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貿易下,苦不堪言的動物長途運輸

全球話視野

作者:蘇菲亞(獨立動保觀察者/志工)

20156月的酷暑,一輛滿載近200頭豬的卡車正行經加拿大安大略省,當地女子Anita Krajnc眼見車上的豬在大熱天下飢渴難耐,趁卡車停下時向前餵水,卻因而惹上官司[1]

這名女子其實是多倫多救豬協會(Toronto Pig Save[2]創辦人之一,事發後引來全世界不少關注,連知名影星Maggie Q也為她聲援,終於當地法院在兩年後駁回豬場老闆對她的起訴。

根據加拿大法律規定,豬屬於個人財產,且運送者無須在36小時內的運輸途中為其提供任何食物和飲水,而法院駁回豬場的理由是:Krajnc的舉動並沒有破壞、中斷或妨礙「任何財產的合法使用」。

圖說:Anita Krajnc 大熱天餵豬喝水卻收到法院傳票,她非常驚訝表示,她只不過是個好心人而已。(圖片來源:Elli Garlin)
圖說:Anita Krajnc 大熱天餵豬喝水卻收到法院傳票,她非常驚訝表示,她只不過是個好心人而已。(圖片來源:Elli Garlin)

雖然對Krajnc餵豬的指控,法院是撤銷了,但從「財產合法使用」的關鍵字卻讓我們明顯得知,其實豬所遭受的磨難仍未被世人審慎檢討。

事實上,牠們的同伴不只在台灣[3]與其他世界各地,承受著國內長程運輸冬冷夏熱、過度緊迫、嘔吐、骨折,甚至暴斃死亡的折磨,由於國際牲畜肉品交易早已踏入全球化,跨國、跨海、跨洲的陸海空遠程運輸,更將各種動物推往苦難的深淵。

圖說:全球各種經濟動物都遭受國內外長程運輸折磨,除雞牛豬羊也包含活魚。(網路截圖)
圖說:全球各種經濟動物都遭受國內外長程運輸折磨,除雞牛豬羊也包含活魚。(網路截圖)
圖片來源: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圖片來源:Jo-Anne McArthur – We Animals

以色列海灘上這一具小牛的屍骨,相當寫實地詮釋了動物悲慘的命運,甚至以色列反活體運輸組織(Isreal Against Live Shipments)[4]還指出,牲畜的屍骨出現在當地海灘上早已不足為奇。

上述案例讓我們不得不開始認真檢視長途運輸中,經濟動物福利的現狀。

以作為世界最大經濟體的歐盟為例。世界農場福利協會(Compassion in World Farming)[5]與其他組織的聯合調查指出[6],歐盟委員會雖然早在2004年就已經制定「歐盟保護動物運輸規範」(Council Regulation (EC) No 1/2005)[7],然而歐盟境內的牲畜運輸卻經常違背此規範宗旨[8]。

違規內容包含:運程紀錄不完善,運程時間亦經常被低估;運輸中途未停留在批准的監控站給予牲畜食物、飲水和24小時的休息,導致動物飢渴衰竭;8小時以上的運程,未給予牲畜足夠的飲水,導致致死的脫水現象;未給予牲畜充分墊料,導致動物滑動、踐踏,造成傷害,或運輸工具內缺少隔欄,導致牲畜跌倒摔傷;過度擁擠、缺少頭部空間、缺少空氣流通機會、無法自然站立,導致傷亡率提高;運輸工具內缺少風扇系統、氣溫過高,導致熱衰竭;運送身體不適的牲畜,包括已受傷、生病或懷孕末期的動物,使其遭受更大痛苦;運送未斷奶的牛犢與羔羊……等。

以上違規的調查分析,透露出運輸工具內的高溫、狹小空間、設備不完善,以及飲水食物與休息的缺乏,為造成旅途中牲畜極度痛苦與傷亡率大增的主因。再者,運送距離越長,痛苦指數與傷亡率也自然增加。

以牛為例,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資料,下方兩張圖表分別顯示歐盟境內每年交易牛隻近400萬,全球交易量則超過1,000萬,亦即每年總共約1,400萬頭的牛涉及跨國交易,都歷經至少超過24小時苦不堪言的長途跋涉。

圖表來源:Stop Live Transport
圖表來源:Stop Live Transport

正如其他各種商品的跨國交易一樣,各個進出口國家對於商品貿易相關法規如果存在落差,則商人一定能從中尋得方法,在交易過程中犧牲動物福利、把成本壓低。

為了有效防範這種「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漏洞,針對活體牲畜的長途運輸必須要更嚴謹的福利規範和法令。

以歐盟來說,作為動物福利的領頭羊,其一是藉由要求非歐盟地區在牲畜進出口時,必須符合「歐盟保護動物運輸規範」,以期帶動其他非歐盟國家的動物福利標準;其二是將歐盟的規範持續修改完善,以增進其約束力。

總部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洲動物保護聯盟(Eurogroup for Animals)[9],代表歐盟地區多達60家動保組織,與歐盟議會的多名議員擁有良好關係,長期積極推動各項動物相關法案的修正與制定。

在今年10月將於日內瓦舉行的世界貿易組織(WTO)公共論壇上,歐洲動物保護聯盟將聯合世界農場動物協會(CIWF)、英國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RSPCA)等多家動保組織,舉辦一場「達成永續發展的目標:貿易政策中動物福利的角色」(Achieving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 The Role of Animal Welfare in Trade Policy)[10]的工作坊,企圖在全球貿易盛會上為動物發聲。

當前此時,關懷動物的攝影師Jo-Anne McArthur,也正在土耳其與保加利亞邊界,用她的鏡頭企圖讓世人看見,那些擠在一輛又一輛的卡車上,頂著酷暑的艷陽快要脫水的牲畜。她與她的團隊We Animals的攝影作品總是打動人心。

而地球另一邊,在台灣潮濕黏膩的夏日午後,想像一下自己身上忘了帶水,搭上冷氣壞掉的公車,僅有幾扇勉強開出一道縫隙的車窗,車上擁擠到沒有拉環可以抓,只好汗流浹背地緊貼著另外一個乘客,搖啊搖、晃呀晃,道路遠遠向前延展,彷彿永無止盡……

我們作為一般民眾,或許也能透過這樣的想像或親身體驗,對這些豬牛羊的痛苦感同身受,並願意為牠們盡一份力──現今CIWF已建立了一個Stop Live Transport的網站,無論是為對抗活體動物運輸填寫請願書、與世界其他國家同步在街頭倡議、或運用社交媒體推廣理念,相信所有的力量集結在一起,可能有朝一日我們將得以看見,經濟動物的處境會有所改變。

★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婚姻夠難了,為何還要找價值觀差很大的伴侶?
馬英九綁架國民黨
抓不住藍營的心 丁守中不掉也難
美國對鴻海很重要,但影響中南部的卻是中國
當標題只剩:Kolas Yotaka這麼說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Yahoo奇摩提供給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章內容僅反映作者個人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有話想說?不吐不快!>>> 快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