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論壇/宋文笛】何必言義,有利而已:彭斯演說代表著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崩解

宋文笛澳洲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候選人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作者為澳洲國立大學國際關係博士候選人

美國副總統彭斯 (Mike Pence) 10月24日於「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 (Wilson Center) 發表中國政策重要演說。由於內容提及支持香港和讚美台灣,乃至於對於中共多有批評,該演說普遍被認為是「對華鷹派」,中共外交部表面上也同意此解讀,對彭斯的演講表示「一派胡言」以及「強烈憤慨和堅決反對。」

然而,這是百分百的誤讀。要理解彭斯演說的精神,需要多看具體承諾,少看空泛表態,多看名詞,少看形容詞。拋開各種華麗修辭的障眼法,觀其實質,彭斯的演說不僅不鷹派,甚至可以說是近十年內最鴿派的對華立場。三十年後,當國際關係學者們回顧世界史,大有可能將此演說視為 1945年以來美國主導的國際自由主義秩序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 走向終結的分水嶺。

何以言之?我們可以從兩步來看:先看彭斯如何處理中美關係大格局,再看彭斯如何降溫台灣這個中美關係之中的核心爆點。

中美大局:有條件的再接觸

彭斯演說雖然蜻蜓點水地提及中共諸多痛處 (sore spots),然而論其實質,可謂是近年來對於中國最友善的立場。一言以蔽之,他的核心訊息是只要中國能夠讓美國多賺一些錢,川普政府完全可以接受和威權中國保持水乳交融的關係,並且願意默許中國崛起,直到超越美國,中美之間霸權交替那一天。

美國國安戰略報告和重要講話有固定順序,所以不只要看彭斯說了什麼,還要看他沒說什麼,也就是有意遺漏了什麼。遺漏的,便是他願意為了和中國達成交易 (deal) 而默許讓渡給中國的利益。

傳統上,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國家利益排序依序是:第一談安全利益 (避免同量級戰略同儕興起)、第二談經濟利益 (能源安全和經濟發展)、第三談非傳統安全利益 (環境安全、人類安全例如人口走私、以及散佈人權和民主價值文化)。

彭斯的演說開頭便省略安全利益,直奔第二點經濟利益 (見 “in that spirit of candor, I must tell you that in the year since my Hudson speech, Beijing has still not taken significant action to improve our economic relationship.” 前後段落)。在長篇大論討論貿易和智慧財產權問題之後,彭斯以兩百多字輕描淡寫戰略面向,整體來說經濟的篇幅長過戰略討論至少四五倍。論質論量,彭斯的重經濟輕安全不言可喻。

這也告訴我們一個重要訊息:川普政府並不在意中國在安全層面成為和美國同量級的戰略競爭者。

放棄經濟發展帶動民主化的現代化理論

彭斯接著批評歷任美國政府對於中國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才會導致今日中國崛起。他指出過去美國政府愚蠢地以為對華經濟接觸遲早會「和平演變」中國,並將其威權政體轉化為自由開放社會。如今川普政府不會再抱持此幻想 (“President Donald Trump has changed that narrative forever. No longer will America and its leaders hope that economic engagement alone will transform Communist China’s authoritarian state into a free and open society that respects private property, the rule of law, and international rules of commerce”)。

既然彭斯認為美國過去的對華整體方針不行,那麼他又是如何看待中美經濟關係大局的?一句話,只要中國願意給美國比較好的貿易條件,一切都好說。

彭斯先就近兩年熱議的「中美脫鉤」 (‘de-coupling’) 議題表示,川普政府絕對不希望中美脫鉤,他反而希望中美連體嬰 (Chimerica) 繼續,樂意持續深化中美經濟關係以及中國和世界經濟的持續整合 (“whether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 seeks to “de-couple” from China. The answer is a resounding “no.” The United States seeks engagement with China and China’s engagement with the wider world”)。

後者「中國和世界經濟的持續整合」是關鍵,呼應了上述的美國接受中國成為戰略競爭者的思維,在此也暗示美國接受中國成為世界經濟主導者或至少共同主導者,無意走向類似冷戰年代美國陣營和蘇聯陣營經濟體之間往來有限的經濟圍堵格局。

