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DA:台系化合物半導體突圍 設備國產化是關鍵

·3 分鐘 (閱讀時間)

【民眾網編輯劉家瑜/綜合報導】

光電科技工業協進會(PIDA)執行長羅懷家表示,化合物半導體新興的產業,不管是功率元件或是射頻元件,都屬於化合物半導體這一塊,OLED的產業最早在臺灣研發出來,但是沒有留下的,因為設備不掌控在我們手裡,所以為什麼特別強調設備,因為可以隨著校調繼續做,如何把人才用在裡面也是關鍵。

羅懷家指出,這段時間PIDA舉辦很多的研討會,或是海外投資的論壇,與相關的人才經驗交流,去年3月發布《化合物半導體技術路線圖》專刊,也是台灣第一本化合物半導體的專刊,並在4月29號成立化合物半導體產學聯盟。

羅懷家舉例,在碳化矽的原料的生產過程裡面的話,高純度石墨坩堝是關鍵,整個爐的溫度在2500度上下,非常高,光是坩堝全台需求就8億,全部是進口,我們能夠進來就有機會,PIDA協調使用單位跟製造單位,研究如何把最好的坩堝能夠製造出來,希望長晶爐的製造掌握在手裡,溫度的控制重要,以後的驗證、訊息回饋等,這個都是下一階段重要的工作。

台灣石墨做最好的是中鋼,對石墨瞭解最強,子公司中鋼碳素在工業上面也有一些成就,但是他們一直沒有進入半導體,做出來的石墨他根本不知道好不好,透過我們將業者的訊息回饋,一年的潛在產值有8億臺幣。這個市場夠大,怎麼樣劃進來成為化合物半導體的設備製造商,除了可以進口替代以外,將來也希望能夠外銷,開展國際市場。

化合物半導體最困難的部分是在長晶的過程,它跟矽不一樣,後面的切磨拋也是很大的問題。碳化矽的硬度是9.5,鑽石的硬度是10,由此可見非常硬,所以怎麼樣來切磨拋都是問題。這個東西要讓人家敢用。好的話我們把需求方跟供給方結合起來,我們希望生產出來一定要有市場才有價值。

羅懷家表示,設備的國產化是我們的機會,臺灣在設備方面的話快速的成長,包括上銀的滾珠螺桿在上游都是一流的企業,他們也願意在這方面投入,我們在中間扮演協助的角色,在需求方面,高功率的元件是製造電動車很重要部分,鴻海、特斯拉都以台灣為重要的據點,如何滿足功率半導體的這種需求,事實上就是台廠供給的重要動力。

化合物半導體要做的成,產官學研一定要在場。我們所有的部分串起來,讓政府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業者在覺得被重視情況下願意投入,他也有時候對市場還不見得清楚,如何加值及挖掘這個市場,我們就扮演橋樑的角色。台灣的組裝力量很強,配合我們的晶片產業,下個階段如何重新定義汽車產業,變成台灣的機會。

延伸閱讀:

PIDA:光電設備拚國產化 檢測是可努力方向

化合物半導體去年產值增26.4% 四動能點火 今年續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