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四大公投皆墨 主席只用嘴巴負責

·4 分鐘 (閱讀時間)

包慶天/資深媒體工作者

一般選舉如果失敗,黨主席通常是以辭職表示「負責」。但這個「通則」在這次藍綠總動員的公投大戰,似乎不適用,力推四大公投的國民黨儘管大敗,但除了副祕書長林為洲立告請辭,選後表示「要承擔」、「要負責」的黨主席,卻未見動作。

包括反萊豬、重啟核四、公投綁大選與珍愛藻礁四個公投議題,無論通過或不過,台灣都不會「更有力」,也不可能「更美麗」,但藍綠兩大黨為了便於政治宣傳,國民黨強調「四個都同意,台灣更美麗」,民進黨則說「四個不同意,台灣更有力」。兩黨訴求都不知所云,尤其藍營的「台灣更美麗」根本是為了與上一句的「四個不同意」押韻所硬拗,全然不具說服力,非但中間選民不以為然,許多挺藍選民也不認同,投票率只有四成一,同意票差四百九十五萬的通過門檻甚遠,可說一丁點也不讓人意外。

這樣的結果,國民黨主席朱立倫以「是藍綠基本盤」輕鬆帶過,並說國民黨要真正面對的是2020大選,這才是國民黨最關鍵的一役,他會再努力一些,讓國民黨基本盤擴大一些、也爭取更多支持。朱立倫的意思很清楚,就是國民黨力推的四大公投全盤皆墨乃非戰之罪,所以支持者「無需找戰犯」,他也無需因而辭職下台。

朱立倫這番說詞,無非是為自己「脫罪」以保住主席之位,但與政治責任的精神與原則卻是大相背離,完全不具說服力。因為,這次公投朱立倫定調是「倒閣公投」、是「對蔡英文政府的不信任投票」,並且操作成藍綠對決,完全是一般選舉的操作模式,既是如此,身為黨主席的朱立倫,豈能不為公投慘敗負起應負的責任?

如若依朱立倫所言,這次公投結果是藍綠基本盤的展現,亦即是綠盤大於藍盤,那何以國民黨竟然還要操作政黨對決?因為這明明是「自找死路」的策略,朱立倫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還是腦子「短路」了?或是基本盤並非是綠大於藍反是藍大於綠,所以朱立倫才認為訴諸藍綠對決公投就會過關。

回顧2018九合一選舉,那時國民黨原本只有6席縣市長,但在吳敦義運籌帷幄下,一舉攻下了15席縣市長,即連長期為綠營執政的高雄也告「光復」,即使後來因為韓國瑜意圖一步登天,市長寶座才坐幾個月就去選總統,引發大多數高雄市民反感而遭罷免,高雄再度落入綠營手中,但國民黨仍有14位縣市長,包括人口最多的新北,另外台北市長柯文哲亦屬反民進黨的一分子,政治盤面應歸藍營,故而以全國政治版圖看,藍營「基本盤」豈非應是大於綠?

其實,這次公投大戰所開出的票數,並非是政黨對決的基本盤呈現,而是中間選民以及「非死忠」泛藍選民棄選的結果。廣大的中間選民及不少泛藍選民,對朱立倫再任國民黨主席本無期待,甚至是高度反感的,加之所謂的「戰鬥藍」四處作秀,還有已是「票房毒藥」的韓國瑜,臨投票前也跳出來反催票,本是公民意志表達的公民投票淪為政客作秀場域,讓中間選民與泛藍選民反感至極拒絕投票,所以即連一般咸認通過可能性極大的反萊豬公投,也同樣過不了關,這就充分說明了中間選民與非「鐵板一塊」的泛藍選民,即使不滿乃至討厭民進黨及蔡英文,卻未必支持國民黨。

這次公投無疑是朱立倫接任國民黨主席之後最重要的「選戰」,結果竟是如此不堪,朱立倫嘴上說會承擔、負最大責任,實質上卻無任何具體行動表現,如果他戀棧不辭,所謂的承擔與負責豈非就是廢話;何況,江啟臣在擔任主席時曾說,如果「反萊豬」及「公投綁大選」公投未過,他就辭黨魁以示負責,朱立倫難道不需「見賢思齊」嗎?

如果朱立倫唯有個人政治利益的算計、私心,2022九合一選舉,其領導的國民黨,有什麼理由能夠樂觀?

新聞照來源:Unsplash

《更多匯流新聞網CNEWS報導》

【藍蝴蝶專欄】獨派救星!塔綠班「民主」愈成功,辣台派「斷交」愈順利?

【藍蝴蝶專欄】四大公投結果,不等同對辣台派投下信任票!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不代表本站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