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市長看藏人自焚,彷彿納粹醫生

圖片來源:中央社
圖片來源:中央社

⊙李芃萱

一向以「失言」聞名(當然,也以「對中國從不失言」聞名)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在近日出席節目錄影時提到「你要自焚,拜託你去河濱公園自焚」、「自殺就算了,拜託你吃安眠藥,不要用自焚的」等語,造成輿論批判。

未料,幾天後柯市長竟加碼失言,拉出「西藏喇嘛」「有一陣子流行自焚,給中共帶來很大的困擾」來試圖替自己辯解,引來更大量的輿論撻伐。不僅人權組織、圖博倡議團體譴責,關心圖博議題的台北市議員林穎孟、林亮君、苗博雅,也在質詢上要求柯市長對藏人道歉。

按照往例看來,要求自視甚高的柯市長真心誠意道歉,難度恐怕不低。然而,柯文哲市長就算道歉,可能心中也會感到不服氣,覺得「自己只是說實話」,為什麼要被譴責?然而,為什麼圖博倡議團體會如此憤怒?藏人又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自焚會成為一種「流行」?

藏人自焚起源於1998年,最早是在印度新德里的流亡藏人、66歲的圖丹歐珠(Thupten Ngodup)為了抗議中共暴政,選擇在中國官員訪印的抗爭場合上自焚抗議。此舉震驚了境內外的藏人社會,也影響到2009年,境內的青年僧人扎白(Tapey)。

扎白所屬的寺院,位於圖博康區阿壩(目前中國行政區下的四川省阿壩州),由於2008年3月在圖博三區,不約而同發生了大規模的抗暴運動,連帶帶來中國政府無情的鎮壓,直到隔年,還是禁止舉辦各種宗教與文化等傳統活動。絕望的扎白,走到寺院外的阿壩街頭,用一把火點燃自己。

後來,扎白自焚的這條街道,被呼喚為「英雄街」。不只是因為扎白一人在此成仁,而是後來光是在阿壩地區,就有四十多人選擇在這條街上以自焚犧牲的方式,對暴政做出不傷害他人的條件之下,最嚴重的抗議。自2009年至今,在圖博境內已經有154人自焚。其中,在最高峰的2012年11月,一個月就有28人自焚,甚至一天有超過兩例不約而同的自焚者。

自焚相較於其他自戕手段,是極端不乾脆而痛苦的。然而,對這些自焚藏人來說,燃燒自己獻身於民族,就算藏傳佛教非常不鼓勵自殺,仍然是比在暴政之下苟且偷生還要榮耀,並且對同胞有益之事。許多人都在自焚前後,留下了他們的遺言:

「我為西藏而自焚。祈願達賴喇嘛常駐於世,願幸福之光照耀雪域大地。」(桑珠Samdup,2012年11月7日自焚)

「我要為雪域西藏的福祉利益用火點燃生命,祈願達賴喇嘛丹增嘉措永久住世,希望雪域西藏的幸福之日儘早到來。」(格桑傑Kelsang Kyab,2012年11月27日自焚)

「我今天是為了境內外藏人團聚而自焚,一定要搞好藏人內部的團結,保護好西藏的語言、文字和傳統習俗,這是我唯一的願望。」(才讓傑Tsering Kyab,2013年11月11日自焚)

支撐著這些自焚藏人的信念並非絕望,而是期待自己最終極的抗爭方式,能夠對民族、同胞、家園有所幫助,就算為此付出極高代價也不足惜。中國政府面對這些抗爭方式,卻用常人難以想像的的方式,包括連坐處罰自焚藏人的家屬親友的方式,試圖阻止自焚抗議的發生。

具體來說,2013年3月,貢確旺姆(Kunchok Wangmo)在阿壩自焚犧牲,她的丈夫卓瑪嘉(Dolma Kyab)卻被政府以「殺妻焚屍」的罪名,在當年8月判處死刑。同年12月,卓瑪措(Dolma Tso)也因為協助搬運自焚身亡的鄰居遺體,以免被公安搶屍,被依殺人罪起訴。她在牢獄中還差點「被手術」,幸而靠著境外的親人和國際人權組織的倡議和救援,才得以脫險。

