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陳冠安】國民黨的青年斷層有多嚴重?

陳冠安國政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陳 冠安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作者為國政基金會助理研究員、黨革青發起人

失去青年支持,被認為是國民黨在2020選舉大敗的一個重要原因。事實上,這個泱泱百年老黨,長期以來也陷入極為嚴重的青年斷層危機,不只是缺少年輕人支持,黨內的青年人才更是鳳毛麟角,讓整個政黨呈現高齡化的面貌。因此在敗選後,國民黨高漲的改革呼聲中,也對青年議題多有著墨,黨主席參選人江啟臣和郝龍斌都有對青年事務進行表述,和提出看法。可見時下關於國民黨青年改革的關注度確實是焦點所在。那國民黨真如同外界所想像或形容般,真有嚴重的青年斷層問題嗎? 

一、青年斷層的判定標準

要如何判定國民黨是否有青年斷層?情形是否嚴重?有三個指標或許可以從旁佐證,也就是政黨黨員的年齡結構、政黨政治工作者的年齡結構,以及政黨的青年支持率,從黨的基層到幹部,以及黨的外部支持率來進行評判。事實上,這三者或許也有一定的連動關係。

首先是國民黨員的年齡結構,根據近日江啟臣所披露的數據,109年黨主席補選40歲以下有黨權的黨員,僅有3.16%,約9000多人。甚者,29歲以下者,僅有1%左右,不到3000人。對比2019年1月的數據,我國40歲以下人口共計有1093萬人,佔總人口2360萬人的46.3%;而29歲以下人口,則有737萬人,佔總人口31.2%。即使用選民人口來計算,20至39歲人口亦是總選民比重的3成5左右。因此無論是用哪個標準來看,國民黨的黨員結構確實有嚴重的青年斷層現象。

其次,就是政黨政治工作者的年齡結構。而要數據化一個政黨所有政治工作者的年齡,來衡量該黨青年化程度,無疑天方夜譚,因為政治工作者散播於各角落,很難有具體範圍,且其年齡也並非公開數據。不過如果以政黨在各式選舉的當選人來進行評估,則是一個相當有參考性的指標。因為當選人不僅有公開數據,更可反映一個政黨權力層峰的結構,來理解該政黨的年齡屬性。而以目前台灣近期選舉來說,扣除掉總統大選由於個案太少,變動性太大,議員、立委與地方首長則是較為妥適的評判類型。

二、國、民兩黨政治工作者的青年化程度

在2018的議員選舉,國民黨當選394人、民進黨則為238人。就年齡來看,國民黨當選人年齡在40歲以下有57席,比重為14.5%;民進黨則有55席,比重為23.1%。

在2020的立委選舉,國民黨當選38席、民進黨61席。就所有政黨的平均年齡來說,國民黨57歲、民進黨52歲、時代力量49歲,而民眾黨為47歲。從此來看國民黨立委的平均年齡高於其他政黨5至10歲左右。進一步來說,國民黨立委49歲以下有6人,比重為15.8%;在39歲以下僅1人,比重為2.6%。反觀民進黨,49歲以下有23人,比重為37.7%;在39歲以下也有6人,比重為9.8%。

而在2018的地方首長選舉,國民黨當選15席、民進黨6席。由於人數較少,因此分別從參選與當選來看。在參選部分,國民黨參選者平均年齡為57.4歲,與民進黨的53.8歲相去不遠;在當選部分,兩黨之間則有天壤之別,國民黨當選者平均年齡與參選相差不多,為57.5歲,但民進黨則下降到49.6歲。

總地來說,無論是在議員、立委還是地方首長,民進黨公職人員的平均年齡都比國民黨來得年青許多。事實上,由於參選需要資歷累積以及媒體聲量,跳級成功的案例相對少數。因此考量到當選地方首長者,可能會先有立委資歷,以及當選立委者,可能有議員資歷的晉升路徑,那當政黨的議員當選年齡偏大,則其立委與地方首長的當選年齡也必然受到牽動。因此當國民黨青年議員比重低於民進黨時,就已然決定其政黨的年齡屬性。甚至,2018還已經是國民黨有史以來40歲以下議員當選最多的一屆選舉。 

三、青年斷層的後果

所以說,從黨員結構和公職人員的年齡來看,國民黨無疑高齡於民進黨許多,其40歲以下的議員、立委與地方首長,以當選年齡來計算,這個擁有數十萬黨員的政黨,卻僅不到60人。而當處於嚴重青年斷層,政治工作者高齡化的情況下,國民黨的行為處事和思維脈絡,自然就難讓青年有所共鳴,難以爭取到青年支持。

以這次選舉來說,封關民調最準的TVBS就顯示韓國瑜在20至39歲的青年支持率大幅落後給蔡英文4成支持率左右。有論者或許會說這是韓的個人因素所導致,並非國民黨。然而從客觀數值來看,韓的得票552萬與區域立委590萬相差不遠,皆高於國民黨政黨票的472萬票,因此更精準來說,這次大選國民黨爭取不到年輕人支持是共業,也同是藍營在2014與2016大敗的原因。

那為何失去青年支持會導致藍營大敗呢?這其實跟選民結構有很大的關聯,就目前來說,20至39歲族群大致佔選民比重3成5,如果加上40至49歲,比重更高達5成4。雖然國民黨在中生代支持率長期有優勢,不過在60歲以上則僅與民進黨平分秋色。因此當藍營在中生代領先程度無法彌補青年世代的落後程度,尤其當青年投票率提高時,則必然會遭逢大敗。也就是這幾次選舉的真實寫照。

事實上,長期以來部分藍營人士皆認為青年投票率較其他年齡層較低,因此投入經營較少,甚至出現青年無用論的思維,然而從2014、2016和2020來看,青年投票率卻呈現成長趨勢。根據中選會報告,2016年的青年投票率已是史上新高,將近6成,2020的資料目前尚未出爐,不過許多政治觀察家皆認為會突破2016的數據,再創新高。從此來看,未來國民黨倘若想要重返執政,便不能在繼續放棄青年選票,而從青年斷層的嚴重性,以及其對選舉影響的重要性來看,青年議題也就是國民黨改革的重中之中。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孩子很多話都不跟你說了嗎?因為你總是還沒聽完,就直接進入「解決問題模式」
唐湘龍:「信台獨,得永生」?
林濁水:蔡英文總統偷了國民黨神主牌?
新冠肺炎防疫補償何不比照SARS條例?
禁止醫護出國,挑動了什麼神經?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