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文,別怪我讓你不開心

社會觀察

(給藍軍朋友的公開信)

長你幾歳,識你幾年,當我倚老賣老,省去客套。

咱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勝文兄,別怪我讓你不開心。你不開心,讓最後進場投你票的朋友開心點。


你可能不了解,我從不鼓勵含淚投票。有一點點不開心,就不要。至少,投給一個可能當市長的人,要快樂,而且神聖。

但這回,辦不到了。你票不會高。能贏,別謝列祖列宗,勝文兄,你鐵定欠藍軍選民天大人情,他們一定是為了使命感,忍著不夠開心的情緒,進場圈下「連勝文」。



別怪我讓勝文不開心。開心就感動不了人。有首英文老歌:Fifty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離開愛人的五十種方法),我告訴你,不投連勝文的理由,超過100種。

我當然不支持你。我支持的人,叫「丁守中」。我的老師,一個單純正派,讓我覺得從政是虐待的人。初選,你的陣營出手太重,言語無狀,我替他不平。

如果不是有一個很清楚的大是大非在前頭,我會對台北巿長選舉沈默到底。就算我認知柯文哲當選,鐵定是個災難,對台北這個城市而言,根本自殘。

你說的對,媒體對你不友善,沒選先輸一半。對你多半是嫉妒,不出那幾個理由:既富且貴,嬌妻美眷。但還有一些,不少,我身邊就一大掛,「反連」反的算理智。簡單一句:連勝文憑什麼領導台北巿?

真的,你憑什麼?

我知道你不夠強,但選戰機器一動,我才知道你真弱。你的競選一蹋糊塗,人馬雜沓,毫無章法。藍軍歷來巿長候選人,你最弱。弱到被柯文哲電爆,剛剛好。我一點都不同情。

我不會投柯文哲。他自嘲白目,我還好。他的語言,不過「深綠話素」,口角春風,聽多就煩。誠實?那是自我合理化的幻覺。他的MG149,他的器官「仲借」,他的「沙豬」口調,不用三個,隨便一個,在成熟國家裡,不用等敗選,根本別想選。但眼看台北就要選出一個後患無窮的巿長,我不覺得是巿民盲目,實在是因為你。做一個藍軍巿長候選人,你讓藍軍不想動。

我知道,私下的你,不錯。認識你,接近過你,很少不喜歡你。你富,但富而好禮。你貴,但貴而有度。面對極低俗的選舉文化,你還能穩住情緒,算了不起。這種修養,我在你爸身上見過。但要當候選人,真是搞死人。

談政治,你太弱了。見招拆招,你根本不是對手。就算對巿政有點想法,對政策有點堅持,但,勝文兄,別怪我讓你不開心,你連在電視辯論拆穿對手胡言亂語的能耐都沒有。

有人拱你是少主。我坦白說,早的很,你要領導這個城市,這個集團,還早的很。你要學的,還太多太多了。你得讓你的前輩、後輩,充分了解這份誠意。有這個誠意,你會不開心,但你也將開始有感動人的能力。

別去想「權貴」了。你本來就是。想辯解,真令人不耐煩。我誠實跟你說,這本來不是問題。在台北,根本不是。因為台北本來就是權貴之城,最富最貴的人和物都在這裡。台北人看多了權貴。只是看不慣你連權貴的指控都應付不了。

政治,你太弱了。



















寫這些,我就是不想灌你迷湯,看你被KO,看著1129很可能成為你的「政治忌日」,這不重要。你真不重要。重要的是,台灣,「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這次,北京APEC會上的一切,預告了台灣被徹底邊緣化的危機。

趙少康說:「台灣人不知死之將至」。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但其實,我們都看到棺材了,但政治、政客讓我們既激情又盲目!對這早就被預告的定時炸彈視若無睹,從2002年開始,一拖12年,拖光了台灣的氣數。

如果現在是2002,那算了。我絶對不會出來多說半句。但現在,不行了。台灣已經裝上「葉克膜」。柯文哲在「墨綠」上狡飾,不管了。但裝上葉克膜的台灣,完全是「墨綠」的「傑作」。

我,還有數以十萬計的選民會蓋上連勝文。不是因為連勝文,而是因為「墨綠」。如果「墨綠」大勝、民進黨大勝、太陽花大勝、林義雄大勝,服貿、貨貿、自經區....,一切需要突圍的努力徹底瓦解。大敗的,不是連勝文,是台灣。





2002之後,我絶不會再對墨綠有任何幻想。要自救,要讓台灣走出燒炭格局,只好勉強支持根本還不及格的連勝文。

勝文兄,別怪我讓你不開心。我支持你,也不開心。只能努力說服身邊超多對你無感、反感的朋友支持你,讓你低票勝選,讓台灣走出死路。

希望你加油。努力。讓含淚投你的淚水,比較值得。

天佑台北。天佑台灣。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