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約首次定義中國為挑戰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峰會結束性聲明中,北約同盟首次明確提出,越來越強大的中國構成"挑戰",但並未將其定義為一種威脅。對此,北京在周四(12月5日)做出回應。

中國外交部发言人華春瑩在當天的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是否成為威脅,與一國個頭的大小並無必然聯系,“中國的確塊頭很大,影響力在增強,但中國堅持走和平发展道路,……中國力量的增長是和平力量的增長,是公平正義力量的增長”。

華春瑩還表示,中方注意到北約內部有很多不希望與中國為敵的客觀理性聲音。她說,“事實上,當前世界面臨的最大威脅和挑戰是單邊主義和霸凌行徑,就連美國的盟友都深受其害”。

北約首次聚焦中國

北約峰會閉幕聲明寫道,“我們將中國不斷擴大的影響和它的國際政策既看作機會,也當成北約必須共同應對的挑戰”。

在同中國的關系上,特朗普顯然同其前任奧巴馬拉開距離。奧巴馬曾力主推動美國的軍事力量逐漸轉向亞洲(Pivot to Asia),以應對新對手中國的崛起。而特朗普則認為同中國的競爭早已開始,並希望歐洲能夠站到美國一邊,而馬克龍和默克爾並不願加入這場直面交鋒。

聲明指出,北約面對"各種威脅和挑戰"。聲明特別提到了"俄羅斯的侵略性行動"以及"各種形式的恐怖主義"。不過,聲明強調,應繼續與俄羅斯對話。俄羅斯不僅是潛在的伙伴,也仍然是潛在的危險。

旨在慶祝北約成立70周年的這次峰會本周二晚以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舉行的招待會拉開帷幕。法國總統馬克龍對北約的嚴厲批評使峰會從一開始就蒙上一層陰影。馬克龍曾因美國和土耳其為一邊、歐洲人為另一邊,雙方之間缺乏協調,而診斷北約已然"腦死"。作出這一診斷的背景是,美軍不經與盟友磋商撤出北敘利亞即隨之而來的廣受抨擊的土耳其向庫爾德人地區的進軍。

從現在起,行動要更好協調。倫敦峰會聲明指出,北約內應啟動一種"朝向未來的反應程序",以加強聯盟的"政治維度"。

成功的峰會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德國總理默克爾稱此次倫敦峰會是一次巨大成功。倆人在倫敦近郊的沃特福德(Watford)晤談結束後,默克爾表示,"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峰會";特朗普也稱它是"一個很大的成功","峰會上貫穿了一種非常良好的精神"。

在被問及有關各成員國的、尤其是德國的防衛開支這一持續性議題時,特朗普說,德國人尚"稍稍低於最低限度"。

據北約提供的數字,2019年,德國軍費預算佔國內生產總值的1.3%。聯邦政府的目標是,至2024年,佔比達到1.5%。

涉及盟內有關防衛開支的爭議,各國承諾遵守分擔原則,並認定已獲良好進展。尤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敦促各盟國承擔更多費用。他曾一再批評德國防衛支出過低。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北約軍費已增加了1300億美元。特朗普甚至認為,這個數字還有上升的空間: 他說,北約軍費在2024年之前的增幅應達到4000億美元。本次會議的東道主、英國首相約翰遜表示,“只要我們團結一致,戰勝我們便成了非分之念,正是因此,戰爭也就不會出現。”

小插曲

北約峰會周三落幕。自始至終,特朗普總統都是峰會的中心人物。大會開始前,特朗普總統便高調聲稱法國總統馬克龍北約已“大腦死亡”的診斷是“討厭”的,美法領導人表現出的明顯不和曾為峰會蒙上不祥的色彩。峰會還沒有結束,特朗普已提前離開,還公開對記者表示,加拿大總理特魯多是一個“兩面派”。

此前一天,特魯多在同馬克龍、約翰遜以及荷蘭首相呂特非正式聊天的場合,疑似對特朗普總統臨時決定召開記者會表現出不屑的態度,說加上手勢的說「我看到他的團隊下巴都掉下來了」。特魯多沒有預料到的是,這段聊天被加拿大國營電視台CBC私下拍錄而且公開披露,特魯多於是成了特朗普隔天在記者會上說的那個“兩面派”了。

凝煉/李魚/葉宣(法新社等)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