只要能讓美國發大財,一切都不是問題

再進一步,彭斯批評了中國的許多問題,包含香港、台灣、西部、數位威權主義、南中國海軍事化,以及中國透過滲透行動和商業利益影響美國輿論等等。

然而這些是問題嗎?彭斯說,這些都不是問題,不要讓過去限制了我們的未來。川普總統依然相信北京願意和美國達成交易 (“President Trump still believes Beijing wants to make a deal”)。只要中國願意停止他的對美國人不公平的貿易政策,川普總統一定會願意翻過歷史的新的一頁,就好像當年雖然中美一度冷戰,但在鄧小平發動改革開放之後,美國便張開雙臂擁抱中國一樣。只要中國在貿易政策上改弦易轍,美國一定會歡迎中國崛起 (“start anew by ending the trade practices that have taken advantage of the American people for far too long, I know President Donald Trump is ready and willing to begin that new future just as America has done in the past. When Deng Xiaoping’s “Reform and Opening” policy encouraged engagement and exchange with the outside world, the United States responded with open arms. We welcomed China’s rise.”)

彭斯不是剛剛才在抱怨中國正在滲透和干涉美國政治嗎?沒有關係,只要中國貿易政策做出有利於美國的調整,「美國將會繼續推動兩國人民的教育、旅遊、和文化交流,並從中深化雙邊紐帶」。 (“We’ll continue to forge bonds between our two peoples through education, travel, and cultural exchange.”)。換言之,要滲透就滲透,只要美國能發大財就好。

美國願意讓出世界領導權,以待中共

在此我們可以把以上訊息稍做整理:

· 彭斯認為過往美國政府希望交往政策,以貿易和經濟發展帶動中國民主化的幻想應該結束了,川普政府不會再犯這個錯誤。

· 彭斯認為雖然中國有諸多不是,只要中國願意在貿易上 (尤其是農業品採買和智慧財產權改革) 讓步,過去就讓它過去。

· 美國樂意和中國交往,只要交往是公平、互相尊敬、而符合國際商務規範的。(“consistent with fairness, mutual respect, and the international rules of commerce.”) 也就是說,交往與否和安全利益無關,也和自由民主價值與否無關。沒有地緣政治也沒有「民主和平論」,只有貿易利益而已。

把以上訊息連在一起,我們得出結論:只要中國讓美國多賺一些錢,川普政府完全可以接受和威權中國保持水乳交融的關係。換句話說,彭斯雖然批評 Nike 和 NBA只想要賺中國錢而寧願犧牲自由,川普和彭斯其實和他們都是一樣的。

在安全領域,彭斯願意無視甚至默默認可和中國的戰略競爭關係;在經濟領域,在清楚表示經濟發展和整合絕對不會促使中國政治自由化或民主化的情況下,彭斯依然願意幫助中國持續和世界經濟整合。也就是說,只要中國多給美國一些好處,美國是願意默許威權中國早晚成為世界霸主的。假以時日,既然世界霸主將會是威權政體,那麼國際秩序自然也將不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歷時七十多載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

彭斯此番的政策演說,可以視為美國放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宣誓。除非明年美國出現政黨輪替,民主黨政府上台改弦易轍,否則若是川普和彭斯團隊於明年 2020 美國總統大選連任,我們基本可以判斷美國放棄霸權已成國策,收縮型戰略 (retrenchment) 和機會主義將成為美國外交常態。即便等到 2024美國出現自然的八年一循環的政黨輪替,屆時木已成舟,新政府恐怕也來不及逆轉戰略頹勢。

所謂「權力厭惡真空」 (nature abhors a vacuum),既然美國讓出世界領導權,自有它者代為佔據霸主地位,而如今國力足以取代美國者,自然首數中國。川普的美國相當於在讓出大位,以待中共。

以此觀之,彭斯此番演說,不但不是對華鷹派,而是近年來第一鴿派的論述。彭斯輕描淡寫批評中共各方面問題的詞彙雖然用得強硬,其實是在掩飾政策核心的軟化。北京既然被點到痛處,出於慣例管理,表面上不得不強硬批評彭斯演說,然而若是北京決策圈能夠正確理解彭斯和川普的真正意圖,恐怕暗地裡正在滿心歡喜不過。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去年的韓市長回來了!?
選情無起色,國民黨要怪誰
國民黨新戰國時代
英國貨櫃藏屍案的共犯結構
無法洞察人性,使你前功盡棄?職場上,請把「做自己」留在家裡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