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抗疫團3/大陸「深造」遇新冠疫情 「壞傢伙」回台拚洗白也拚防疫

·3 分鐘 (閱讀時間)
熱血消毒團行經潮州路上,一位奶奶跑出戶外給予鼓勵,送上大拇指比讚。(圖/宋岱融攝)
熱血消毒團行經潮州路上,一位奶奶跑出戶外給予鼓勵,送上大拇指比讚。(圖/宋岱融攝)

熱血為屏東社區免費消毒的新園義務團隊,是由廟會陣頭出身的謝坤仲、王富玄及陳春日3人共同發起。小時候因為叛逆成天在外面打架當屁孩,在別人眼中是不折不扣的「壞傢伙」,尤其王富玄更被說是「壞到骨子裡」,曾因為走私毒品在大陸蹲了10年苦窯,「深造」的最後1年遇上新冠疫情,當時牢房天天消毒,而今年疫情肆虐台灣,讓他有了反思,希望為社區服務也能拚洗白。

2010年3月間,王富玄在大陸涉嫌走私150公斤K他命被逮,蹲了10年的苦窯,去年出獄回台後,找到一份服務業工作,腳踏實地工作。王富玄說,他在大陸「深造」的最後1年,遇上新冠疫情肆虐,當時牢房天天消毒,獄友只要發燒超過37.5度,就得接受隔離,「如今又遇到台灣本土疫情大爆發,我真的想為鄉親付出一點心力,我從不想隱瞞我的人生,我想洗白,實在做人。」

目前政府只對確診者足跡進行消毒,消毒團因此針對容易群聚的地點如廟宇、公廁、果菜市場等地點消毒。(圖/宋岱融攝)
目前政府只對確診者足跡進行消毒,消毒團因此針對容易群聚的地點如廟宇、公廁、果菜市場等地點消毒。(圖/宋岱融攝)

30歲的王富玄是陳春日的同學,年輕時,他在同儕眼中是個叛逆的壞傢伙,高中讀了一學期後,只因為不想上課就休學,「那時候我常常騎著摩托車去跟別人吵架、打架,輸了就不回家;後來認為加入陣頭就像加入幫派,感覺很酷,我就參加了,說白了,就是想藉此獲得別人的目光。」

但壞傢伙也想洗白,在消毒社區的過程中,王富玄還自錄的幽默勸世文播送:「阿婆、阿伯,這段時間先待在家,不要一堆人聚集聊天,也不要『褪褲走』(脫口罩),一不小心染疫,你的孩子會捨不得咧!」逗得一名年約70歲的阿嬤笑呵呵,好奇地打開窗戶看了又看,一發現有人在幫忙消毒,立刻戴上口罩衝出家門,開心地向新園義務團送上一個大大的讚,「這些年輕人真的很棒!」

消毒團員手持噴灑器,後方則有人員負責拉管線,團隊分工合作,經過時廟宇還會特意入內加強消毒。(圖/宋岱融攝)
消毒團員手持噴灑器,後方則有人員負責拉管線,團隊分工合作,經過時廟宇還會特意入內加強消毒。(圖/宋岱融攝)

王富玄說,「我們想要補強政府消毒不足的部分,也就是沒有確診者足跡,卻容易聚集人群或是老人較常出現的地方,例如廟宇、公廁、果菜市場、社區公共區域和社區關懷據點等等。」

看著這群八家將長大的村長李金祥感動地說:「他們小時候就只知道打架相罵,現在長大了,終於懂事了,懂得在此時為大眾付出,這是好事,大家一定要相挺。浪子回頭,大家都看在眼裡!」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斷開劈腿男2/女星在KTV包廂傻等 男友揪女同事廁所亂稿
虎林丐幫1/直擊「職業乞討團」入侵捷運永春站 輪椅男收攤就能「站起來」
06/09-06/15星座占星/約瑟夫占星:柳暗花明,端陽蒸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