試問,面對如此強大的阻力,藏人自焚,要如何才能如同柯文哲市長所說,成為一種「流行」呢?圖博目前的人權現況,或許是一個答案。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每年都會針對全世界所有國家的人權與自由狀況進行評分,在報告中,圖博一向被另外區分為一個評分區域。最新出爐的2019年度報告中,滿分100分,台灣為93分,中國為11分,而圖博分數是1分,僅僅高於負1分、身陷內戰中的敘利亞。

圖博在1959年被解放軍正式佔領之後,藏人便陷入淪為次等公民的殖民歲月,至今已經六十年整。在這段時間內,除了環境被大規模破壞,生活方式也被迫改變,遊牧家庭被迫定居;宗教活動被嚴重壓抑,許多寺院被迫遷拆除,僧侶人數大幅度受限、許多人被迫還俗回家,受人景仰的宗教領袖成為被打壓的目標。學校改為漢語教育,學生無法學習母語,母語人士在勞動市場也受到嚴重歧視,只能從事同工不同酬的基層工作……諸如此類的壓迫,在過去六十年中如影隨形。遑論1959年、1987─1989年、和2008年這些時間發生的抗暴運動中,漢人軍警以優勢武力殘忍殺害藏人的事件。

圖博也是全中國壓迫與監控的試驗場。近一兩年來,東突厥斯坦(新疆自治區)數百萬維吾爾人被關入集中再教育營的消息震驚國際。然而,一手操控新疆壓迫力度加大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正是因為在西藏自治區「維穩」有功,而被調任到新疆進行強度更大的鎮壓工作。不論是嚴密的監視攝影機監控、網格化管理、再教育制度,都是以西藏自治區,用藏人做為實驗品去進行測試。一旦合用,會被繼續應用到其他少數民族地區,甚至是漢人聚居的城市。

圖博自由運動在國際社會已經發展數十年,比台灣獨立建國運動在國際上有更強的支持和聲量。但柯文哲市長號稱是「智商157」的資優生,在對國際人權的現況與知識的認知上,仍然十分貧弱,與其說是無力了解,看起來毋寧更是沒有興趣接觸。而他優異的智商,看來都充分地發揮在與中國官員的交流上,不僅從來沒有失言,還可以跟國台辦主任劉結一等人往來無礙、親密接觸;就連對自焚藏人可能使中共「困擾」,他也非常周全的考慮到了。

柯文哲市長這樣一位特異的醫者,不禁讓人想起在二戰時期以「死亡天使」的稱號揚名國際的約瑟夫.門格勒(Josef Mengele)醫師。門格勒醫師做為當時主掌集中營業務的醫師,不僅任意將猶太人任意送入勞動營勞動至死,或者將人送入毒氣室「洗澡」,大規模屠殺老弱婦孺,更以慘絕人寰的人體試驗,甚至在不施行麻醉的情況下進行截肢或器官摘除,盡情折磨送入實驗室的猶太人。對門格勒醫師而言,這些都是促使科學進步的醫學實驗,而人類只是在這過程中、如同白老鼠一般的存在。對柯文哲醫師/市長而言,這些在中國極權統治之下的藏人、漢人、維吾爾人,恐怕也只是草芥一般的存在。

反觀台灣歷史上著名的蔣渭水醫師,能夠以台灣社會改造、人民啟蒙、政治自主、脫離殖民為己念,並在殖民時期成立台灣民眾黨,為推動台灣人的自由而奮鬥。柯文哲醫師號稱以繼承蔣渭水精神成立政黨、參與政治,卻在自由、民主、人權、正義等「台灣價值」上模糊不清,在「兩岸一家親」上態度曖昧不明。柯文哲到底是哪一種政治人物、又或是哪一種醫師?真正擁抱並實踐「台灣價值」的台灣人,自有其公評。

參考資料:

Freedom in the World 2019-Tibet

【緊急救援】藏人女性恐面臨強迫執行手術

49位自焚藏人的遺言

2018年西藏人權狀況年度報告

作者為圖博自由運動工作者、政治工作者,關注於圖博、維吾爾、南蒙古、中國等地之人權與政治現況。

更多思想坦克文章

抵抗無所不在的校園統戰

「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幹什麼」的柯文哲又回來了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柯市長看藏人自焚,彷彿納粹醫生
主權勇於實踐 正義「毋湯算計」
翻轉偏鄉幼教──李岳青園長:「要孩子別輸在起跑點上,但,起跑點是什麼?」
終結「徐國勇們」的囂張,就差你的選票
文物擺出去,升旗台蓋起來,韓國瑜想當主席啦!?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