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蕭督圜】香港太陽花 是改變香港的轉淚點?

蕭督圜淡江大學新南向中心副執行長
蕭 督圜
照片來源:路透社
照片來源:路透社

作者為淡江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執行長

香港每年一次的「七一回歸日遊行」,多年來一直是作為觀察政府施政滿意度的指標。當民眾對政府不滿時,港人就會用腳投票,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提出訴求,讓政府明白港人對政府的期盼。但此次遊行,部分示威者強行進入並佔據立法會表達訴求,猶如2014年台灣「太陽花運動」翻版,提醒香港社會應該更認真思考及看待制度問題和青年的訴求。

但過去的「六月風暴」,已然有數百萬的民眾上街表達對政府強行推動《逃犯條例》修訂的不滿,至今特首林鄭月娥僅代表政府做出簡單的道歉,卻一直不願透過調查讓社會知道事件的來龍去脈。當政府在進行決策時,縱然多數狀況下都是理性模式,但難免夾雜政治性模式與程序性模式在內。當結果不如人意時,豈不該重新檢討問題的核心為何?若是程序性模式有瑕疵,就應針對程序進行修正,避免日後再犯。但若是政治性模式有判斷失誤,就應該有人要下台負責。如今,既無人下台,也不願成立公正單位進行調查,香港政府何以向人民負責。而代表民意的立法會,若無法彰顯民意,將會成為千夫所指之地。

五年前,台灣學生攻佔立法院,發生了太陽花學運。當時的關鍵因素是「兩岸」,許多人不滿國民黨政策太過於傾中,並認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黑箱作業下的結果,有可能侵害民眾權益,故而提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作為制衡。當時運動所造成的影響是深遠的,不僅重組台灣政治生態,加速政黨輪替改朝換代,也改變了台灣發展的走向。

但現時的香港畢竟與台灣有很大的不同,台灣民主的民主機制必須回應社會的訴求,但香港的「一國兩制」讓港府很為難,即使想回應民意也還需尊重北京的指示。更何況,多年來港府菁英的決策過程往往是基於政治性與程序性模式,要改變這種慣習恐怕不會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此在短暫的佔領立法會後,能造成多大的影響還有待觀察。

儘管長期來,香港社會相對保守,因此支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路線的群眾始終是佔多數,而其意識形態也多以不挑戰北京、維持香港現況為主體。也因此,在過去香港的遊行運動中,他們對於激進的訴求甚至是政改的推動都是保守以對,深怕激怒北京而影響了社會安定。但這次香港政府表現的荒腔走板,還造成對法治與自由的進逼,使得他們在六月的遊行中成為了運動的主體。

在過去,暴力勇武派青年常常被視為麻煩與破壞者,但六月的遊行時,和理非路線者對於他們敢於衝撞體制也給予較大的包容與同情。而勇武派在得到社會更多諒解與支持下,也吸引了更多香港年輕人加入。故而當和理非路線與勇武派合流後,代表香港不同世代群眾基礎的擴大,各自扮演角色與功能,在未來若分進合擊,勢必對香港政府產生更大的管治壓力。

香港年輕人與上一代不同,他們除了生活外更加關心自己與香港未來的發展,主張不接受北京以經濟控制交換法治自由,必要時願意犧牲自己。北京與香港政府的管治精英應該明白,過去已經失去了幾代人的支持與認同,展望未來,你們還要繼續失去這一代人嗎?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長榮罷工:一場不對稱的戰爭
民進黨正在進行政變 摧毀台灣民主
司法烏龍劇裡的「彩蛋」
川習停戰 然世局仍混沌不清
西班牙罷工「來真的」──全國提前做好準備、連自由業都有份!

相關新聞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