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過年親戚靈魂拷問 跨性別者怎麼辦?

·4 分鐘 (閱讀時間)

每到農曆春節前夕,各大網站都會貼出《親朋好友尷尬問答大集合》,附加各種「神回復」讓人不禁莞爾。但除了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買房子、什麼時候生小孩、薪水多少、記不記得我是誰之外,對於跨性別人士還有另一個更難回答的問題,那就是「你/妳怎麼變成這樣?」

新春團圓是家人團聚的溫馨時刻,但對跨性別者來說是一場豪賭。

伴侶盟倡議專員陳鈴曦就表示,跨性別者逢年過節的處境大致可以分成三種:一是不被家庭接受、無家可歸的跨性別者自己聚會。二是隱藏「跨」的身份,跨女可能束起馬尾、做男性打扮;跨男可能打扮中性,若已進行荷爾蒙治療的人,可能用「感冒」或「抽菸」解釋低沈的聲音。第三,則是較為少見的案例,以「跨」的身份出現在親朋好友之中。

陳鈴曦透露,比較常見的跨性別處境是前兩種,第三種不僅需要十足的勇氣和運氣,還得具備即使離開家庭仍能經濟獨立的能力。

對於跨性別人士來說,農曆過年家人團聚還有另一個更難回答的問題,那就是「你/妳怎麼變成這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對於跨性別人士來說,農曆過年家人團聚還有另一個更難回答的問題,那就是「你/妳怎麼變成這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從男跨女的宇萱就是屬於少數的第三種,她表示,家族的「雜音」有多少,在於跨性別者出櫃之後能否扛住各界的壓力,以及家人是否支持。像宇萱媽媽接受宇萱跨女的身分後,每當別人問起,媽媽總會跟街坊鄰居說:「她現在已經轉變成女生了,下次見到她要叫她吳小姐。」媽媽直言既然自己接受了,那為什麼要遮遮掩掩?

家庭的支持也讓宇萱在過年的時候,幾乎不會受到來自親朋好友的「靈魂拷問」。但宇萱坦言,她聽到更多的例子,是跨性別者出櫃時,由於父母無法接受,直接與家人斷絕關係,再也無法往來,也無緣團團過新年。

至於接受荷爾蒙治療後的Deven則是屬於第二種,今年是他首度以低沉男聲和稍微魁武的體態和家人過年,他已經想好說詞,可能會跟親朋友好說自己變胖和感冒導致聲音沙啞。「一年才見一次面的遠房親戚,也不知道怎麼解釋,這樣可能會比較方便。」至於第二年是否還用一樣的藉口,Deven還沒想好,不過他說「反正明年見到的可能是不同的親戚,說不定用一樣的藉口也可以。」

Deven也聽過身邊跨性別朋友,會因為父母要求一年只有這一次,不如就暫時「跨回去」(回到出生時的生理性別)。「大家的心裡都很難接受。」不過Deven也老實說,每年回去見外公、外婆,外婆總嫌他沒有留長髮、要學會做菜、做家務才能嫁得好,Deven也會為了讓外婆開心,除了留長髮這件事,其他他都盡量配合。

近期在Facebook公開出櫃的Deven,臉書也收到許多私訊,詢問他出櫃的方法與時機,他也聽過有人出櫃後和家人決裂,「我的建議是,先照顧好自己的生理和心理狀態,更要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被家人暫時掃地出門,能不能獨自生活。」

伴侶盟雖多處理性平法律議題,但偶爾也會接到跨性別者的過節焦慮,沒有經過荷爾蒙治療的人,還能用中性打扮應付,若已經接受荷爾蒙治療,跨性別者又該如何度過這個尷尬的春節?

陳鈴曦建議:「我會請跨性別者評估,他/她在現場有多少勇氣出櫃?」過年期間大家或許會避開敏感話題,但年節過後「出櫃」問題,或是家族間的閒言閒語可能接踵而來,因此跨性別人士即使心中百般不願「跨回去」,還是建議可以暫時打張安全牌,避免掀起風暴,等待自己與家人都準備好的那一天。

———-

Yahoo奇摩新聞推出深度報導專題,希望和讀者一起關注更多台灣的故事,首波推出跨性別專題,關心遊走在性別的光譜之間,跨性別者如何找到安身之處?

延伸閱讀:

跨性別者的哀愁:在台灣拿出身分證等於出櫃 連超商領包裹都有困難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行不行 正反雙方激辯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申請者:竟因跨性別身分無法在銀行開戶

跨性別者奪最佳女主角 小A辣變性手術影片藏深意

特約記者:林建勳

核稿編輯:沈孟燕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