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者的哀愁:在台灣拿出身分證等於出櫃 連超商領包裹都有困難

·4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跨性別者從小到大通常會遇到自我懷疑、就學時對制服、廁所等性別二分的抗拒,等到畢業後,又得面對拿出身分證就等同出櫃、備受老闆、同事議論的窘境。以女跨男的跨性別者Deven為例,他從小就只能被打扮成小公主:粉紅色、華麗澎澎裙是標準配備,再搭配美麗的芭比娃娃,他想玩的玩具車和寶劍則是其他男生的東西,從不屬於他。

在內政部委外的研究報告《各國跨性別登記制度 》提到,對於「跨性別者」這個詞的定義還有很多爭議,目前最被廣泛接受的是指那些「不認為自己的性別,與他們出生時基於生殖器官而被決定的性別一致的人」,因此也有人說跨性別者是「靈魂裝錯身體」的一群人

在成長過程中,從小,自我認同就是Deven的一大困境。

年幼的Deven經常把芭比娃娃身首分離,「我想這是一種小小的反抗吧,我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感覺。」從小就覺得自己是一個男生的Deven這樣說道。

隨著上學之後,制服、廁所等性別二分更加清晰,也讓遊走在邊緣的Deven越來越焦慮,他曾想過,會不會有一天他可以選擇當男生,但當青春期到來,代表女性性徵的胸部發育和第一次月經到來,不像其他青春期少女的期待與喜悅,每一件事都讓他感覺自己的世界宛如毀滅。

以女跨男的跨性別者Deven分享,找工作時很多雇主看到他的證件之後,發現性別差異就不錄用,即使錄用了,也得面對廁所與同事之間的「出櫃問題」。
以女跨男的跨性別者Deven分享,找工作時很多雇主看到他的證件之後,發現性別差異就不錄用,即使錄用了,也得面對廁所與同事之間的「出櫃問題」。

就以制服來說,Deven從以前就是一個不喜歡穿裙子的人,學校制服就是他求學生涯最麻煩的事,總在進校門時穿裙子,進校門後換成褲子,每天和教官玩貓抓老鼠的遊戲,也成了教官眼中的「問題學生」。

廁所也是Deven遇到的難關之一,男廁和女廁的二分法總讓他有一點焦慮,出門在外他都盡量避免上廁所。同志熱線政策倡議主任奧莉薇也證實,根據同志諮詢熱線今年調查,很多跨性別學生在學校都在憋尿,避免遭到同學霸凌,有時候不友善的言論更可能來自師長。即使有「性別友善廁所」,但許多地方都是男女廁在一起,就直接貼上「性別友善」的牌子,沒辦法實質改善跨性別者的需求。

不只在求學過程中,遇到廁所、制服等問題,跨性別者出社會後,更是困難重重。

首先是身分證的問題,如果跨性別者沒有更換身分證件性別,每次拿出證件就像是一次出櫃。Deven分享,找工作時很多雇主看到他的證件之後,發現性別差異就不錄用,即使錄用了,也得面對廁所與同事之間的「出櫃問題」。

甚至連去銀行辦事,Deven總會被櫃檯人員反覆確認,「他確定了大概一百次,我到底是不是本人。」Deven表示,他知道這是銀行人員的工作需要,但對他來說卻是很大的困擾。

「你找工作,如果你出示的證件跟你的性別不符,就不好找工作,可是你不好找工作,你就沒辦法存到錢,去做性別重置手術。」同志熱線政策倡議主任奧莉薇(左)認為,當前的換證規定,終將成為一種惡性循環。
「你找工作,如果你出示的證件跟你的性別不符,就不好找工作,可是你不好找工作,你就沒辦法存到錢,去做性別重置手術。」同志熱線政策倡議主任奧莉薇(左)認為,當前的換證規定,終將成為一種惡性循環。

更誇張的是,還有跨性別者連到超商領包裹,都可能因證件性別和外表不符遭拒,最後可能只得向店員出櫃。

根據內政部2008年函釋規定,申請女變男之變性者,經二位精神科專科醫師評估鑑定之診斷書及合格醫療機構開具已摘除女性性器官,包括乳房、子宮、卵巢之手術完成診斷書。不過根據伴侶盟《2020跨性別人權處境調查報告》,僅約一成的跨性別者更換台灣身分證。

「你找工作,如果你出示的證件跟你的性別不符,就不好找工作,可是你不好找工作,你就沒辦法存到錢,去做性別重置手術。」同志熱線政策倡議主任奧莉薇認為,當前的換證規定,終將成為一種惡性循環。

——————

Yahoo奇摩新聞推出深度報導專題,希望和讀者一起關注更多台灣的故事,首波推出跨性別專題,關心遊走在性別的光譜之間,跨性別者如何找到安身之處?

延伸閱讀:

跨性別者奪最佳女主角 小A辣變性手術影片藏深意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行不行 正反雙方激辯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申請者:竟因跨性別身分無法在銀行開戶

農曆過年親戚靈魂拷問 跨性別者怎麼辦?

特約記者:林建勳

核稿編輯:沈孟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