只求能夠早日出現表面成果對內交代,也就不願意在敏感的台灣議題上高調,以免破壞中美大局。

台灣定位

彭斯是如此提到台灣的:

「我們支持台灣守護它得來不易的自由。本政府任內已經授權更多軍售給台灣,我們也認可台灣作為世界的重要貿易經濟體之一,以及它作為華人文化和華人民主的火柱的地位 . . . 美國會永遠相信台灣擁抱民主道路為所有華人 (中國人?) 立下了更好的未來路徑的榜樣。」

(And we’ve stood by Taiwan in defense of her hard-won freedoms. Under this administration, we’ve authorized additional military sales and recognized Taiwan’s place as one of the world’s great trading economies and beacons of Chinese culture and democracy. . . America will always believe that Taiwan’s embrace of democracy shows a better path for all the Chinese people.) (註解:英文 Chinese 同時可以包含中國人和華人兩種可能解讀,但是按照彭斯的前後文理解,他更希望讓北京理解成前者。彭斯有意靠近中共觀點,從此可見一斑。)

彭斯又是怎麼定性台灣的政治地位?彭斯沒有用國族 (nation),沒有用政體 (state),只用了最去政治性也最不會引起中共反感的詞彙:「經濟體」 (economy)。這再次代表在「台灣的觀感」和「中共的觀感」這個蹺蹺板的兩端之間,現階段川普政府的取捨更靠近後者。

同樣的,演說稍後,彭斯提及 “peace on Taiwan” (台灣之上的和平) 一詞。這個英文表達方式 “peace on Taiwan” (台灣「島上」的安全),台灣在此僅具有地理空間意涵。相對的,若是要表達主權意涵,則應該用 “peace in Taiwan” (台灣「的」安全)。既然彭斯選擇了前者,自然也是在照顧中共的感受。

接下來,彭斯怎麼提美國對兩岸關係的立場?他重提川普政府會繼續尊重「一中政策」 (the One China Policy)。即:“Our administration will continue to respect the One China Policy — as reflected in the three joint communiqués and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這裡要注意的是,彭斯的態度再次軟化了。他沒有使用近年在美國政府中逐漸成為常態的新提法「我們美國的一中政策」 (our One China Policy),而是提模糊的「一中政策」,可以是美國版,也可以是其他國家版 – 並且不完全排除是中共版。同樣是在玩戰略模糊的文字遊戲。

彭斯願意如何協助台灣?

而且彭斯在陳述「一中政策」內涵時也向後軟化了一步。近年來一中政策常見的說法有三個成分,即一中政策等於 a. 中美三項公報、b. 台灣關係法以及 c. 六項保證。其中第三點「六項保證」為美國對於台灣軍售和安全的重要承諾,對台灣極有利,也一向讓中共討厭。提或不提「六項保證」,也因此逐漸成為近年觀察美國政治人物是在對中共強硬或者軟化 (避談傷感情的敏感話題) 的風向球。

這回,彭斯沒有提及六項保證。他只說出陽春版的「一中政策等於中美三項公報和台灣關係法」。按照近年慣例,由於美國人提到「六項保證」的次數已經夠多了,彭斯若是也跟著提,並不會顯得特別突兀,也不會讓中共特別生氣;既然可以提卻選擇不提,彭斯自然是在隱諱地對中共示好,示意彭斯無意糾結令中共不快的議題。

最後,彭斯提及如何保護台灣。他表示「國際社會絕對不能夠忘記,接觸台灣並不會威脅到和平;相對的,接觸台灣才會保障台灣島上以及區域內的和平。」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must never forget that its engagement with Taiwan does not threaten the peace; it protects peace on Taiwan and throughout the region.”)

