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擔心孩子不獨立,但孩子獨立那天,我才明白:「獨立,其實是從呵護備至開始的」

未來 Family

作者:二花小姐(未來Family專欄作家)

南半球的澳洲新學年在1月,身邊的同事朋友都知道我家青少女正式踏入7年級, 見面一定問:妳家的 Miss High-school 怎樣啊?適應嗎?喜歡新學校嗎?

Miss High-school, 每天6點自己起床,自己準備早餐、午餐、點心,若放學直接上課後課,要再多準備一個點心。今天什麼課綁什麼頭髮,梳頭、包頭、噴膠,獨個兒在廁所裡風風火火地忙著,7點準時出門,先坐公車, 再轉火車,8:15到校。

習慣晚睡的我,通常她出門時,我還在床上躺著,耳裡聽她忙進忙出,倒是一股“樂在獨立中”的愉快氣氛,我想我也就沒有起床的必要了。

下了課,有幾天是在學校繼續參加團訓,結束後會搭火車轉公車回家,上柔術課的那幾天她自己從學校坐火車+走路到柔術教室。40分鐘的火車車程裡,她會先把可以做/隔天就要交的功課做一做。有時回家都快8點了,吃完飯又做功課去了。

看到她的時間一下突然變得很少,有時覺得不像個七年級生,像個大學生了。

***
那年搬家來到「貴寶地」,今日的少女當時才5歲,剛入小學。在與隔壁鄰居“資深媽媽“請益時,聽她說她都把早餐、中餐、點心的材料分別放在不同的籃子裡,外加一水果籃,兩位 Miss High-school(s) 會從中配對準備一整天要吃要帶的食物,下了課回家要是肚子餓,也會自己煎食烤物填肚子。

<span>圖一、圖二鄰居澳洲媽媽提供</span>
圖一、圖二鄰居澳洲媽媽提供

我瞠目結舌不敢信,苦苦思索要如何訓練孩子獨立如此?亦深深懷疑,習慣(只會)亞洲式教養的我,有幫助孩子獨立如此的能力嗎?

每天捱著的日子總是最難過,而歲月總是在暮然回首時忽然如梭。

不久前還悄悄埋怨這樣接送陪伴的日子彷彿永無止盡,轉眼孩子已經不再與媽媽手把手,逕自逍遙遊去了。

我以為我養不出的獨立孩子,比我想像的還獨立,獨立到當媽的有點失落了。但我知道非得掐住這失落,孩子的成長路才能繼續下去。

當然,這樣的獨立,也是從呵護備至開始的。

慢慢的,我們站在她的身邊,隨時伸出幫手。然後我們退到更遠一點的地方,偶爾推她一把。漸漸地,看著她掙扎、徬徨,我們得學會忍住想接手的衝動,容許她再試一次、再撐一下。

今早在她出門前我短暫清醒了一下,跑到門口和Miss high-school道別,她站在門口自言自語數著一天的行程,檢查有沒有忘記帶什麼。「啊!我的Opal card (雪梨的悠遊卡)!我就覺得有忘記什麼∼」然後奔回房間。

我站在原地突然想起,那些早上叫不起床、晚上不去睡覺、在棉被裡偷用手機、這個掉了那個忘了、午餐沒吃水沒喝、功課忘了、跳舞裝備忘了丟了、坐錯車下錯站、這個沒帶那個不見了… 我們也是這樣一路走來的。當然,也還會一路這樣走去,只是從手牽手,變成肩並肩。

很多人問,要怎麼訓練孩子獨立?我經常答不出來。總覺得說「訓練」太無差別攻擊,獨立,說穿了,只是順著孩子的性子,不浪費生活所給予的機會,陪伴孩子找到自己成長的模樣,只是陪伴。如岸邊領受著波濤衝撞的礁石,一樣的浪花,每塊岩石卻有不同的姿態。但總歸是屬於自己的形狀,屬於自己的堅韌,而那樣的風骨,是防波堤背後的平順石塊所沒有的成長。

青春之所以挑戰、之所以飛揚,是因為成長。而如此的青春,這樣的挑戰,那般的飛揚,該是屬於孩子的。

總是得不到機會成長的孩子,到了青春會變成爸媽的挑戰、社會的挑戰,卻活不出屬於自己的飛揚。

而已然奉獻了一己青春的父母,可能始終不明白,究竟是自己困住了孩子一生長不大,還是被長不大的孩子困住了一生。

圖片提供:二花小姐

更多未來Family文章>>

澳客媽媽碎碎念 — 澳洲孩子吃什麼便當?

更多論壇文章
面對社福新貴 社工的處境其實比廠工更為艱困
誰害死了東區?「空店稅治惡房東」,真的有用嗎?
一個愛抱怨的狼性主管,給我的3個職場省思
我們正在製造一個讓年輕世代絕望的社會
被幾十人綁架的台灣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