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RA 40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原酒

文╱黃志懋

工商時報【文╱黃志懋】

百年前的蘇格蘭,林立的酒廠、蒼翠林梢不時可見高聳煙囪的裊裊炊煙,卻在歷史洪流中,也許因為經營不善、或許因為設備老舊汰換,這些曾為盛世中的一景逐漸式微,然而「經典」總在世人心中埋下一顆不滅的希望種子,「重啟酒廠以求經典再現」成為一種夢想,而每當這些傳奇酒廠推出年度限量酒款時,不僅是藏家及投資客追逐的逸寶,更成為許多威士忌品酩者津津樂道的話題。「物以量少而珍稀」,來自關閉酒廠的原酒,雖以開桶裝瓶方式問世,然而每開一瓶就少一瓶的珍稀度,也增加了酒款的傳奇性。

帝亞吉歐台灣分公司行銷總監楊雅婷表示,閉廠數年並即將再獲重啟的BRORA酒廠,在1995年起開始推出限量版陳年威士忌後自然造成轟動,然而這次在即將再次開廠前所推出的,時逢創廠200周年,且為高年份40年的威士忌原酒,以酒廠所創立的年份為發想,全球限量1,819瓶。這款「BRORA 40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原酒」,對於集團及品牌而言皆別具意義,BRORA首席調酒師Craig Wilson博士,根據酒廠的歷史及特殊風味,將其定名為「The Age Of Peat(泥煤世代)」來呼應。

Craig Wilson說明,包含BRORA及CLYNELISH兩座蒸餾廠在內,所使用的皆是流經金礦的Clynemilton Burn水源,加上當地自古即種植的大麥,以及靠蘇格蘭東北隅的沿海,風味自然帶著多層次的花草香氣,並且帶著如絲綢般的蜂蜜氣息,但卻與其他北高地威士忌有著顯著不同。這個差異點,是酒廠特殊滑順的Waxy馥郁口感,花果香氣及沿海的礦物香氣皆被神奇地包覆了起來。然而BRORA在1969年至1983年的營運期間,因緣際會下實驗性地以北高地大麥重度煙燻入味,當時主要是用作調和式威士忌的煙燻泥煤風味基酒使用,這批酒結合著北高地及酒廠的特色,卻又有著濃厚的煙燻泥煤味,在BRORA二次閉廠後自此深藏在酒窖裡。迎接即將到來的BRORA酒廠重啟,首席調酒師跟帝亞吉歐資料庫史員找到了當初的製酒紀錄、在酒窖中挖掘出了12桶美國橡木豬頭桶熟成的臻液,打造出至臻酒款BRORA 40年蘇格蘭單一麥芽威士忌原酒,向BRORO的 200年風華致敬。

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