表面來看,這是在鼓勵世界各國和台灣深化關係,減少台灣國際孤立的處境。但是這僅僅是口惠。英文俚語說 “follow the money” (跟著錢按圖索驥),一個表態有沒有意義,得看宣示者願意為它付出多少實質資源。

實際上,彭斯認為保護台灣的責任應該由誰擔起呢?他將燙手山芋遞出去了 – 他認為不是單由美國,而是由國際社會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一起來出力。

那麼保護台灣的方式是什麼?不是提供安全防衛傘或者承諾必要時花真刀白銀的軍事協防,而是打太極拳地說希望國際社會加強和台灣互動。美國不願意為台灣花錢花人力,希望盡量由各國分攤。

此外,凡事不只要看彭斯說了什麼,更要看他沒有說什麼。對照美國對台灣安全的傳統說法:「任何以非和平方式決定台灣未來的情形都會威脅到西太平洋區域的和平與安全,也就構成美國最嚴重的關切」 (“Any effort to determine the future of Taiwan by other than peaceful means represents a threat to the peace and security of the Western Pacific area and is of grave concern to the United States”)。這是美國台灣政策核心的「台灣關係法」的用語,也是歷任重大台灣政策宣示時的標準用詞。這句讓中共不喜的話,並沒有出現在彭斯的演說中,雖然同樣的詞彙在去年大量存在於 AIT 主任酈英傑的演說中。

走向現實主義

本文意旨並非批評台灣外交,純粹以現實主義角度觀之,彭斯在台灣和兩岸關係立場上的軟化,反映了川普政府現階段的政策需要,台灣無論是誰執政,恐怕能夠施力的空間都有限。

台灣應該怎麼辦?台灣首先需要做的是張開眼睛,停止幻想。十九世紀英國首相 Lord Palmerston 曾有名言「大英帝國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久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 (“We have no eternal allies, and we have no perpetual enemies. Our interests are eternal and perpetual, and those interests it is our duty to follow.”)。

道理淺顯易懂,然而旁觀者清,當局者迷,一旦事情關己,台灣社會容易不由自主地期待出現外國救主,願意無條件地幫台灣解決一切兩岸難題。

「美國為什麼會幫台灣?」

這個命題,常見的解釋是因為「共同的民主價值」。但是美國政府也需要為美國選民負責,惟目前一般美國選民未必認為幫助陌生的遠方小島而和世界第二經濟體和核武強國開戰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果如此,美國政府要是無條件不惜一切代價幫助台灣,豈不是對美國人民不負責、不聽人民意見、不民主?果如此,都變得不民主了,那些寄望美國將出於「共同民主價值」而協防台灣的論述,又從何談起?

既然上述的「共同民主價值」的社會層次的解述不通,有些台灣民眾便會改把美國為何要幫助台灣的動力歸因於個人層次,也就是圖僥倖,主觀幻想美國總統是道德完人,認為無論如何他都會幫助台灣,因為川普是像亞聖孟子一樣的聖賢,雖千萬人吾往矣,「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這是台灣特有的川普粉思想的濫觴,其底蘊恐怕包含了一部分「巨嬰心態」:放棄自己努力和動能,而將台美安全關係的存續關鍵完全放在美國身上,希望台灣什麼都不用做,別人就會幫台灣處理得好好的。往更深一層去說,這實質上是將美國視為父母,所以才認為它必然會給予台灣無條件的愛。

然而,大人的世界裡沒有白吃的午餐,任何國際關係必然是有條件的。民主政府需要對選民負責,這對台灣政府適用,對美國政府當然也適用。

自助者,人恆助之

平心而論,台灣念茲在茲的共同民主價值其實並非無用,只是不是萬能。在國際關係中,兩國之間若擁有共同民主價值,足以提高初步互信,也可以強化合作的慣性和黏度,但是光有共同價值並不構成合作的充分條件,尚需足夠的共同利益作東風。

台灣應該做出自己份內的努力,在戰略層次增強「支持台灣」和「美國國家利益」兩者之間的契合度 (congruence),在國內政治層次透過公眾外交和軟實力工具增進美國選民對於台灣的認識和關心。

果能夠幫助美國政府和人民在戰略層面和情感層面都能夠將美國利益和支持台灣大致畫上等號,美國對於台灣的支持才會是可持續而且符合民主課責精神的。否則,光期待非親非故的外國人川普會像自己父母一樣無條件地疼愛自己,恐怕不是最妥當的守護台灣方式。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