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退場倒數 聯準會官員頻放話緩和恐慌

·2 分鐘 (閱讀時間)

隨著新冠疫苗施打越來越普及,全球經濟邁向常軌之際,市場最關注的議題就是聯準會何時升息,而在升息前的重要訊號就是 QE 退場。聯準會了解 15 年來兩波大規模的 QE 必須讓執行貨幣政策更為小心,以免又再引發一次金融海嘯。

為讓市場提早習慣即將來臨的緊縮貨幣環境,聯準會官員開始向市場打預防針,讓市場對於 FOMC 未來貨幣政策提早預期與因應。最近幾週,至少有五名聯準會官員公開討論減少 QE 規模的可能性。

這當中其中包括費城 Fed 主席 Patrick Harker、達拉斯 Fed 主席 Robert Kaplan、克里夫蘭 Fed 主席 Loretta Mester、聯準會負責銀行監管的副主席 Randal Quarles 等,而後兩者在 FOMC 具有投票權。

另外,就是前聯準會主席,現任美國財長的葉倫也公開表示略微升息對於美國經濟是好事,這些重量級官員的言論無疑正影響股市的發展。

Mester 指稱隨著經濟持續改善,聯準會將討論貨幣政策立場,包含 QE 與利率。不過討論與執行仍會有一段時間差,所以要真正縮減 QE 有可能在今年底或明年初。

市場分析認為在貨幣政策轉換初期聯準會動作不會太大,減少 QE 金額會根據經濟表現來決定幅度。由於聯準會改變升息參考機制,使得其變得更有耐心,不在意短期通膨,也給市場充份時間來適應貨幣政策轉換的關鍵時期。

聯準會目前正全力避免再度出現所謂的「縮減恐慌」(taper tantrum)。這是 2013 年聯準會前主席伯南克所提出,暗示資產購買逐步減少後,公債殖利率大幅飆升。

至於如何避免,聯準會採取的做法就是為 QE 退場創造一條漫長的道路,並明確表態只有在 QE 退場後才會開始升息。與減少資產購買相比,聯準會還為升息設定一個更高的經濟改善標準。

聯準會預期一旦宣布將減少 QE,市場就會出現波動,並帶動公債殖利率上升。而市場可能會更積極地將利率上調納入資產定價模型中。聯準會現階段期待能在減少資產購買之際,還能讓市場對升息的預期只作出溫和的反應,讓市場機制自行渡過關鍵期。

不過市場另一個爭議點就是聯準會為了避免 taper tantrum,將寬鬆貨幣政策維持得太久,矯枉過正,導致通膨成為一個永久性問題,而不是如聯準會所想的短期因素。
 

更多鉅亨報導
聯準會討論縮減QE 投資人準備好了嗎?
Fed何時縮減QE?市場目前共識是夏季開始討論 年底前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