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男非女非二元 跨性別者: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

·3 分鐘 (閱讀時間)
Transgender flag, shadows and silhouettes of people on a road, conceptual picture about anonymous Transgender and Gay Lesbian in the World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是冬天,我是一名非二元跨性別者。

從哪裡開始?那時我家妹妹還沒出生,我是家裡唯一的「獨生女」,雖然年紀還不到十歲,但是已經隱約知道爸媽為了生一個男孩,不斷嘗試,但始終未能如願。年幼的我原本就討厭媽媽老是把我打扮成小公主的樣子,知道父母一直想要男孩後,又給自己下了心理暗示,把自己變得越來越陽剛。

接下來的那些我都經歷過 – 把頭髮理成三分頭、早上為了避免沒穿裙子去學校被糾察隊抓,每天六點在糾察隊來前到學校、買早餐時被叫「弟弟」心中暗暗竊喜。但是我卻沒有懷疑我是不是女生。也許是那個年代資訊不發達,也許是我本來就無法跳過這些摸索,總之我沒有名字可以形容自己的性別。

大學時代看著朋友一一找到伴侶,我為了交男朋友,試圖把自己變成一個「女人」。我留長了頭髮、穿上了裙裝、靠著餓肚子來減重、甚至畫上濃妝拍了一系列的性感照。後來,我的確交到了男朋友,但卻隱隱約約感覺到那種,把自己塞進不適合的框框的違和感。和男友交往的過程,也對於社會賦予我的「女人」這個角色感到極其不適。

但我的命運卻在某一天改變了。那天,我一個多年不見的老友說要來住我家,他說他要動平胸手術。什麼是平胸手術?我立刻上網查,結果我看了許多動過平胸手術的 Youtuber,心裡的感覺只有羨慕嫉妒恨。因為平胸手術,我終於知道了什麼是跨性別、什麼是跨男。我第一次懷疑,我是不是不屬於「女」這個分類。

有一段日子我一直以為自己就是跨男,也動完了平胸手術,直到我發現我似乎沒有想用賀爾蒙。除了家庭因素外,我對我的外表也沒有太大不滿,我喜歡自己的聲音,也沒有想要留鬍子。雖然我知道,如果我的聲音更低、如果我滿臉鬍鬚,會有更多人叫我「先生」而非「小姐」,但我何必為了他人的眼光改變自己呢?

後來我發現了「非二元」這個詞,才明白性別不是二元鐵板一塊。雖然性別不必然跟自己對身體的選擇相關,我還是因為自己對身體的選擇非傳統的陽剛而認同了自己是非二元跨性別者。打破了二元界線,性別終於合乎情理,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全文轉載自《伴侶盟—跨性別生命故事特輯

看更多Yahoo奇摩新聞深度報導
跨性別者的哀愁:在台灣拿出身分證等於出櫃 連超商領包裹都有困難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行不行 正反雙方激辯
跨性別者「免術換證」申請者:竟因跨性別身分無法在銀行開戶
農曆過年親戚靈魂拷問 跨性別者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